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24, 2015

我与约翰纳什的两面之缘

早上看到新闻纳什和他的妻子一起在新泽西的Turn Pike车祸身亡,也说不上吃惊。人老了总都会死的。86岁算喜丧,对于这种传奇人物来说算是一种好的谢幕方式。就好象三言二拍里,讲到李白一天晚上在湖上乘船饮酒,忽然听到天上有人喊,太白星归位,于是一道白光掠过,从此一代神人消逝人间。

我有幸见过纳什两次。或许有更多次,但是这两次印象比较深刻。

第一次是在香港大学读本科的时候。那时候《美丽心灵》刚刚得了奥斯卡奖。纳什来港大演讲。港大著名的中山梯上挤得人山人海。如果是歌星影星,很容易就会人山人海。写流行小说的也可以,比如金庸,琼瑶那种。做科研的要想这样很难,得了诺贝尔奖也未必够。

那时候我也年轻--年轻人就会凑这种热闹。现在,不管再有名的人来都不可能打动我,或者插到我的日程计划里。还不如两个松鼠打架能引起我的注意。

言归正传--记得一个颤巍巍的老头慢慢从中山梯上下来。我心里想,这就是John Nash啊,年轻的时候想必很帅吧。记得心里很激动,大概这就是见到偶像的感觉。有个学生问了个问题,说电影里有些您臆想的情景都是真的出现过的么。纳什问,你说的是哪一段?能问出这个问题,估计电影看了好几遍。可见这么牛的人也会关注别人怎样看他--虽然是意料之中,却觉得有点儿失望。

第二次是在普林斯顿读博的时候。纳什就在我们对面的Fine Hall上班。有一天傍晚,我走回家路上,和纳什擦肩而过。其实就过了几年,他背更驼了,又瘦又小。我心里一震。普通人老了没什么。看到再牛的人也顶不过自然规律,确实让人震撼,无奈,又同情,一种无法描述的失落。我不禁又回头看了一眼,想不到纳什也同时回头看了一眼,眼神中充满了怀疑。他不会是怀疑他看到的到底是一个人,还是他的想象吧。

那应该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