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24, 2015

两位大师的散文

最近我很喜欢读季羡林。我一直也喜欢读冰心,常常会比较到底是更喜欢冰心还是更喜欢季羡林。

读冰心是对心灵的净化。贪,嗔,痴,这些野草一在心里长起来,我就得读冰心。因为冰心的文字里全是爱与美:海,母亲,小朋友;而且特别有韵律感。像诗一样。读她的文章就有渴饮冰泉的感觉。相比之下,有些著名的散文我确实欣赏不了,比如叶圣陶那篇脍炙人口的童话《稻草人》,我整个读的过程中都非常的难受,心里非常痛苦,也没有美的感觉。或许作者的目的就是让我们认识到人世间的疾苦,但是至少现在不能满足我的阅读需求。

冰心的散文也有一个小小的缺点,就是有点儿‘作’。有的时候有点儿无病呻吟,牵强附会的时候也有。所以我也需要读季羡林。季羡林我认为语言上的修养是比不上冰心的,大白话比较多。但是他的文章读起来特别的爽。骂起人来就是特别的爽。我最喜欢读他的日记。比如他骂吴宓,再读十年书也讲不了(另外一个教授)那么好。他骂杂志社,还不给他发出来,他妈的。骂他的同学,A是一点儿热情都没有,B比A还差,简直是个混蛋。读到这些,不禁捧腹大笑。

我喜欢他们俩的作品,常常感觉他们是我未见面的好朋友。大概是因为一方面我羡慕冰心那种纯净的思想和生活。或许她周围的都是真善美。另一方面在季老那里找到共鸣,多少他骂的人和事也是我想骂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