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20, 2015

网友

这次去费城,有几个工作上认识的人约我去见见面。后来还是决定一个都不见了。原因之一是我本来就不爱见人,想想要为了工作上的事情不得不见人心里就厌倦的很。原因之二是我这次很想见的一个人,却没有机会见到。

十年前我还在港大的时候认识了一个网友,当时他在费城读书。我就跟他打听一些来美国的事情,这哥们特别热心,一来二去就渐渐熟了。加上我们有一些共同认识的人,不时的可以八卦一下,总觉得有说不完的话。好多又是不怎么见得人的话,所以会特别爽。也不奇怪吧,人心里都有一个阴暗面,只能允许很小一部分人看到。

因为费城和普林离的近,在普林的六年我一直觉得总有机会可以见一下的。但是越是觉得有机会见,就越是拖。每次去费城玩儿,都会想,下次真该见见了。但是最终也没有见到。

我来安娜堡的时候他就去了纽约,联系也渐渐少了。但是中间还是请他帮过几次忙。好几次是前半夜联系,后半夜他就帮忙干了。一次我看他在bbs上发言,于是用一个不常用的账号随便回了一下,结果他立刻就回信认出是我。这个事情我当时还是挺惊喜的。

现在是不可能交到这种能真心相交两肋插刀的朋友了。毕竟不是学生时代,面具带上了,单坦诚两个字就不可能做到。我是永远也适应不了带着利益关系产生的朋友,也不能接受在那样的朋友圈里如鱼得水。其实装一下笑谁都会的,但是那样真的有什么意思么。

今年9月很突然的接到他一封邮件,说是决定立刻回国。他已经在美国扎根十五年了,年初的时候他还请我在北美给他介绍对象。所以我当时特别惊讶,连着回了两封邮件,第一封是三个字“为什么?”,第二封也是三个字“多保重!”。等到现在,一直没有收到他的回信。

这次来费城,好几次都想起来他,现在好像是真的不大可能再见了。会想到他一定也走过这些路,吃过这些饭店,会想起来‘the lake house'那个电影,会想起来那句曾经红遍大江南北的歌词:

“是时间的过错,让我们只能错过。”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