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27, 2015

人生第一条鲶鱼

我以前有个朋友,他总说鲶鱼好钓又好吃。我听了就很嫉妒,因为我从来没有钓到过大鲶鱼。倒是经常在清澈见底的小溪里看到鲶鱼。但是清水里是钓不到鱼的。‘水至清则无鱼’,我觉得改成‘水至清则无渔’更合适。也曾有过几次勾到鲶鱼,不是线断了,就是忘了带抄网,或者没有帮手。天时地利人和,总是差那么一点儿。

前几天与一位渔友出钓。一路欣赏着Huron River的美景,一路闲聊。这位渔友笑我做事好像钓鱼,只喜欢钓小鱼,钓不到大鱼,也做不了大事,发不了大财。我说:“你说的太对了,我只好种菜,钓鱼,养兔子三件事。我无所求于名利,就不用求人,才能无欲则刚。那些所谓的大事对我一点点儿意义都没有。” 我钓鱼也如此,杆放在那里我就欣赏美景。有鱼上钩也不必着急拉上来,一切都要随缘。

正闲聊着,一个杆一沉,漱漱抖了起来。我拉了一下----‘这个不小啊’,几番卸力拉近之后,看清楚是一条大口鲶鱼。渔友连忙摘掉眼镜,越过栏杆趴在地上把抄网放下去。我笑道“这鲶鱼为了一条蚯蚓,就要把命丢了;你这个高级工程师,可别为了一条鲶鱼掉到河里啊!"。一边说一边把鲶鱼慢慢引到抄网里,其实这鱼并不怎么挣扎。提起来一看,确实是个大家伙,22寸。再看渔友那里,只有一条7寸左右的pumpkinseed。我不由笑道“怎么样?你想钓大鱼,却钓不到。我不想钓,却偏偏钓到”。刻意追求的事情往往得不到,落得失意;随缘,说不定倒有惊喜。

于是把剩下的蚯蚓全部放生,提着这条大口鲶鱼回家。切成三段,杂碎做了花肥。鱼头用干菜做汤。鱼身与鱼尾覆咸肉(prosciutto)清蒸,汁水拌饭甚是鲜美。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