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9, 2019

做科学的三层境界

此次应邀为《自然  机器智能》创刊号撰稿,实在是愧不敢当的殊荣。收到这篇邀稿的主要原是我一直以来写的一些短文比较受到关注。收到邀稿之后,我花了一段时间来整理自己的一些思考。我眼中的做学问的三层境界:终身学习,独立创作和自我解脱。最后的完稿,以《为数据挑战而醒来》为题,反应终身学习这个方面。

早在高中的时候,我就发现了学习带来的极大乐趣。每天最快乐的时光,就是在台灯下静静地读书。人们常说中国画的境界在于静,净,与境。我在读书的时候,能体会到鸦雀无声的静,洗涤心灵的净,以及无人之境。读书的时候我常常感到整个世界都消失了,而我进入了一个完全不受干扰,只和书本单通道交流的谧境,如至画中。

第二层,独立创作,是我在本科快结束的时候发现的。我的个性比较孤僻,不善于与人沟通。我母亲常说我是因为不善于交流,所以喜欢用文字,绘画和音乐来表达自我。我的文学功底一般,但是中学时代我的作文常常是范文,是因为我从来不把作文当成一张考卷,而是作为自我与外界沟通的渠道。

本来,我是学实验科学的。我的手并不笨,各类手工都做的不错。但是,实验需要跟别人大量的协商和交往。所以,我选择了更加适合于独立完成project的计算科学。后来我自己做了教授,但我并不依靠学生,而是继续独立做研究。做研究的时候,我唯一切磋的人就是自己。

而第三层境界,我想只有某些特别的机缘可以体会到。我从小比较瘦弱,所以一直到现在都是被欺凌的对象。其实没有被欺凌过的人是不能理解那种感受的。独立做project对于别人或许是获得名望,自我实现的途径;对我来说,是救命之恩。人只有一次生命,越多的经历,就越是丰富和值得;这种经历不一定非要是正面的。所以我既感谢那些帮助过我的人,也感谢那些欺凌辱骂甚至暴力攻击过我的人。感谢你们丰富了我的人生阅历,“让我不低头,更精彩的活”。我在文章的初稿中,就是以艺术是艺术家的解脱,科学是科学家的解脱这句话结尾的。这是我刻骨铭心的体会,以及对科研事业的无尽感恩。

终身学习,独立创作,自我解脱,这三层境界,代表了发现自我,表达自我和解脱自我的过程。人生是不断地觉醒和解脱。觉醒需要醍醐灌顶的契机,解脱难免破茧成蝶的剧痛。“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我无怨无悔的历经着这些契机和剧痛。

Tuesday, January 8, 2019

We win not just machine learning competitions

Dear Clara Guan,

We are delighted to announce that you have been chosen as a FIRST PRIZE Winner of the 2019 "Golden Classical Music Awards" International Competition.

You have been selected to perform: T. Oesten, Doll's Dream (2.10')

For your performance at the Weill Recital Hall please choose one of the following dates
Tuesday, March 5, 2019 at 2.00PM or Tuesday, March 5, 2019 at 8.00PM or Wednesday, March 6 at 2.00PM or Wednesday, March 6 at 8.00PM

The Winners' Recital information is attached to this letter.

Thank you!

Kind regards,
The "Golden Classical Music Awards" International Competition Team


Submission piec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waIEsw8bIc

Sunday, December 23, 2018

方寸之间自有天地

我喜欢写大字,但是一直缺一块印章,总觉得送出去的书画缺点了啥。昨天心血来潮,给自己刻了一块。以后准备向乾隆皇帝学习,在不怎么样的书画和臭气冲天的诗词旁边打上几个印。






《三国志·蜀志·诸葛亮传》中有这么一句话“方寸之间自有天地”,形容刻印特别合适。印章石的边长大概是两厘米左右。在这个极小的空间内,用3毫米宽的锉刀刻出几个篆体的字,是需要“游削于不寸之质,而须麋了然”的。金石书画不分家。比如著名画家吴昌硕,就是刻印出身。而刻印的原理,基本上也是“虚实相生,疏密有致”,以及或纤弱,或粗旷,或质朴,和书画没有多少区别。

“方寸之间自有天地”,方寸之间,广纳天地之灵气。我喜欢独处,也是在方寸之间。即使在家,我也很少出卧室的门,几乎所有的活动,都在不超过15平米的房间完成。走出卧室,我是俗世中万人中一人。但当我独处一室时,天地间只我一人。此时,可以充分享受在工作,学习和创作中滋养身心的过程。

印章刻的好的,往往能从方寸之印中看出本尊的书法和绘画风格。而一个人在独处的空间所做的事情,和独处时间的心境,才是本我的生活质量的反应。

Sunday, November 25, 2018

以人工智能为基础的新生代艺术

前几天读到一则新闻,讲的是首幅AI做出的画《Edmond de Belamy》卖了43万美元,超过了同场拍卖的毕加索的画作。这幅画是用一个几年前发明的技术GAN产生的。对于《Edmond de Belamy》这幅画我自己感觉非常欣赏无能。但是那可能是因为我的艺术修养不够,对于毕加索的画我也不是很能欣赏。

我自己也做过很多机器学习和深度学习的project。我只能说我众多专业领域机器学习的project只是让我变得出名,但是没有对人类做出什么贡献。确切地说,带来了不少烦恼。我的文学艺术水平也不高。很喜欢作诗,但是做的诗绝对不如20年前电脑做的诗好。我学机器学习和做各类艺术主要是为了享受学习的过程和自娱自乐。在用AI做画上,我稍微玩儿过一点儿。

Original by Yuanfang

这是我最近在准备交流访问的时候画的一副,非常适合用来做实验。如果以这幅为起底,用莫奈的画来训练神经网络:

Monet, deep learning at 300 iteration

深度学习训练后的这幅画充分体现了那种模糊朦胧的印象派手法。因为没有训练色彩转变,所以色调上还是保留了原有的强烈对比。以下这幅用Dowton的画来做训练:

Dowton, deep learning at 500 iteration

Dowton擅长水彩,经过Dowton的画训练过的神经网络画风通透灵动,绚烂跳跃。水花溅起的感觉更加清晰,远景的树色彩更加动人。这幅画似乎还产生了superresolution的效果,比原画的分辨率更高。

总的来说,我认为我的AI水平非常一般,作书作诗作画的水平更是非常一般。但是两者的结合,产生了一种意想不到的效果。

Saturday, November 17, 2018

论溥仪不知先吹风还是先理发

溥仪在被关押14年之后,被特赦。第一次去理发,他看到旁边椅子上放了一个叫不出名字的东西,就问店员那个呜呜作响的是什么东西,店员告诉他,那个是吹风机。溥仪便问道,那我是先吹风还是先理发。原来,溥仪已经完全从社会脱节,从来没在理发店里理过发。

我这次很久没回学校。在家呆着是一个从非常不适应再到非常享受的过程。我这个人擅于自得其乐,弹琴作画,烹茶煮酒,同时也做做研究,写写论文,越是独身一人越是享受此中的乐趣。免掉了那些嘈杂没有必要的交往,索性连邮件也不用回。

准备回去的时候心理其实是非常矛盾的。一方面作为一个社会动物,必须融于社会,所以我必须回去。另一方面,独处的时光实在珍贵。

上周第一次回去上班,车已经停在了一半在车位里,前面冲过来一个车,拼命的滴我。如果在过去,我肯定不让。 但是现在的我,倒出车来,让出那个车位。那一瞬间,我明白,我又再次要步入这个你争我夺,尔虞我诈的社会。以前的我身在环境之中,不识庐山真面目,不能看清它的扭曲,变态和虚伪,和其中每一个被扭曲而变态而虚伪的灵魂。而这次回去,让我对这种扭曲看的像镜子一样清晰。

溥仪在监狱里的时候,虽然在监狱,却过的是有人伺候的日子。我在家里的时候,虽然在家里,却是自由自在,不必在乎人怎么看,也不必看不想看的人。

而当我回到那个扭曲的社会,就不得不适应它的扭曲。“他人即地狱” 这句话真是说的太对了。每一个人单独的时候,并没有什么罪恶。而各种罪恶和丑陋,就在人与人的关系中产生,甚至被合理化。他人的存在对我就是地狱,而我的存在对于他人也一样是地狱。

《萧山克的救赎》里面有一个片段,讲的是一个在监狱里待了几十年的老头,虽然不愿意被释放,还是强制被释放。出来之后,不能适应粗暴的社会,最后选择了自杀。

我以前也可以偶尔感受到生活环境的扭曲。自从上了大学,我就没法无视周围的人那种上蹦下跳,为了生活说的好听是fight,说的不好就是挣扎的压抑,痛苦和怨气。我这段时间最大的感受就是,人,并不需要拼命的工作,拼命的争取,拼命的尔虞我诈,拼命的去接触别人,才能活。人只需要很少的资源就可以活得很好。是环境的扭曲,造成了这种尔虞我诈,和对资源无休止的占有欲。物有尽而欲无穷。以无穷之欲取有尽之物,就会特别的心理变态。以前我看到那种变态的行为,就是愤恨甚至引起争吵,现在只有可怜。每一个,不得已,要生存在这个扭曲的环境中的人,都是可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