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5, 2015

记食鹅蛋

我在安娜堡本地有个黑人朋友。大概80多岁,住在我们小区旁边不到五分钟的农舍里。春夏两季我差不多两个星期就会去他家买鸡蛋。

这位老人腿脚不灵便,大部分时间坐在轮椅上,偶尔拄着拐杖起来养鸡种菜。记性也不大好了,每次见到我,都会慢慢的把轮椅挪过来,对话总是一样的(也有可能我长的没什么特征):

老人:“你是韩国人还是中国人?”

我:“我是中国人。”

老人:“哈。你还没出生我就去过中国!我这条腿(用拐杖敲敲腿)就是在中国和韩国的战争中打断的!”

。。。一阵尴尬。。。。

老人:“没关系,又不是你打断的。”

他家还养了几只鹅。所以我也有幸吃到了鹅蛋。鹅蛋差不多有三四个鸡蛋那么大,两头是对称的。第一次吃鹅蛋的时候我期望极高,毕竟鹅这个东西是只能散养的。散养的东西往往味道鲜美。结果大失所望。试了几种做法,包括鹅蛋皮饺子,炒西红柿,炒散蛋。那个口感吃起来就好像在嚼一块橡皮,远不如鸡蛋鲜嫩。

老人家里还养了几只孔雀,不知道下不下蛋,下的蛋能不能吃。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