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16, 2015

普林小记

这次趁开会顺路回普林看看。从费城过来,这条路真是熟悉又陌生。安娜堡那边已经一派寒冬景象了,这里竟然还有一些绿色。我都忘了普林这么暖和了。

一路上经过我们最后一年住过的acadia court,narrow bridge,OGC, 又遇到一辆黄色黑色相间的校车,还是那么慢吞吞的开着。连卡内基湖的鸭子都还在老地方。这么多年好像一切都没有改变。只不过当年在这里认识的那些人,大多数已经不在这里了。

我们在这里成了家,有了老大老二,差不多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都在这里完成的。在这里每走一步,都会闪回一些场景。其实,也不是所有记忆都是那么愉悦的。只不过时间长了,不管是开心的,悲痛的还是愤怒的,都会慢慢变成了一种酸酸的味道。

转到butler,那是我们第一个家。刚开进去就被人拦出来--这么多年终于要拆掉了。现在butler破败不堪,很多房子连窗户都没有了。倒是我当年在我们房子周围种的不少花,应该还在。

到了普林住在一位长辈家里。离开这么多年,有些人还是牵挂的。我不喜欢出门,曾经有点怀疑是否还有机会再回来看看。这一点上真得感谢耶稣佛祖观音菩萨,让我们还有机会相聚。

这个地方晚上还是这么静,连个车开过的声音都没有。也难得这么静还睡不着。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