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26, 2017

于欢一案一些杂想

人之丑恶,是可以毫无底线的。因为没有及时还钱,于欢的母亲就要把头塞在要债的人的大便里,被人用生殖器打脸。求助警察,可是警匪一家,还是要把于欢母女逼死。情急之下,于欢拿起水果刀,捅死了逼债的人。于欢因故意杀人被判无期徒刑。

类似的故事,在水浒里一次又一次的出现过。放到古代,于欢或也会落草为寇。

我也有远房的姻亲因逼债被逼死。深知社会之阴险可怕,黑社会之可怕--普通的人是没有任何所谓法律或政府的保障的。中国没有,美国也没有。我本科毕业之后看到的社会,一直是恶人当道,好人残喘。

恶人之所以猖狂,就是因为根本没有报应。我经历过几个人品极差的人,如今都混的风生水起。积善积德,命不长久。作恶多端,富贵长寿。在各个层面上,各个历史时代,现实或是虚拟,都是这样的。小龙女一生纯洁,被人强奸。裘千仞作恶多端,杀死无辜的小孩子,最后倒是成了正果。金庸老前辈大概这么写才算泄心底之愤吧。

初入社会,不知世事阴险,从来不把人往坏里想。我工作第一年就曾遇到极恶毒的人,那时竟然会想着只要好好沟通,或许可以让人幡然悔悟。结果被人颠倒黑白,害的更深。我笑过去的我可笑。

之后很快进入第二阶段,想着只要找有权力的人,在那个地位的人帮忙,那些人里总该有人是好的吧。其实这些人便是警,那些坏人便是匪。警匪总是一家,一切都是利益。坏人帮助坏人,才可让坏人爬得更高。就好像癌瘤一样,开始的时候都是小的,是整个系统对肿瘤的反馈,可以削掠掉一切正常细胞的资源去滋养那些恶势力。终究,躯体老朽有癌瘤来清算,好的坏的一起死掉。可社会的癌瘤,系统的癌瘤,在我们有生之年却可以越长越大。

我是个可笑又幼稚的人,只有被人骗了一次有一次,才逐渐明白,如果人不那么坏,怎么可能到那个位置。你对他有利,便是对,是盟友;你没有利用价值,就可以一脚踹开,恨不得踩死你。

现在的我,对人性与系统完全失望:不相信任何人;人皮之下,看透狼心狗肺。也不屑于与任何人争高低或对错,一切全当看戏。随人践踏或算计,犹如清风抚身,明月照山岗。

Sunday, February 12, 2017

吃补品的一点心得

我特别热衷于尝试各种补品。别人家的pantry都囤的各种小吃。我们家的pantry打开之后是各式各样中西方的补药,有几十种吧。各种參,虫草,再加上Costco货架上的各类补药,在我们家都找得到。因为太多了,我一般轮着吃,有的时候就当饭吃。确切的说,我吃的补品应该比吃的饭多。

我觉得吃补品很有效果。领导常说我是靠各种补药和药吊着命。我最常吃的补品是蜂王浆(https://www.amazon.com/YS-Royal-Jelly-Honey-Bee/dp/B00014FT06/ref=sr_1_3_a_it?ie=UTF8&qid=1486953994&sr=8-3&keywords=royal%2Bjelly&th=1)。一般一个月就能吃整整一罐。有些人说这个东西雌激素多,我觉得一点儿问题都没有。我爹以前的研究生导师,五六十岁的时候就得了帕金森,手抖的不行,连碗都拿不住。就是每天吃一点儿蜂王浆,后来活到了94岁。我有的时候也吃一点花粉(非常难吃),据领导说花粉里的激素更高,有助于增重。

我还比较喜欢自己搭配维生素吃,把自己当小白鼠。我吃维生素的第一个阶段跟大家一样,尝试各种复合维生素。以善存为代表,药片特别大,吃下去的时候要噎的半死,过一会儿还会胃疼。第二个阶段是吃那种Gummy bear的维生素,完全当糖吃,一天吃好几次。现在这个阶段,我是感觉缺那种,就吃那种。我们中年女性主要是补维生素D,为了补钙,有的时候也会补C,或者A和E,为了改善一下皮肤。两周前我又挖掘出来一种胶原蛋白口服液,刚刚开始尝试。

补药也不能随便吃,要因人而异。比如体寒的,就不能吃西洋参。容易上火的,就不能吃人参。小孩子或者孕妇也不宜乱吃补药,特别是带激素的,有可能导致发育过早。

Monday, February 6, 2017

我最爱吃的一款泡面


前两天华人上讨论,吃过最好吃的泡面是那一个。大家说出来一堆,‘美国加州牛肉面’,“三鲜伊面”,“黑胡椒牛肉面”,“康师傅牛肉面”。读这个帖子,我瞬间回到了晚上边看《天龙八部》(刘亦菲演的那一版),边吃热腾腾的泡面的大学时代。


最近,我挖掘出来一款非常好吃的泡面:老坛酸菜牛肉面,秒杀我以前吃过的所有泡面。


这款泡面有几个好处:一是口味重。我特别喜欢吃味重的东西。像那种放几颗虾米,放点儿谷氨酸钠就包成一包的泡面,我还不如去吃白面馒头呢。老坛酸菜这个泡面味道浓郁,层次分明,酸香可口。

二是辣,但是不刺激。口味重但是非常刺激的那种泡面我也不很喜欢,比如四川小面。吃过之后只有火辣辣的感觉,而且对皮肤不好,吃过容易长痘。其实如果某一种味道过于突出,甜也好,辣也好,完全掩盖了其他的味道,就会使味道的层次感大大降低,反而觉得很单薄。

三是料足。有些方便面里面除了一包粉和一包油之外什么都没有,吃起来的时候感觉跟乞丐坐在街边吃的感觉差不多。老坛酸菜面的料非常足。里面的酸菜也很正宗。各个国家的饮食文化里都有发酵过的食品。西方有奶酪,酸黄瓜,东方就有相对应的臭豆腐,酸菜。贵州有一道名菜,叫做酸汤鱼,跟这个老坛酸菜面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配上乳酸菌发酵过的酸菜。

四是面筋斗。说白了就是Gluten多。老外一见gluten就吓得要命,什么过敏,会把脑子变傻之类的都出来了。这个东西中文叫做‘面筋’,咱们老中都是当美味佳肴吃的。老坛酸菜面里的面筋含量非常高。不会‘泡过头’,即便等到汤凉了还是很有弹性。





Saturday, January 21, 2017

网络暴力与匿名评审

去年年底,最令人唏嘘的新闻莫过于罗一笑去世。可怜的小姑娘走的这么快,估计大家都没有想到。这其中绝不能否认的原因之一就是网络暴力。人家不过是募了一些捐款,愿意捐便捐,不愿意完全可以不捐。结果网络上的谩骂铺天盖地而来。可怜的孩子最后一个月一直处于半昏迷的中毒状态,那种痛苦无法想象。可怜的孩子有什么错?她知道么?如果知道那真是生不如死,恐怕连求生的欲望都没有了吧?这些吐口水的人难道就一点点良心,同情心都没有了么?而且,恐怕这些谩骂,大多是那些一毛不拔的人。什么样的人,心能这么狠毒?人就一点见不得别人活好些么?人一定要把人逼死才痛快么?

我认为网络暴力主要是因为没有实名制。有些人觉得捂起来脸,就可以不要脸了。其实想想也是,什么样的事情需要捂起来脸做,除了是那种见不得人的事情?

我自己也经历过小小几次网络暴力。有几次简直莫名其妙的躺枪,被暴力了还是别人告诉我的:完全没来由被人指名道姓骂一番。偶尔,那些制造网络暴力的人也会自己暴露出来。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长相丑恶。长相丑恶的未必心灵丑恶,比如钟楼怪人。但是心灵丑恶的无一例外长相丑恶。正是我常常说的,相由心生。生性懒惰的,身材脸盘也会横向发展。喜欢操心的,就老得快。同理心灵丑恶之人,日久长相也会扭曲。

一旦捂起脸来,各种人性的丑恶统统可以暴露出来。捂起脸来的我,才是真我。骂也好,胡说也好,反正没有人知道我是谁。说到这儿,我想到学术界一个很不好的风气,就是匿名评审。因为是匿名,就可以颠倒黑白。反正你看不见我,我就可以折腾死你。表面上大家都是朋友,背地里恨不得踩死你。抑或是放水,还要想尽办法告诉你是我放的水。这种情况我遇到过很多很多次,放水之后,签上自己的名字,告诉你,是我放的你的水。这其实就是一种学术腐败。而匿名制度正是这种腐败的根源。

这类事情我遇到数不胜数,比如被编委暗示要据掉某篇文章。公正的评审在当今的学术界是不存在的。其实想想也是,如果真的是公正的做编委或是做评审,那么对学术上的进步没有任何帮助,无非是浪费时间。无利不起早:摸着良心说,有哪一位做编委或评审的不是为了某种私利,而是为了科学进步去做的?比较人畜无害的是拿绿卡或拉关系,糟一些的是培养同党,增强势力。更有甚者,为的就是打压异己,清除对手。

现在,除非朋友要求实在推不掉的,我也很少评阅论文或是基金,因为总不可避免要搅在一坛浑水里。种种客观条件的制约,自己确实也很难做到公平共正。我是不可能以一己之力改变现实的。但总是可以独善其身。

人本有名,也是父母下了大功夫起的。为何偏偏非要匿名?究其原因,就是要做见不得人的事了。古人说‘慎独’:要警惕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怎么做事。我说要‘慎匿名’。匿名做事的时候,不妨想想,如果实名,还会那么肆无忌惮么?

一笑小朋友走好,进天堂的门票一定是实名制的。





Sunday, January 8, 2017

记一次印象深刻的春节

我们小学的时候,老是被要求写《记一件有意义的事》,《记一次印象深刻的XXX》。遇到这种题目我总是很头疼,因为我没做过什么有意义的事,那么小的孩子,一切都是懵懂的。也没有什么印象深刻的经历。我小学二年级的时候,那是第一次期中考试要求写作文,题目是《记一次家务劳动》。我那时候还没做过家务,于是写了一篇《记一次看电视》,得了零分。

我认为这种题目,要岁数上带上一个‘秋’字,才可以写。比如,记一次印象深刻的旅行,那至少也要旅行过十来次,才可以挑出来一次印象深刻的写。

又快过春节了,我小时候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春节,都是在家里看春晚。虽然过了很多次,却跟只过过一次一样。只有两次印象比较深刻。这次讲其中一个。

那年春节我们没有看春晚。大年三十那天,妈妈决定带我回姥爷家。本来带了一些钱,不过包在北京站安检的时候,从扫射仪一边过去,等我们走过去,已经被人拿走了。看来小偷也要干到最后一刻置办年货。所以那年我们是空着手回去过年的。

到了石家庄的时候,已经8点多了,天完全黑了。是舅舅开车接我们去赵州。路两侧都是一望无际的平原,不可估测其边界。因为没有楼房和灯光,整个天就像锅盖一样扣在顶上。天尽头一圈此起彼伏的爆竹的光, 但是听不见声音。那景象我此生难忘。

到了姥爷家,全家都聚在一起吃饺子。北方过年最重要的就是吃饺子。全家一般要包上几百个饺子,年夜和大年前几天都是要吃饺子的。北方人都会包饺子。我的两个姨包饺子特别快,扞皮差不多两秒钟一个。姥爷家有一种饺子特别好吃,是胡萝卜牛肉馅的。那一夜,胡萝卜很甜,炉火很暖。

初一早上有压岁钱,孩子们收了钱要跪下来给长辈磕头。之后出去‘摔炮’,就是一种甩在地上,‘啪’的响一声的小鞭炮。

第三天我和妈妈去看老姑,就是我姥爷的妹妹。老姑住在更乡下的地方,只有一个小茅屋。我八个月的时候,曾经被送到我老姑家,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留守儿童。老姑杀了一只鸡,煮了一碗鸡汤面,里面放了两个蛋。这是他们那里最好的食物。我不吃鸡蛋,几个小孩子听说了赶忙跑过来抢着吃。

之后我很少回妈妈的娘家,每年春节都是看央视的春晚。直到这几年,连春晚也懒得看了。

今年是鸡年,如果姥爷还活着,正好84。



Wednesday, January 4, 2017

遇鬼

《鬼吹灯》出了,很不错。现在我对这种惊悚片完全免疫了,能以一种非常平静的态度欣赏,过后也不会害怕。

初二的时候,我迷上了看恐怖片,有段时间天天到一位同学家,大家挤在沙发上,一边看片,一边惊叫。恐怖片吓人的绝对不是大叫一声,而是某些生活中场景的再现。比如一个脸色惨白的小孩子,就是恐怖片中常常出现的场景。厕所,流水,玩偶,电视,电话,电梯,旅馆的走廊,等等。好的片子,看过之后让你遇到相同的场景的时候也会毛骨悚然。

那个时候我特别怕,越怕就越想看。于是自己回家的路上,常常会觉得有个鬼娃娃在头顶上跳;在昏黄的灯光下爬楼梯的时候总觉得有人跟着。

差不多也是那个时候,我们家搬了一次家。到了新家,我一扇门一扇门打开看,直到打开我自己房间里的一扇门,是个壁橱,竟然看见门后一幅和人差不多大小的画 ,画里一个女人直勾勾的盯着你。这前一家主人简直是有病,为什么要在门后贴个人。这也开启了我在这个房子里的噩梦。

那个房子比较老,有20多年,各种漏水,漏电层出不穷。我一直觉得那个房子里有鬼。我们住在顶层,我自己午睡的时候,头顶常常传来清晰的脚步声,从房间这头走到房间那头,再走回来。怎么想都不是科学可以解释的。我和爸妈说过好几次,他们都说绝不可能,而且从来没有听到过。一开始特别害怕,后来慢慢竟然也习惯了,那个声音一来,我就蒙起头来睡。

后来搬了房子,又上了大学,到美国,我有十几年没有见过鬼。

直到几年前,一次出了一点事情,我神情恍惚晚上从Zeeb Road开回来。那时候已经没有来往的车辆了。竟然清楚的看见路的正中央,就是两条lane的正中间,站着一个鬼,或是仙,全身白衣飘飘。我当时脑子里过了一个念头,要活着,就开过那个鬼了。我领导后来问过我很多次,为什么那么肯定那个不是在散步的人。我觉得正常人不会在黑夜里,穿一身雪白的长裙,在马路中间散步,这就是唯一理由。人在某种心境下,或者特别虚的时候,是可以见鬼的。

自那之后,我最大的一个变化就是不怕鬼了。鬼不过是生活在另一维度,偶尔会跟我们的世界有交集。鬼无非把你弄死,掐死,淹死,或者吓死;既然有鬼,那么人死了也可以变鬼,自然不用怕鬼。

Sunday, December 11, 2016

说说校园欺凌

今天看了一则新闻,心情特别沉重。http://www.cnn.com/2016/12/01/health/teen-suicide-cyberbullying-trnd/

其实校园欺凌并不是美国特有的现象。和这个例子特别像的。我高中的时候,有个女同学,也是长的胖胖的,脖子上的肉就是一圈一圈的。那时候地理课学褶皱,有几个男生就给她起了个外号,叫褶皱。每次一叫,全班会哄堂大笑。足见人性之狠毒与丑恶。

我觉得欺凌的出现,三者缺一不可:1. 老师的默许,在我看来是罪魁祸首。2. 素质低下,或者还不懂事的孩子。3. 一个某方面比较弱,或者有缺陷的人。下面我用亲身经历解释一下我这个结论。

我从小一直都是被欺凌的对象,对欺凌也是深恶痛绝。三四年级的时候,我常常迟到,原因在上篇blog里讲过。老师到的晚,我们班的男班长经常对着我狠踢。我们班的女班长就坐在讲台前面,一言不发。那时候我胳膊上经常是青一块紫一块的。直到现在我还怀疑我就是那时候被踢坏的。后来我爸爸把我带到他们家,给他们看我的胳膊,说,只要再有一次,我就撅折你儿子的胳膊。这位男班长的父母是学校后勤的,跟我们班主任走的很近。他打人,也不光是打我,是老师默许的。后来那个老师被学校除名了,干收水电费的工作。后来上了五年级,换了新老师,就再没有这种事情出现。所以我觉得所有的校园欺凌,老师责无旁贷。

比起男生之间physical的欺凌,女生之间的欺凌也是一样可怕的。我上高一的时候,家里住的远的同学可以在学校包伙。4块钱一天。家住2站以内的同学要回家吃饭。我们家住在4站外。我们班负责包伙的女同学就是不给我报名,反倒是给一些2站以内的同学报名。有好几个星期我在学校都没有午饭吃,直到另一同学告诉我她也不允许包伙,天天去学校旁边吃馆子,后来我就跟她一起天天下馆子。这位同学,说过两句话,我印象特别深,第一句是她根本不care(她从小美国长大高中回中国的),第二句是,美国特别好,你一定得去美国。这位同学现在在Warick做教授(到是我在美国),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高中的时候女性朋友非常少,都是在那时候建立的。

那时候我就想为什么,开学的时候是军训,我那时候身体特别弱,太阳下面站不了五分钟就晕过去,后来学校就派我去扫厕所。你弱,就会有人欺负你。要想不被欺负,那么就只有自己变强,先要内心强大,再让自己变强。你越是欺负我,我就越是要变强。所以我高中的时候总能考第一。后来确实就没人欺负了。后来她们求我包伙我都不干。所以我觉得考第一考满分特别重要。要说我比别人聪明,那是绝不可能的。但是我比别人努力的多,就像那首歌里唱的:“冷漠的人,谢谢你们曾经看轻我,让我不低头,更精彩的活”。每次我听这首歌都会掉眼泪,没经历过的人不会懂得。

我大学和研究生的同学都很好。我在清华的时候并不是成绩好的学生,但是我的同学都对我很好,甚至可以说是spoil。我在Princeton读研究生的时候更是学业平平的学生,而且英文特别差,但是我的同学和师兄弟都待我很友善。 说明一个道理。素质,智力水平比较高的群体会更少欺凌。

我也从不欺负别人,至少不会有意欺负,这说明有一定的被欺凌的经历对于个人的修养是有利的。

工作之后有比较隐晦的欺凌,我认为是academia这个群体是良莠不齐的,是比在清华普林斯顿素质稍低的一个群体。但是在可以接受的范围,我认为是因为我现在并不是那么的弱。和以前想的一样,有一天我会变强的。当然,和以前不同的是,现在的我,不会再想等我强了之后我要怎样怎样报复。因为等到那时候,根本就不会在乎这些人。

至于欺负过我的那些同学,有个别后来很落魄。但也不是个个都倒霉了,那位不给我包伙的女生现在就在做家庭主妇,日子肯定是很闲适的。这说明并不是恶有恶报。

但是所有欺负过我的人,都是越长越丑的,正所谓相由心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