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6, 2015

鬼片

万圣节快到了,上周还是抽出些时间把正在放的两个跟鬼有关的片子看了。Hotel Transylvania 不用说了,陪孩子们看的,一派人鬼妖魔祥和景象。另外一个Crimson Peak,再次证明了美国人眼中的鬼和老中的多么的不同。

咱们老中的鬼,一般来说是一身白衣,长发飘飘,很多是美女,像聂小倩那种。这美国人的鬼,跟僵尸差不多,要么血淋淋的,要么一股黑烟。所以美国人拍的鬼片,我看之前就知道只能用来恶心人,绝对吓唬不到我。这个Crimson Peak,要我说还不如去年的interstellar,在茫茫太空中,极其安静的情况下突然一声巨响,来的吓人。

其实老中的鬼大多数也不怎么可怕,大部分不过是有未完之事,未了之情。经常会搞搞鬼报恩,人鬼恋之类的。要说怕还是日本的厉害,日本的鬼都是有怨念的。加上什么厕所,电话铃之类,让人能把电影里的恐怖情绪带入生活。我想第一次看到鬼从电视里爬出来的时候,大部分人还都是挺震撼的吧。我初中二年级的时候,曾经有一次在一个同学家看了一个叫做《鬼娃娃花子》的片子。这片子对我影响之大,到现在我还记得去这个同学家的路怎么走,当时看片时屋里的摆设怎么样。此片之后我至少花了两年时间才缓过来,到现在偶尔上厕所或者开车的时候,还会转出一个鬼娃娃在身后跳的情景。当然时间是可以治愈一切的,包括这种恐惧的心理。花子之后,我对恐怖片就充满免疫力了。三年前曾有过一次很短的遇鬼的经历,当时也只是心里稍冷了一下,以后有机会写一写。

Saturday, October 17, 2015

Martian种土豆

后知后觉,看完了n天,才反应过来martian就是火星人的意思。我还以为martian应该叫marnese呢。

其实如果人类不灭绝,火星上种土豆是迟早的事情。问题只是被逼走到这一步是早是晚而已。主要是土豆这东西好种。今年夏季家里有两个土豆忘了吃,发了霉。我把每个切成7,8块,埋在房子西边的空地里。前几天拔出来,每棵下面有个大土豆,还有几个小土豆。两个烂土豆,变成了15个大土豆。这次看martian又学了一招,小土豆还可以再种回去。如此生生不绝。


Sunday, October 4, 2015

有关转世的一则新闻

这两天看了一则新闻,讲的是一对双胞胎姐妹,姐姐总是依赖妹妹,而妹妹容易放心不下姐姐。到什么程度呢?这个妹妹竟然因为挂念姐姐连婚也不结了。后来姐姐接受了回忆前世的疗法,才知道姐姐的前世是儿子,而妹妹是母亲,在一次战乱中分离,互相思念,后来转世成为姐妹。

想起来小时候家里面有本书,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的《醒世姻缘传》。讲的是同一家两世之间的姻缘。男主人在前世取妓女休妻,射杀狐仙。在后世,狐仙托生为男主人的妻子,前世的正妻托生为小妾。大小两位老婆使尽办法折磨男主。而前世的妓女是今世的奴婢,在后世被折磨致死。冤冤相报何时了。最终男主人受僧人点化,终于看清了两世因果。

我最近深感一切都是因果,缘分也好,孽缘也好,高升或是落魄,都是前世积得。得意时要小心,不能忘乎所以,一切都是前世积的德;失意时也无须抱怨,自作还需自受。

想起来前不久一件小事。我有天忿忿不平说,像某某发了这么多不义之财,下辈子只好投胎做狗啦。家里人回答,某某能发财,那都是他上辈子积的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