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29, 2015

几经俄亥俄

俄亥俄与密歇根毗邻,我们从新泽西到密州来回横穿过俄亥俄几次。现在越来越觉得俄亥俄才是人间天堂,也觉得将来很有可能在俄亥俄退休。当然我说的是真正的俄亥俄中部的小城,比如Youngstown周边的卫星城那种。

几方面,让我对这个州印象特别好。物价便宜,民风纯朴,生活质量高。

我们全家出去一般喜欢住在一家专门给大家庭准备的连锁旅店,一套能住六个人那种。价钱全国大多数是差不多的,装璜也差不多。这次我们在俄亥俄也住的这家,进去一看,简直富丽堂皇啊,大酒店差不多,豪华度比别的地方的高出n阶。早餐也是基本的一应俱全,还炒了几个大菜。想我在费城,波士顿,圣地亚哥住的那几家,贵的要死的一小间,连早饭都没有。所以说富的地方生活质量未必高。

我一般到一个地方喜欢逛当地的商店。其实美国的商店都是连锁,城市A和城市B就跟copy paste出来的差不多,哪儿哪儿都一样。逛的不是店,是人。俄亥俄的人走路说话都不紧不慢的。一种稳稳的活着的感觉,深合我意。主要是我现在慢慢发觉,很多时候,很多人所谓的进取不过在蝇头小利面前上窜下跳,反正争得多,就越大,越大,就有资本争得越多。我是不愿意,没能力,也不可能适应了。倒是俄州人身上散发出的这种淡定的气质,让我颇有亲近感。

我有一个发现,越是富裕人口密集的地方,人就越刻薄,应了那句话,越有钱就越抠门,越抠门就越有钱。人多的地方还是生活压力大的缘故吧。我这次经过匹兹堡,山区了,正好在一座高架桥上看见下面堵车。一眼望不到头的车灯码过去,倒是挺好看的,刚想说真是车如流水马如龙,一想不对,流不起来呀,是车如死水。这种环境里生活,不就是人间地狱么。

俄亥俄这地方正好相反,很穷,人少,所以人特别纯朴大方。我在俄亥俄常常看见人们吃饭的时候舔手指。虽然不卫生,但我喜欢。唯大英雄能本色对吧。我就是觉得这样比那些系着领结,排开一字刀叉的好。我有一次在芝加哥吃饭,饭店里的服务员倒是打扮入时,很漂亮的。点了一个螃蟹,结账的时候被告知,这螃蟹(比我手掌小点儿)要80一只,六只就是480刀。没有想到光鲜的外表下还是藏着这么一颗丑恶的心灵。

我们曾经在俄亥俄的一家墨西哥店吃饭,找遍了菜单最贵的才15块钱。味道不用说了,我来美国之后吃过的不下100个店里最好的(没有‘之一’)。因为实在是很便宜,又点了不少酒水。平常我很少喝酒,不是不喜欢,总归得有点儿自我约束,不能太放任自流。那晚是这辈子唯一一次酩酊大醉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