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10, 2015

碧螺春的香味

今天看一个纪录片,讲茶叶采摘的时候先要处女沾着吐沫,再放在胸里捂着。这样混着吐沫和汗味,才能产出进贡用的碧螺春。把愚昧当成经验,真可笑之极。

想起来东坡志林里的《阳丹诀》:“冬至后斋居,常吸鼻液,漱炼令甘,乃咽下丹田。以三十瓷器,皆有盖,溺其中已,随手盖之,书识其上,自一至三十,置净室,选谨朴者守之。满三十日开视,其上当结细砂如浮蚁状,或黄或赤,密绢帕滤取,新汲水净淘,澄无度,以秽气尽为度,净瓷瓶合贮之。夏至后,取细研枣肉,丸如梧桐子大,空心酒吞下,不限丸数,三五日后服尽。夏至后,仍依前法采取,却候冬至后服。此名阳丹阴炼,须清净绝欲,若不绝欲,其砂不结。”

这是苏轼写过一个炼丹养身的方子:把鼻涕攒起来喝掉,在嘴里多嚼嚼变成甜味,这样出来的尿闷在罐子里,上面压几本书。把尿结晶揉成药丸,合着酒吃。记着啊,整个过程中一定要绝欲,要不然尿结不了晶。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