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29, 2015

几经俄亥俄

俄亥俄与密歇根毗邻,我们从新泽西到密州来回横穿过俄亥俄几次。现在越来越觉得俄亥俄才是人间天堂,也觉得将来很有可能在俄亥俄退休。当然我说的是真正的俄亥俄中部的小城,比如Youngstown周边的卫星城那种。

几方面,让我对这个州印象特别好。物价便宜,民风纯朴,生活质量高。

我们全家出去一般喜欢住在一家专门给大家庭准备的连锁旅店,一套能住六个人那种。价钱全国大多数是差不多的,装璜也差不多。这次我们在俄亥俄也住的这家,进去一看,简直富丽堂皇啊,大酒店差不多,豪华度比别的地方的高出n阶。早餐也是基本的一应俱全,还炒了几个大菜。想我在费城,波士顿,圣地亚哥住的那几家,贵的要死的一小间,连早饭都没有。所以说富的地方生活质量未必高。

我一般到一个地方喜欢逛当地的商店。其实美国的商店都是连锁,城市A和城市B就跟copy paste出来的差不多,哪儿哪儿都一样。逛的不是店,是人。俄亥俄的人走路说话都不紧不慢的。一种稳稳的活着的感觉,深合我意。主要是我现在慢慢发觉,很多时候,很多人所谓的进取不过在蝇头小利面前上窜下跳,反正争得多,就越大,越大,就有资本争得越多。我是不愿意,没能力,也不可能适应了。倒是俄州人身上散发出的这种淡定的气质,让我颇有亲近感。

我有一个发现,越是富裕人口密集的地方,人就越刻薄,应了那句话,越有钱就越抠门,越抠门就越有钱。人多的地方还是生活压力大的缘故吧。我这次经过匹兹堡,山区了,正好在一座高架桥上看见下面堵车。一眼望不到头的车灯码过去,倒是挺好看的,刚想说真是车如流水马如龙,一想不对,流不起来呀,是车如死水。这种环境里生活,不就是人间地狱么。

俄亥俄这地方正好相反,很穷,人少,所以人特别纯朴大方。我在俄亥俄常常看见人们吃饭的时候舔手指。虽然不卫生,但我喜欢。唯大英雄能本色对吧。我就是觉得这样比那些系着领结,排开一字刀叉的好。我有一次在芝加哥吃饭,饭店里的服务员倒是打扮入时,很漂亮的。点了一个螃蟹,结账的时候被告知,这螃蟹(比我手掌小点儿)要80一只,六只就是480刀。没有想到光鲜的外表下还是藏着这么一颗丑恶的心灵。

我们曾经在俄亥俄的一家墨西哥店吃饭,找遍了菜单最贵的才15块钱。味道不用说了,我来美国之后吃过的不下100个店里最好的(没有‘之一’)。因为实在是很便宜,又点了不少酒水。平常我很少喝酒,不是不喜欢,总归得有点儿自我约束,不能太放任自流。那晚是这辈子唯一一次酩酊大醉了。


Friday, November 20, 2015

网友

这次去费城,有几个工作上认识的人约我去见见面。后来还是决定一个都不见了。原因之一是我本来就不爱见人,想想要为了工作上的事情不得不见人心里就厌倦的很。原因之二是我这次很想见的一个人,却没有机会见到。

十年前我还在港大的时候认识了一个网友,当时他在费城读书。我就跟他打听一些来美国的事情,这哥们特别热心,一来二去就渐渐熟了。加上我们有一些共同认识的人,不时的可以八卦一下,总觉得有说不完的话。好多又是不怎么见得人的话,所以会特别爽。也不奇怪吧,人心里都有一个阴暗面,只能允许很小一部分人看到。

因为费城和普林离的近,在普林的六年我一直觉得总有机会可以见一下的。但是越是觉得有机会见,就越是拖。每次去费城玩儿,都会想,下次真该见见了。但是最终也没有见到。

我来安娜堡的时候他就去了纽约,联系也渐渐少了。但是中间还是请他帮过几次忙。好几次是前半夜联系,后半夜他就帮忙干了。一次我看他在bbs上发言,于是用一个不常用的账号随便回了一下,结果他立刻就回信认出是我。这个事情我当时还是挺惊喜的。

现在是不可能交到这种能真心相交两肋插刀的朋友了。毕竟不是学生时代,面具带上了,单坦诚两个字就不可能做到。我是永远也适应不了带着利益关系产生的朋友,也不能接受在那样的朋友圈里如鱼得水。其实装一下笑谁都会的,但是那样真的有什么意思么。

今年9月很突然的接到他一封邮件,说是决定立刻回国。他已经在美国扎根十五年了,年初的时候他还请我在北美给他介绍对象。所以我当时特别惊讶,连着回了两封邮件,第一封是三个字“为什么?”,第二封也是三个字“多保重!”。等到现在,一直没有收到他的回信。

这次来费城,好几次都想起来他,现在好像是真的不大可能再见了。会想到他一定也走过这些路,吃过这些饭店,会想起来‘the lake house'那个电影,会想起来那句曾经红遍大江南北的歌词:

“是时间的过错,让我们只能错过。”






Monday, November 16, 2015

普林小记

这次趁开会顺路回普林看看。从费城过来,这条路真是熟悉又陌生。安娜堡那边已经一派寒冬景象了,这里竟然还有一些绿色。我都忘了普林这么暖和了。

一路上经过我们最后一年住过的acadia court,narrow bridge,OGC, 又遇到一辆黄色黑色相间的校车,还是那么慢吞吞的开着。连卡内基湖的鸭子都还在老地方。这么多年好像一切都没有改变。只不过当年在这里认识的那些人,大多数已经不在这里了。

我们在这里成了家,有了老大老二,差不多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都在这里完成的。在这里每走一步,都会闪回一些场景。其实,也不是所有记忆都是那么愉悦的。只不过时间长了,不管是开心的,悲痛的还是愤怒的,都会慢慢变成了一种酸酸的味道。

转到butler,那是我们第一个家。刚开进去就被人拦出来--这么多年终于要拆掉了。现在butler破败不堪,很多房子连窗户都没有了。倒是我当年在我们房子周围种的不少花,应该还在。

到了普林住在一位长辈家里。离开这么多年,有些人还是牵挂的。我不喜欢出门,曾经有点怀疑是否还有机会再回来看看。这一点上真得感谢耶稣佛祖观音菩萨,让我们还有机会相聚。

这个地方晚上还是这么静,连个车开过的声音都没有。也难得这么静还睡不着。





Thursday, November 5, 2015

准备好了吗?

今天看到一条新闻,“绦虫癌症感染人类 哥伦比亚出现全球第一例”。想起来以前看过的一篇高大上的文章,大概讲的是,研究人员经过几年的努力,发现9个月的猴子和9个月的婴儿一样聪明。

出门不能谈政治,blog上不能谈学术。就此打住。

最近家里3到8岁的女孩子们都在痴迷TFboys,天天在家左手右手魔法城堡跳一个多小时。这一切还算正常,我们小时候也曾今痴迷小虎队好几年。当年的小虎队跟这个TFboy在青少年中的影响力是差不多的。那时候也会抄抄歌词,翻录磁带,幻想一下偶遇什么的。现在的小孩不过是思想成熟的快一点。

不正常的是这两天我发现孩子们也会哼哼《共产儿童团歌》,仔细听又不完全是。一百度真是吓一跳。曾今那么严肃的一首歌,竟然被tfboys改编了。“准备好了吗? 时刻准备着,吹响那青春梦想集结号。。。”后面还有几句英文,“Follow me Follow me 时刻准备好”。如果放在20年前,谁要这么唱应该受个处分。再往前放20年,至少至少要贴大字报的吧。

其实我对改编一首歌没有意见。让我不淡定的是居然没有任何人有任何意见。

所以说时代变化之快已经远远超出我的接受能力。今天绦虫癌症感染了人类,说不定哪天人类癌症就能感染绦虫了。今天9个月的猴子和9个月的婴儿一样聪明。明天或许就是狗比人聪明了。

准备好了么?

真没准备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