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21, 2015

记牲畜拍卖市场

我在安娜堡周边认识不少农民,就算是想吃孔雀肉也未尝不可。走地鸡这种东西有些人一辈子都没有吃过一只,而我是可以每周都吃上的。凡是吃过走地鸡的,绝对吃不下超市里买的鸡--那味道跟纸板箱没区别。无奈,我这些农民朋友们不愿意卖给我活鸡,怕传染病,只给我杀好的冻鸡。

这周末经我一个朋友推荐去了本地一个拍卖牲畜的市场,就为了是搞几只活鸡。过去一看,熙熙攘攘好多农民扮相的人。在美国务农的人为生计的不多,大多是为了爱好或者追求一种生活方式。所以我一向对美国的农民特别有好感。

一个拄着拐的老头子,一手指着正在卖的鸡,一边用极快的语速报价,从高到低。如果觉得价钱合适了就可以举手,如果三次没有人愿意涨价,就算买下。我看中了一只精神抖擞的公鸡,显然不知道大祸临头,还竖着脖子上的毛跟旁边的鸡斗。我不禁一笑:死到临头还在斗,真人畜之本性!就是它了!我举手说,这只鸡我7.5买了。谁知那老头子非常鄙视瞪我一眼,说,我们已经降到六块五了。旁边一个好心人连忙告诉我,听不懂举手就行了。看来我英文是必定要受鄙视。最终7块钱买下这只斗鸡。

晚上搞了一个大锅,炖了三个小时。我也有十年没吃过刚宰的鸡了。鸡腿鸡翅蘸酱油直接吃。鸡胸肉用鲞蒸。肉质比羊肉还要鲜美劲道,可谓绝妙。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