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26, 2015

不爱倾国之貌,但爱托国之富--再读女儿国

西游记的第54回,是个妇孺皆知的故事:唐僧师徒经女儿国。女儿国国王一往情深,愿以身相许,后被孙悟空设计逃出。

这个故事拍成连续剧的时候略有改动,似乎唐僧真的为女王动了情,只是已经许愿佛门。特别是徐少华那句‘来世,若有缘分’,对于唐僧来说已经太太过分了,也让人误以为他已经动了情。

有人说圣经里这个福音那个福音的需要平行的读起来,才能明白此书的奥妙。这句话其实适用于很多书。把西游记几个故事串起来读,就会明白唐僧对于女儿国王其实没有什么兴趣,更有兴趣的是‘托国之富’ (当然,我说的是西游记里的唐僧,不是历史上的玄奘,一位我很敬重的大师)。

证据之一,对唐僧示好的人,妖,或仙之中,女儿国王并不是颜值最高的。唐僧西游的过程中,碰到过不止一次求婚的。除了女儿国国王,其他都多少有些法力,基本上想变怎样美貌,就可以怎样美貌。比如我觉得陷空山无底洞那个玉鼠精就很不错。孙悟空看到她的时候是这么描述的:‘端端正正美人姿,月里嫦娥还喜恰。’ 像嫦娥一样美,而且注意,是从孙悟空的眼里描述出来的。孙猴子算是西游记里对女性定力最强的了吧--照他自己的话说,自小不干那个事。而且这个玉鼠精是个比较温顺的妖精,对唐僧可以说是百依百顺。虽然吃过人,但是妖精都吃人,也不算个事。可是呢,作者写到‘若不是这铁打的心肠朝佛去。第二个酒色凡夫也取不得经。’ 可见,唐僧看中的并不是色。当然并不是说他不色,估计连白骨精他都有些动情;但是这只是一种男性的本能,转化为恻隐之心,还远远不足以让唐僧去破戒,去放弃取经。

证据之二,唐僧对于求婚的响应程度,和求婚者的财富直接成正比,如果作个线性回归,r-square一定不低。唐僧取经的过程中接触的女性不少,开店的,农民,狐仙,这个精那个精,这些通通都入不了他的法眼。到了四圣试禅心那一回,开始的时候,注意到女主人美貌的也是猪八戒,关于唐僧根本没有描写,我们也有充足的理由假设唐僧并没有什么反应。可是这个菩萨可不简单,上来就说,‘家下有八九年用不著的米谷,十來年穿不著的绫罗,一生有使不著的金银’。这时候唐僧的反应是‘如痴如蠢,默默无言’。这是没动心的反应么?受了诱惑的唐僧于是开始轮番劝徒弟们,‘悟空,你在这里吧’,‘便教沙僧在这里吧’。大家都在这里,难道他自己去取经?想想也不可能。到了女儿国这里,托国之富摆在面前,唐僧的反应是‘我就死也不敢如此’。是不敢,而不是不肯,不愿意,不想。不敢的意思是非常非常想,但是由于对于某种后果的惧怕,不能做。

证据之三,并非逢场作戏,而是假戏真做。很多人对这一回的观点是唐僧不过是帮着孙猴子演了一场戏。事实上,他们要逃走非常容易,用个定身法,吹个瞌睡虫,让猴子把通关文牒偷出来。这不过是一些凡人,对付他们还不是易如反掌。但是唐僧选择了最最麻烦的一条路,搞了个超大排场的假结婚。 目的何在呢?无非是,真结不了婚,假的过把瘾也好。事实上,整个过程中他的表现是‘似醉如痴’。而下一回,就出现了西游记中那个耐人寻味的著名桥段。‘你出家人不肯破荤,怎么在子母河边吃水高?’, 几乎可以证明唐僧已经破了贪戒甚至淫戒。

其实financial freedom,那是古今中外多少凡人奋斗的目标,唐僧受到诱惑也是情理之中。所谓成正果不过是免受轮回之苦。但是如果每个轮回都衣食无忧,多轮几次少轮几次又何妨?所幸因缘巧合,每次都被他度过了劫难。

Friday, September 18, 2015

最近忙的很。越忙越找不到头绪,越是处处出错。每每进入这个状态,脑子里总不停浮现出那句话,一切皆前定,浮生空自忙。

以前看过一个故事,讲的是一个老头辛辛苦苦积攒一辈子,把所有的积蓄拿出来铸成八块元宝,准备分给四个儿子。有一天晚上做梦,8块元宝变成了8个穿白衣系红腰带的人,对老头说,我等与你这辈子缘分到此为止,现在呢,我们要去隔壁村的XXX家。结果第二天起来,这8个元宝果真不见了。找到了隔壁村,还真有这个XXX家,还真找到了这些个元宝。这个XXX家无功受禄,挺不好意思的,于是拿出来一些碎银子给这个老头。这老头回到家,一摸袖子,里面竟然有个窟窿,所有的碎银还是掉在了XXX家里。三言二拍里类似的故事特别的多。

看别人的命运总是清楚;放到自己身上,就想不明白。就好像这段时间炒股的人总不信还没跌到底,而局外人一目了然。总误以为个人的能力可以有什么大改变。求不得,确实是人生一苦。淡定,淡定!其实是你的跑不掉,不是你的莫强求。一命二运三风水,大方向命里已注定。小方面,与其忙碌忧虑,不如改变风水多布施。其实小小人物有何可烦恼?多得些少得些有何分别?唯‘放下’二字可解。

窗外一声响雷,算是当头喝棒。此时正需下雨,心里可清爽些。




Thursday, September 10, 2015

《西游记》里一个细节

这几天重新研究西游。快到西天的时候有个小故事,讲的一个叫寇员外的,许下一个愿望,要斋满一万个和尚。斋到唐僧师徒正好一万个。结果立刻招来杀身之祸。

这个故事颇有意思,不知道是不是反射了吴承恩对‘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否定。

我有一个朋友,有的时候会跟我痛哭流涕的抱怨,说单位里的不公,说想想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有的时候会觉得没有上帝。每到这个时候,我都是安慰她小事情上没有公正,但是总体是公正的。因为她家庭幸福,孩子们有出息,我这么一说,她就会连连点头,破涕为笑。

其实我安慰她的话,我自己都不信。回仁而短命,跖寿死免兵。这个故事东坡志林里有具体讨论:“颜回箪食瓢饮,其为造物者费亦省矣,然且不免于夭折。使回更吃得两箪食半瓢饮,当更不活得二十九岁。然造物者辄支盗跖两日禄料,足为回七十年粮矣,但恐回不要耳。” 意思是说颜回一辈子吃的饭还不够盗跖吃两天,可是颜回才活了29岁,盗跖倒是活了70岁。雷锋叔叔只活了20多岁,多少大恶人却能长命百岁。在当世里没有善有善报。

有一首三世因果歌,里面有几句让人豁然开朗:“今生驼背为何因 前世笑了拜佛人 。。。多子多孙为何因,前世开笼放鸟人。。。有食有穿为何因,前世衣食施贫人,无食无穿为何因,前世不肯捨分文”。所以不必抱怨,都是上世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