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5, 2015

果树

我家现在有四棵果树,一棵蟠桃树 ,一棵棠棣,一棵梅树,还有一棵山楂树。桃树能制百鬼,但是不宜种在前院,我们种在侧面坡上。棠棣代表兄弟之情,源自诗经,种它是希望几个儿女能够和睦。

梅花是气节的象征,古代有数不清的诗词赞颂她,‘香中别有韵,清极不知寒’。宋朝有个叫林逋的,爱恋梅花成病,把梅花当成妻子,竟然一辈子没结婚。我把梅树种在车库和饭厅的墙角处,希望能看到‘凌寒独自开’的景象,等到夏季再摘几棵青梅来煮酒论英雄。比较令我担心的是这棵梅树两年来不但没有开花结果,而且有疯长的趋势,毫无章法抽出了很多枝条。今年已经侵犯到了院子里的小路。看来美国的梅树会跟美国的人一样,没有那种小巧清雅的气质。

我发现同样的东西中国的比美国的雅,是一个普遍现象。中国的水仙,是种在水里的仙子,灵动清逸。美国的水仙都是头一年种在土里,第二年以一种极其强壮的态势破土而出。中国的兰花,只是星星般含蓄娇弱的点在叶子中间。美国的蝴蝶兰,艳丽而张扬。所以在中国兰代表君子,而在美国,兰花代表艳俗轻浮的女人。

我最喜欢的是种在南坡上的山楂树。这棵树刚买来的时候到人肩膀的样子,现在已经有一人半人高了。春天的时候开的是一树的白花,香气时有时无,像是一种比较大的梅花。一般来说,雅的花不大气,比如梅花,吊兰开的花。大气的花往往不够雅,比如菊花,郁金香,虽然非常漂亮,但是不雅。而我的这棵山楂树,配的上优雅二字。如果比作女人,不是那种雍容的贵妇人,而是那种书香门第,见识广博,美貌而有内涵的女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