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28, 2015

码工是如何取暖的

这几天颇有几件事不顺。第一是过生日那天开车竟然撞死了只小动物。真是罪过,返校后要吃几天素赎罪了。第二是在圣诞节前夜中央暖气烧坏了。这暖气早不坏晚不坏,每次都是过年这几天坏,我都要怀疑是被program好的。

虽然说今年厄尔尼诺,有人说安娜堡比加州还暖和,到了晚上还是冻的感觉要冬眠,孩子们也喊冷。环顾家里,除了大家挤在一个屋里,每个人相当于400瓦,其他也没啥办法了。其他能发热的东西也只有那几台电脑和cluster了,加起来也有几千瓦。统统打开之后,渐渐暖和过来,算是熬过了一晚。

最近貌似有不少类似的‘智慧’或者说是笑话。前几天连放007系列,里面出现一个地名Havana,首先想到的竟然是reference genome。又有个朋友说要送一个(promotion) code,先想到的也是程序。是不是有点儿走火入魔了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