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22, 2015

两个囧年

快过元旦了,想起来刚来美国的时候过的头两个年。

第一个年的最后一天我和高中的一个哥们到纽约,准备去看那个大气球从帝国大厦上掉下来。想想真奇怪,我年轻的时候也那么喜欢凑热闹。到了11点,各色人越来越多,人挤人,又有一片一片声浪。渐渐有些害怕,最后决定不等12点就回普林。那个时间地铁已经很少,站上也没几个人。我们坐在长凳上等着。这时几个人高马大,穿着大棉袄的人围上来要钱。我俩就被围在一片人影之中。我们那时候土啊,没见过这阵势,所以无知者无谓。我那哥们说给个几分钱就行了。然后找了几个硬币给那群人。那群人接过钱,放声大笑,说happy new year,就散开了。现在想想,大概连抢钱的都没见过我们这么土,这么穷,这么没见识的。

第二年最后几天我和老公参加教会的一个游玩活动。那时候我们已经结婚了,不过还是穷游,跟很多学生一样,搭便车。31号11点多空着肚子回到普林。所有的餐馆都关门了,连超市都关门了。而我们出发之前已经把冰箱清空。因为要出远门,连米面都是吃完了走的。找遍了家里,最后在一个橱子里找到大概十几根面条。我们俩就是分了那十几根白面条过了那个年。

今年是我在美国的第十个年。第三年我们就有了小孩,所以新年交替这一天总是在家过了,也生出许许多多其他的烦恼和欢笑。今天跟孩子们发起来牢骚,说我平生第一讨厌万圣节,第二讨厌圣诞节。万圣节他们都知道的。孩子们追问为啥讨厌圣诞节,我说,因为Santa Claus老是刷我的卡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