Wednesday, September 13, 2017

2017 GuanLab Bioinformatics Training Session 1 Notification


9:00am Sep 23, 2017 in RM 2036 Palmer Commons, 100 Washtenaw Avenue. Parking is free on weekends in the parking structure near this building

Training Topic: RNA-seq data processing

Trainer: Hongjiu Zhang

Seats in each session is limited to 10 (7 filled so far for this session), so interested incoming students please RSVP to yuanfang.guan.1.0@gmail.com. Regardless of your background, level or proficiency, all students must start from scratch. Please bring a laptop with you.

If you are not familiar with command line or text editor, please recite the following two sheets:
1. https://www.cheatography.com/alessandro-grassi/cheat-sheets/linux-command-line/

Sections a. Directory Operation, b. File Operations, c. bash short cut.
2. http://www.lagmonster.org/docs/vi.html

Friday, September 8, 2017

子女

这两天一直在听李建的《父亲写的散文诗》。说不出的感触。中年人是最可悲的。看到父母的变老,联想到不可避免或推迟的未来,也看到自己的将来,似乎没什么希望,一切在走下坡路。下有养家糊口的压力,总是处于一种不堪重负的状态。听到那句‘但愿他将来不要过的如此艰难’,不由泪流满面。这大概是每一位父母的心声!曾是我的父母的,也是我现在的心声。

我很小的时候家庭条件并不富裕。父母每月工资三十多块钱,基本上是吃了上半个月,下半个月就比较紧张。家里每天可以负担起两个苹果,我自己吃一个,父母分吃一个。偶尔有学校里的老教师接济一些‘鱼票’,就可以吃上一次红烧带鱼。父母总是让我吃中间那几段,自己吃鱼头和鱼尾。

掐指一算,为人父母已经十年。孩子们也成了我心中最大的牵挂。孩子们小的时候常常做莫名其妙的噩梦,梦到孩子有危险,或是哭了。一身冷汗惊醒后听着熟睡的娃娃们的鼾声,无比的安慰。老大刚送幼儿园的时候,常常上班的时候想起来就哭个不停。到了小的几个,终于学会了狠下心孩子才可以成长。孩子生病的时候,宁愿替他们受过!

一代代人,尽是如此。每个人既为人子女,又为人父母。为人父母方能体会父母之心。

今年老三也上学了。老大昨天上学的时候说,不要送了,因为高年级的学生都没有人送,同学会笑话。一霎那仿佛回到20多年前,只是扮演角色已经对换!

Monday, July 31, 2017

弄人的命运

我最近常常想起我小学时和中学时的一些同学,就会觉得造化弄人。人的命运不可捉摸。


有一个是我们班的大队长,叫宝贝。宝贝小时候真是大家的宝贝。她爸爸高高的个子,总是乐呵呵的笑。妈妈是个军人,眉清目秀,是个大美人。那时候的人大多打扮的土气。但是她妈妈总是留着大卷的长发。爷爷是大学里泰斗级别的教授。奶奶长的很小,满头烫的卷卷的银发。宝贝就是这一家人的宝贝。她妈妈总是在她的头上总是扎着各种花色的小辫子,每天的样子都不一样。


宝贝也是学校里的宝贝。她个性很活泼,但是同时又很乖。这种奇妙的组合让她在老师眼中成了宝。学校里的大队长,鼓号队长,升旗手都是她。她在同学中也‘吃香’。


那时候我是嫉妒她的,因为我总觉得我父母喜爱她胜过喜爱我。比如说,如果我放学的时候和宝贝一起回家,我爹就会给我们每人买一根五毛钱的冰棍儿。如果我和别的小朋友一起回家,就只有两毛钱的冰棍儿,或者没有。如果我放学或周末到宝贝家玩儿,那么玩儿多久都没有关系。而且,我父母从来不给我听写生字,他们总让我自己给自己听写。如果我去宝贝家,宝贝妈妈会给我们俩一起听写。


我一直跟她保持距离,我从小到大都不喜欢‘巴结’人。我知道她哪里都是好,就更不要跟她接近。


我们小学四年级的时候从浙江转过来一个同学,我以前的blog里提到过。这个同学长的很精致,也很乖,很安静。我们语文老师也是班主任,偏心她。我们老师不喜欢我们大学教授的子女,所以也不喜欢宝贝。就利用这个浙江的小姑娘打压我们这些孩子。玩弄权术并不需要很大的权利。即使是微不足道的权利,放在心术不良的人手里,也可以成为翻江倒海的工具。宝贝从不犯错,但是人人都看得出,她不再是最受宠的孩子,甚至是被打压的。


我这个人有一颗反叛的心。因为我常常是弱者,所以我总站在弱者的一边。渐渐的我和宝贝走得很近,甚至成为她最知心的几个朋友之一。所以我也是第一个知道她妈妈去世的人。


他妈妈得的肝癌,9月份发现,来年3月去世。宝贝给我写了一封十几页的长信。信里写她装着睡着,听母亲对父亲说这次是生死离别;写她去医院看到脸色蜡黄的母亲;写母亲枯瘦的手握着她得手,让她好好学习,争取考上重点中学;写她发现父亲不再熬药,然后打电话跟表妹确认妈妈已经去世。我每读一次,哭一次。


没了妈妈的宝贝,头上再也看不见漂亮的小辫子。


那年的中秋我对着月亮许了个两个愿,其中一个是让宝贝上重点中学。理智的我不相信许愿,但我从小到现在一直会傻傻的许愿。


宝贝的成绩不错,但是是自己考不上重点中学的。但她是三年三好学生,又是学校大队长。我们班有一个保送名额,本应是宝贝的。但是我们班主任喜欢那个浙江的转学生,想出了一个花招,要全班同学投票,然后票数最多的拿到保送名额。投票前,班主任提名讲每个同学的优缺点,春秋笔法。最后宝贝差了两票。


我妈妈和我找到班主任,问她为什么要让一群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决定一个人的命运。两个成绩差不多的同学,一个为班里为学校做了那么多事,难道不应该优先报送么?我们班主任只是冷冷的说这是投票的结果。我非常生气,气她摆弄是非,气小朋友们没有判断是非的能力。 在我的生命中,我曾经无数次的为他人或是自己经历的不公悲愤过,抗争过。到现在,我才明白,这种悲愤和抗争在命运的大笔下,是多么的微不足道。


后来那个浙江妹子通过保送跟我上了同一所重点中学。宝贝上了普通中学。初一时我在医院碰到了宝贝搀扶着她脸色惨白的奶奶。她奶奶说她每个星期都需要透析,活不久了。过了一段时间,听说她奶奶去世了。宝贝又失去了疼爱她的奶奶。


再后来我们渐行渐远。甚至几十年失去了音讯。


直到几年前,我妈妈说在宝贝爷爷的葬礼上,又见到了她,现在在银行工作。说她更漂亮了,跟她妈妈当年一样高,一样漂亮,嫁了人,老公也长得帅气。这些让我稍稍感到安慰,但远不够打开我心里一个命运曾经打上的结。


Sunday, July 9, 2017

’劳动’的果实


         今年菜地算是彻底荒废。初了年初播了几棵西红柿,几棵茄子,之后连草都没有除过。想不到前一年留在地里的种子,竟然自己都长出来。前几天饭桌上多了zucchini,才发现瓜开始熟了。算是不劳而获。今早出去转了一圈,摘了两个已经长老的瓜,一盆豆子。回来问孩子们,竟然都不想吃。最后决定冻起来冬天没菜的时候再吃。


Saturday, June 10, 2017

走地鸡的来源

好多人问我在哪儿买鸡。其实我都好久不吃了。我现在吃的偏素,奶制品都比较少碰。也算是一种迷信吧,有人说吃素能消百灾,治百病。以前有的时候在Farmer's Market买。还有我们系一个人家里开的农场:https://www.facebook.com/emmaacres.farm

活鸡拍卖是这一家,http://markoberlyauctions.com/dundee-auction。很便宜,很新鲜。还有一些其他动物。原来我的一个学生推荐的。他说他和他老婆满地追着鸡,追了一下午,才杀掉四只。阿弥陀佛!

Thursday, May 25, 2017

我为何写blog

通过blog,我认识了一些人,也让一些人认识了我。但这只是其次的原因。


我这个人最讨厌的就是装B,所以我写的博客,不为讨好任何人,也不为给人留什么样的印象,那些我也不屑。不过是当时当事,我直白地流露。那么,我有的时候文青,有的时候愤青,有时猖狂,有时萎顿,不过是我一个人的各个面而已。我们每一个人走出去的时候都是要带着面具的。我不喜欢带面具,所以要有一个地方能够直面自己。

那么我为啥不写日记呢?其实我以前特别喜欢写日记。我在写博客之前,经常写日记,有的时候会天天写,或者一天写几次。现在看十年前的日记特别有意思,就像看另外一个人。看以前的自己,是一个自我觉省的过程。过去的我到现在的我,绝不是从幼稚走向成熟,而是从一种幼稚,走向另一种幼稚。我以前写日记还喜欢把别人写给我的东西贴在里面。很多以前看起来没啥的,后来看起来会特别的感动。前两天我翻06年的日记,里面有领导一封长长的信,如果不留着,我都不会记得领导还写过这样的情书。


我现在不写日记改写博客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我扔过好几本日记,因为没法面对自己写过的一些东西,没法直面经历过的一些事情。扔了之后我很后悔。其实即使是伟人的日记,比如胡适季羡林的,也有一些猥琐的内容。我后悔的是,我觉得随着年岁的增长,我总有一天可以面对某些自己做错的事,或是说错的话,或是接受一些我现在还不能接受的事。就好像季羡林90多岁原封不动公布了自己的日记。而我扔掉日记,就永远失掉了面对自己的机会。现在我写博客。不会删掉,可以让我更看清楚自己,让我记得每个时段的自己。


还有一个原因,我要为孩子留下些文字。我对我自己父母写的书信,文字,非常好奇。我小时候我爹写过一本‘芳芳笑语’,记得我两三岁时候的事情,我后来一遍遍读,一遍遍又哭又笑。我也要为我的孩子们留下一些文字。如果他们中有有心的,便会是我最忠实的读者。

出镜:爷爷,奶奶,Sherry,Clara,Nicole,Jacob

Friday, May 12, 2017

母亲节收到的


Dear momy, you are the best. you are always around me. you help me when I am sick. you super nice. you super kind, respectful and responsibl (responsible).


Dear momy,
you are the best mom. I love you. you help me evry (every) day. it Feel like you alwas around me. your a vantastic (fantastic) mom. you are super nice. you are kind.
--LOVER Clara 
(2017年5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