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11, 2016

说说校园欺凌

今天看了一则新闻,心情特别沉重。http://www.cnn.com/2016/12/01/health/teen-suicide-cyberbullying-trnd/

其实校园欺凌并不是美国特有的现象。和这个例子特别像的。我高中的时候,有个女同学,也是长的胖胖的,脖子上的肉就是一圈一圈的。那时候地理课学褶皱,有几个男生就给她起了个外号,叫褶皱。每次一叫,全班会哄堂大笑。足见人性之狠毒与丑恶。

我觉得欺凌的出现,三者缺一不可:1. 老师的默许,在我看来是罪魁祸首。2. 素质低下,或者还不懂事的孩子。3. 一个某方面比较弱,或者有缺陷的人。下面我用亲身经历解释一下我这个结论。

我从小一直都是被欺凌的对象,对欺凌也是深恶痛绝。三四年级的时候,我常常迟到,原因在上篇blog里讲过。老师到的晚,我们班的男班长经常对着我狠踢。我们班的女班长就坐在讲台前面,一言不发。那时候我胳膊上经常是青一块紫一块的。直到现在我还怀疑我就是那时候被踢坏的。后来我爸爸把我带到他们家,给他们看我的胳膊,说,只要再有一次,我就撅折你儿子的胳膊。这位男班长的父母是学校后勤的,跟我们班主任走的很近。他打人,也不光是打我,是老师默许的。后来那个老师被学校除名了,干收水电费的工作。后来上了五年级,换了新老师,就再没有这种事情出现。所以我觉得所有的校园欺凌,老师责无旁贷。

比起男生之间physical的欺凌,女生之间的欺凌也是一样可怕的。我上高一的时候,家里住的远的同学可以在学校包伙。4块钱一天。家住2站以内的同学要回家吃饭。我们家住在4站外。我们班负责包伙的女同学就是不给我报名,反倒是给一些2站以内的同学报名。有好几个星期我在学校都没有午饭吃,直到另一同学告诉我她也不允许包伙,天天去学校旁边吃馆子,后来我就跟她一起天天下馆子。这位同学,说过两句话,我印象特别深,第一句是她根本不care(她从小美国长大高中回中国的),第二句是,美国特别好,你一定得去美国。这位同学现在在Warick做教授(到是我在美国),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高中的时候女性朋友非常少,都是在那时候建立的。

那时候我就想为什么,开学的时候是军训,我那时候身体特别弱,太阳下面站不了五分钟就晕过去,后来学校就派我去扫厕所。你弱,就会有人欺负你。要想不被欺负,那么就只有自己变强,先要内心强大,再让自己变强。你越是欺负我,我就越是要变强。所以我高中的时候总能考第一。后来确实就没人欺负了。后来她们求我包伙我都不干。所以我觉得考第一考满分特别重要。要说我比别人聪明,那是绝不可能的。但是我比别人努力的多,就像那首歌里唱的:“冷漠的人,谢谢你们曾经看轻我,让我不低头,更精彩的活”。每次我听这首歌都会掉眼泪,没经历过的人不会懂得。

我大学和研究生的同学都很好。我在清华的时候并不是成绩好的学生,但是我的同学都对我很好,甚至可以说是spoil。我在Princeton读研究生的时候更是学业平平的学生,而且英文特别差,但是我的同学和师兄弟都待我很友善。 说明一个道理。素质,智力水平比较高的群体会更少欺凌。

我也从不欺负别人,至少不会有意欺负,这说明有一定的被欺凌的经历对于个人的修养是有利的。

工作之后有比较隐晦的欺凌,我认为是academia这个群体是良莠不齐的,是比在清华普林斯顿素质稍低的一个群体。但是在可以接受的范围,我认为是因为我现在并不是那么的弱。和以前想的一样,有一天我会变强的。当然,和以前不同的是,现在的我,不会再想等我强了之后我要怎样怎样报复。因为等到那时候,根本就不会在乎这些人。

至于欺负过我的那些同学,有个别后来很落魄。但也不是个个都倒霉了,那位不给我包伙的女生现在就在做家庭主妇,日子肯定是很闲适的。这说明并不是恶有恶报。

但是所有欺负过我的人,都是越长越丑的,正所谓相由心生。

Wednesday, November 16, 2016

来美国后从不吃到爱吃的两样东西

我现在来美国11年了。有两样东西以前从来不吃,甚至是闻到就很恶心,现在却喜欢的不得了的。

橄榄:在中国,橄榄是跟话梅的做法一样的。加的是糖,嚼起来确是苦涩的味道。这种味道,像茶,酒,不适合小孩子。来美国之后我发现西方的橄榄文化非常发达。随便走进一个超市,都专门有一个olive bar。围成一圈,或是排成一排上面摆着各种各样的做法的橄榄。有和辣椒的,有和大蒜的,有和蘑菇的。就跟自助餐似的。不同与国内的是这边是以咸味为主,一般是腌制在橄榄油里。基本上什么菜里都可以放橄榄,沙拉,披萨。我们家一般是和碎肉一起拌在粥里。我口味比较重,喜欢咸的东西,一般单吃。



奶酪:我小时候,那是很久很久以前了,那时候国内比较穷,不懂应该平衡膳食,觉得蛋奶肉就是最好的东西。比如我父母就觉得鸡蛋喝牛奶最有营养,所以每天早上逼着我吃鸡蛋牛奶,吃不完不让去上学。不知道有多少个早晨,我就看着墙上的时钟,然后因为吃不完那个鸡蛋,或者喝不完那碗奶,眼睁睁的迟到。我就这么吃了至少10年的鸡蛋牛奶。导致我很多年看见这两样东西,或者这两样东西做出来的吃的就恶心。后来我上了大学,跟所有同学一样,终于自由了,我就再也不吃鸡蛋牛奶了。到现在我也很少吃鸡蛋,绝对不吃白煮蛋,因为这个东西实在是勾起我无数‘痛苦’的回忆。
         来美国之后,出去开个会,或者系里有个活动,学生毕业什么的,都要摆上一盘各式各样奶酪。我们住过几个区,都有那种cheese and wine reception。慢慢尝的多了,我发现有一种味道像臭豆腐的,外面长了一层白毛的,特别好吃。后来我吃cheese就当臭豆腐吃,比如下稀饭,或者当没完全发酵好的臭豆腐吃。





Wednesday, October 26, 2016

能者无所不能--《一站到底》MISS轻松夺冠

我们家追三个综艺节目《非诚勿扰》,《最强大脑》和《一站到底》。第一个是社会观察类节目了,特别适合我们这种老夫老妻打发时间。后两个纯粹自己找刺激受,惊叹一下天下聪明的人究竟有多聪明,立刻谢天谢地这社会竟然还有我等的一口饭吃。几年前《一站到底》里来了一个无所不知的男神,叫做刘也行(据说是施一公的学生,哈哈哈),把我们全家佩服的五体投地。后来我们老小的名字就起作了‘也行’。

近一期《一站到底》非常好看,有电竞女神大小姐MISS。看了MISS的表现,我确定我的脑子跟猪的距离小于和MISS的距离。不由感叹世界的不公,怎么人家打游戏天下第一,百科知识对答如流,身价过亿,还貌美如花,正所谓能者无所不能。人家打游戏那是世界冠军,咱们打游戏是网瘾少年。

前几个参赛者上的时候,感觉也挺厉害的,也能回答上来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经常会感觉势均力敌。 MISS上来的时候,笑眯眯的一个个轻松灭掉。 真是脑子不好使的,坑哧坑哧弄半天,瞬间就被灭。聪明人随便过来弄两下,就是世界第一。 就好像人看见两只虫子在地上打的死去活来,有点儿好奇,停下来看看,看完要走了,顺脚把两只都踩死。


Sunday, October 23, 2016

人为何要睡在床上

在我看来,床是家里除了楼梯,浴室之外最大的hazard。我听说过,多年以前,北大有个学生,晚上翻了个身,从上铺掉下来,竟然被活活摔死了。

早在孩子们睡crib的时候,我就常常因为梦见宝宝从crib 里翻出来,半夜惊醒,吓出一身冷汗。有时候一不小心,会脚趾头踢倒床腿--这肯定是人人都有过的经历了。轻则疼上几分钟,重则几个星期走不了路。孩子多了之后,我们索性把床腿都扔到地下室,只剩下床垫。但是偶尔还是会在另一间听见‘duang'的一声巨响,就是某个孩子睡着睡着从床垫上掉下来了。

多年以来,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就是人为什么非要睡在床上。

这个问题只能从进化的角度来解释。以前人做猴子的时候是睡在树上的,睡在高处比较安全一点,不容易被别的动物吃掉。所以中文里有一个成语叫做‘高枕无忧’,本义就是睡得枕头高,心里就踏实。小猴子被妈妈揽着睡,不必担心掉下去。

而大部分的成人,和大猴子一样,都是有能力睡着了一动不动的。我们小时候学过一篇课文,就讲到红军在悬崖峭壁,只有30厘米宽的小道上睡觉,一翻身就会掉进万丈深渊。这篇课文显然成功的重现了当时恐怖的景象,导致我这么几十年对这段描写还记忆犹新。但是此文从头到尾都没有说到掉下去的时候此起彼伏,惨烈的叫声什么的。我个人认为是因为只有很少的人掉下去,或者根本就没有人掉下去。或许在那种极端情况下,人,由于源自猴子的本能,完全可以睡着不动。







Thursday, October 20, 2016

美国真的是走向衰败了

此次大选,最深刻的感受,就是美国在走向衰败了。

我们学校是左派大本营,90%以上支持希拉里。我们全系都支持希拉里,真是要气死人。在Ann Arbor的住宅区里,放眼望去都是希拉里的牌子。我只在附近农庄一片杂草里看到过一块川普的牌子。所以很有可能最后全国选下来也差不多。

中国有句古话,牝鸡司晨,惟家之索。意思的是一个国家如果女人掌权,会导致亡国。希拉里上台,轻则放一些恐怖分子进来,社会安定堪忧;重则和俄罗斯,中国打起来核战。我个人认为人类绝不可能survive过第三次世界大战,那么希拉里上台导致的就是人类的灭亡。

我觉得我家领导有一句话说得很有道理。人的一生怎样,跟你写几行程序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只跟大环境,命有关。如果行星撞地球了,或者爆发核战了,那么写多少行程序都make no difference.

想想美国人民怎么会选希拉里。我觉得是因为常年以来被左派洗脑了。美国人是不在意骗人或是被骗的:只要你认认真真的骗,他们就会认认真真的听。被骗的多了,就被洗脑了。比如同性恋,是一种自然现象,我也同意不应该歧视,但是在美国,同性恋是受鼓励的。搞的很多不是同性恋的,由于找工作等方面的优势,也转同性恋了。我研究生时候一个同学,当年明明有个女朋友,而且我非常确定他是对女性感兴趣过男性的,前几天也突然在Facebook 上宣布自己是同性恋。

洗脑多了,就出现这种颠倒黑白的情况,鼓励不工作,吃救济。像我们这种中产家庭每年交的税就要去养一家吃救济的。这些吃救济的没有什么事情好做,就可以多生孩子,生的孩子长大了继续吃救济。这样不出几代美国就被吃救济的dominate。本来,移民政策是帮助美国引入一些干活的人。不过看看希拉里的政策,都是引入懒惰不愿意劳动的人。

欧洲今年特别乱,而欧洲的今天就是美国的明天,是最好的前车之鉴。或许期望一个国家长治久安本来就是不切实的希望。

Sunday, October 9, 2016

common core的后果

这是我们隔壁系给学生判的作业:

0.4+0.4+0.2--> doesn't sum to 1
0.1+0.6+0.3 --> doesn't sum to 1


0.8/1.8 not equal to 4/9
1/1.8 not equal to 5/9







Monday, September 5, 2016

小忆绍兴

我小学四年级的时候,班里转来一位浙江来的女孩子,白净的皮肤,扎着两根麻花辫,长长的睫毛搭在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上,学习特别好。我当时觉得此生从未见过这样柔美,这样冰雪聪明的人,总忍不住盯着她看。从那时起,我就对江浙一带的人印象特别好。

后来我也嫁了江浙一带的人。我婆家在绍兴。我常常问领导,是不是江浙一带的人都是那么美,都是像西施那样。领导总是要强调,西施是诸暨(绍兴边上乡下的一个地区)人。在我心里,绍兴的女孩子就是像西施那样又美又充满灵气的。

因此缘我去过三次绍兴。

绍兴是个典型的江南水城,房子大多建在小河边上。白墙,黑屋顶,乌篷船和倒影中的世界,形成一副水墨画。是的,绍兴给人最深的印象就是步步是画,是流动的画。画中人或在水边浆洗衣服,或在河岸的小道上漫步。绍兴整个城市是一副古老的画作,数不清的历史古迹,吴越传说。城中央有一块巨大的石头上刻着古越国的地图:河流交汇的图案这样几千年来并没有什么变化。



我羡慕绍兴人的生活,悠闲而有情调。绍兴有一条古玩街,里面卖各种真的,或假的古玩,还有花鸟鱼虫。人们就那么一样一样慢慢品鉴过去。我堂嫂在绍兴的物价管理局工作,中午常常会到这条街上看东西,看上一两个小时。我公公也常带着我和孩子们来街上走一走。走几步就会碰到一个熟人,大家停下来聊一聊家常。那里的生活是有滋味的,有人情味的。


Tuesday, August 23, 2016

老中为啥要去比体育?

此次奥运实在看得人憋屈。国旗几次被挂错。美国队想重跑就重跑,中国队申诉啥都没用。心中不由起了疑问,我们老中为啥要去跟老外比西洋的体育项目呢?

奥运会以西洋运动为主,强调力量耐力的多,强调灵活性的少,本身就对老中大大不利。老中的身体素质,就是跑死了也跑不过黑人。科技也没有人家发达,吃个药立刻就被查出来。只有几个技巧性小球项目,跳水还可以比一比。还有就是举重,我觉得我们国家强是因为别国都不怎么喜欢举重这个运动。只有我们农村的可怜孩子会去从小训练。

还有在各个裁判项目中自取其辱。为国外媒体嘲讽。你强说你吃药,你弱说你今天没吃药。真是一点儿意思都没有。看看隔壁的印度,人家就一点儿也不在乎,几十年拿不到金牌,既没有人关注奥运,也没有人参加。我觉得这样很好。如果亚洲国家都不参加,他们自己比又有什么意思。

Wednesday, August 17, 2016

90% kids support Trump, a small survey in summer camp class shows

As it is impossible to know how much the surveys carried out by major media could reflect the truth, and how much cheating could go in there and the actual voting process, we decided to ask local summer camp kids what they think.  


Kids are less unlikely to lie and may have gained their information and attitude from their parents. They do not have the pressure of 'political correctness' to keep their job. We thus believe this reflects the true thoughts and judgment of people in our area.  

We asked this question in a summer camp class with around 20 children ranging from age 6 to age 12, "do you support Donald Trump or Hillary Clinton?"

An astonishing number of 90% of the kids claimed that they support Donald Trump; some said very confidently that 'We ALL support Trump'. Very few were bewildered and asked, "Is Donald Trump the duck?" ZERO supported Clinton. 

If Clinton gets more votes in Ann Arbor west side, then the system is really rigged and hopeless.




Thursday, August 4, 2016

今早的收获




我家领导常常说一句话,如果每天都吃一样的东西,那么活了一辈子就跟只活了一天一样。那么每年都种一样的菜,就跟只种过一年菜一样。

今年家里的地里颇尝试了一些少见的品种。这个长瓜差不多能长到一米,孩子们摘下来打架的时候当棍子用,好处是不会打伤。打完了架,瓜上的毛也差不多擦没了。就做成菜。口感极嫩,甜滋滋的。我们一般切成块,用老鸡和西红柿一起炖汤。如此活一日,如同两日,活得七十岁,便是一百四。

Thursday, July 21, 2016

喝茶


我认为白开水是不能喝的。一定要加了某种味道才可以。但是我也不喜欢各种甜滋滋的饮料。偶尔我会喝一点酒,而且常常在地下室酿,但是这个东西没法用来解渴。如此排除下来,现在从早到晚离不开的就是各种各样的茶了。

年轻的时候我对喝茶这件事是很矛盾的,因为每次喝完都会睡不着。然后越怕睡不着,就更睡不着,有的时候会好几天失眠;恶性循环,非常痛苦。这几年我有一个非常大的变化,就是能够坦然接受失眠,睡不着就起来听听夜的声音,也是很奇妙的。这样就可以无限制的喝茶,白天晚上都可以。

我发现有不少好吃的东西都带一点苦味,茶,咖啡,酒,巧克力。所以我的结论是人有吃苦的需求。啤酒不加啤酒花就是甜的,但是喝两口就会腻。

我特别怕碰到不好的茶叶,因为我会舍不得扔,就得硬着头皮喝掉。杂味(烟味)太重,刺激,老叶子,炒茶时油放的过多或是过少。或者是太粗的叶子--美国的茶像美国的人一样粗。好的茶一般是茶叶尖,应该用98度的水泡--‘雪乳已翻煎处脚’,将开未开之时的水是最好的。味道是柔和而有深度的,喝起来好像丝绸的感觉。淡淡的苦味,更淡的甜,人活着也是这种味道的。







Tuesday, July 19, 2016

吃肉

今天学生问我信什么教。我几乎研究过,也信过各种宗教,但是始终没有长期‘笃信’哪一种。如果非要说偏好哪一种,那应该是佛教。‘三世因果’我是信的,不然无法解释种种不合理现象--王八活千年,好人命不长,等等等等--只能说是前世种下的果。

只是在信佛的过程中始终有一点过不了关,就是要吃素。我经常尝试吃素,但是从来没能超过一个星期:因为我太喜欢吃肉了。没有肉简直不能活。每每吃素,一到第二天就开始头晕眼花,干不进去活,十分钟就要去厨房溜一圈。最后坚持不住,就想,宁可入无间地狱,也不能不吃肉。到了这一步,恶念丛生,恨不得把家里的兔子煮了。正如我自己常常说别人的,If you want to survive, you will have to eat animals; if you want to succeed, you will have to eat human。这是个弱肉强食,人吃人的世界。你不吃肉,就得饿死。

每次开荤之后都免不了后悔。不过各种迷惑,挫败感之后会有一段时间放开了吃肉--反正也是要下地狱的了,不如吃个够。之后又会下决心再不吃肉,如此循环。

前不久我一直在思考为啥吃肉有这么大的魅力。后来我有一个重要发现帮助我解决了这个疑问,就是越大型的(牛肉),长的越慢的(羊肉)动物,肉就越好吃。 大型动物吃起来的时候有一种征服感,一种狠劲儿,应该是build在基因里的。所以越野蛮的民族越喜欢吃肉。长的慢的动物积累的毒素多,所以味道特别有层次感,有深度。比如老鸡,就比嫩鸡煮起来有味道。相比之下,素菜这两个好处都没有,根本不需要‘杀掉’,也没有什么毒素。

吃肉有罪,却很享受。吃素无害,却也无味。这世上没有既美味又无罪的吃法,就如同没有既赚钱又轻松的工作。




Sunday, July 10, 2016

夏日小菜园



有这么一种说法,人类自从进入工业社会,生活质量就急剧下降,并且失去了所有的快乐。工业社会之前,白天主要的活动是种植收获,晚上唯一的娱乐是男欢女爱。没有电视,手机和电脑,也就没有了信息焦虑。只需要很小量的生产,就可以维持幸福的生活。工业化后,生产力提高,社会根本不需要这么多人工作。就产生了生存竞争,剥削,压力,战争,以及人类社会的一切不和谐。


我有一大爱好是种各种东西,在种菜种树之中找回本源的快乐。我有一大理想就是做农民,在某个世外桃源终老。但是我不喜欢夺人所爱--家里人都喜欢种菜。所以我现在对这片菜地的贡献就跟通讯作者差不多,只有出钱署名和收获的时候出现一下。




今早带孩子们去菜地里转了一圈,摘了几个瓜,一筐豆角,一些青菜,就凑够了一顿午饭。这个季节我们差不多不用买菜了。马上几十上百个葫芦就会成熟,西红柿做水果吃都吃不完--吃不完的送给邻居--在‘得瑟’中获得更多的喜悦。


俗话说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像我们这样已经深陷漩涡之中,名利圈中难以逃脱。常常感到身不由己。碌碌无所终。此时需要的是亲近自然,回归本源,清净心地;只要宠辱不惊,随处都胜似世外桃源。

Monday, June 27, 2016

安娜堡的Huron River


安娜堡的夏季是极美极舒适的。从5月下旬,一直到9月中,总是60到80度之间,隔两三天就会下一场夜雨。而安娜堡夏季中最美的地方,就是这条Huron River。

说起来这条河,我前两年从里面钓到过不少鱼。钓鱼的确是一项最好的运动,因为基本不需要动。只要撑好几根杆,多绑几个钩,上足诱饵,就可以这么坐上整整一个上午。这条Huron River流经的很多钓点都是人迹罕至的。在这里只有流水潺潺与风扫树林的声音。在这里可以和大自然无限的亲近,远离尘嚣。看流水一去不返,光与影随时间慢慢迁移,心灵的重担随之卸下。

去年年底我决定要少些杀生,所以放弃了这项活动。不过周末还是常常带孩子们去河边玩。河水淌的慢,又浅,完全不用担心孩子们掉到河里--更不用像佛州人民那样担心被鳄鱼吃掉。 看着孩子们无忧无虑的玩耍,鱼儿在水中欢快的游,鹈鹕从水面掠过。原来天地万物可以如此和谐的相处!不由惊觉自己碌碌所作与所求之事是多么无聊之极,愚蠢之极!




Tuesday, June 21, 2016

六十斤鸡粪的力量

今年年初的一天,回到家就闻见一股臭气熏天的味道。不用说,是我家的老朋友家的鸡粪又晒好了。

这位老朋友是位黑人大叔,太太是个白人。如果二老还健在的话,应该奔九十了。这几年来我们一直从他们那里买鹅蛋和鸡蛋。今年以来没有见过两位老人。是二老的孙子当家了。不过我们算是‘世交’,所以小孩子也认识我们,鸡粪一晾干。我们就接到了邮件通知。

这家的鸡粪是高浓度鸡粪,一斤化化开可以变成5斤。

于是,今年我家的丁香是这种节奏开的。


还有比脑袋略大的芍药。(这位姑娘是我家所有小孩里脑袋最大的。)


Thursday, June 9, 2016

推荐年度韩国神剧《Signal》


在反复研究三遍之后,我确定,我看懂了。

先来欣赏一下韩国的艺术水平: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B6cRO5pTQ

这部片子deliver了几个信息:

第一,人是破不了命的。一群人,折腾半天,试图改变历史,救一些受害者,结果酿成了更大的惨剧;试图干掉坏人,结果更坏的人上位了。无论你再怎么try, fight, struggle,最后什么都改变不了。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人,一定要认命。

第二,这世界就是坏人赢。为啥呢,按照我的一个网友(一位名校教授)说的,因为‘坏人狠,脸皮厚,人前人后各一套脸不红心不跳不愧疚,可以牺牲一切包括友情感情’。所以坏人永远赢。Signal里面,好人被栽赃入狱暗杀,坏人升官发财享受。其实生活也是一部戏,只要看生活就够了。但是生活比剧情更狗血。看看我周围,越是人品差的,越贪婪,越厚颜无耻,越人前人后,就越顺利,从学生到老师都是这样。

只要到了那个位置的,都是那么坏;如果没有那么坏,就到不了那个位置。我有一次在实验室陈述了这个观点。历史上唯一一次,在我讲过一段话后,全实验室频频点头,一致同意。要知道我们实验室的小孩都很有自己的观点的。似乎在其他任何事情上,都没有过如此的一致。所以说,此事已无解。

第三,恶人自有恶人磨。你坏,还有比你更坏的。按照领导的理论,最后推出来就是头顶上主宰世界那位是个大恶人,要不然没法解释。好人苦,坏人心里也苦。人生就是各种苦。唯有离六道往生死,方能得解脱。

片子里面用到了韩国的一个俗语,‘推土机前面弄大铲’,竟然是直译的,没有翻译成‘班门弄斧’。

最后赞一下片子里出现的几个小演员,韩国电视界真是人才济济,后生可畏。

Sunday, June 5, 2016

两个observation

我最近有两个非常重要的observation (其实还有另外几个,以后慢慢讲)。

第一个是,在所有动物里,人死亡的过程是最漫长而痛苦的。

第二个是,在所有动物里,人的一生的是最痛苦的。

人的一生可以和兔子比一下。兔子,只要出去,就有无限的草可以吃。生理需求可以无限的满足。没有任何学习或是工作的压力。死,要么是heart attack,要么eaten by other animals,恐惧也就是几分钟的事情。但是人,出生后几年,就开始有各种peer pressure,各种压力。生理欲望得不到满足,要节育,各种自我阉割。从十几岁就开始担忧死亡,但是到了壮年还远远死不了。要在几十年的过程中让身体的各部分慢慢销蚀,这个器官衰竭,那个器官割掉,最后在既漫长又痛苦的病痛和心理无限的恐惧之下死亡。 最重要的是,Nothing is changed, 最后还是要死。这里还牵出另一个非常重要的observation,这一个动物,不管生前多么张牙舞爪,死了都是一样不能动的,并没有什么区别--以后细讲。

于是我就百思不得其解,这是为啥呢。后来我想明白了,就是因为坏事做多了,要不然没法解释。坏事做的越多,死亡的过程就越漫长而痛苦。比如国内一些高官,明明已经绑在床上动不了了,还得生不如死的插管活着。在整个动物界上来看,也是越是罪恶的,就死的越痛苦漫长。比起草食动物可以被一口吃掉,肉食动物最后就得慢慢饿死,当然还是比人要爽得多。这个规律overall是有strong correlation的。

Sunday, May 29, 2016

翻译了一下《烟花易冷》

看到youtube上每个片子下都有人问,个人也比较喜欢。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8WJv0v3COU

英文太差,不能表达原著的十分之一,权当宣扬一下中国文化,见笑了。


It's taking about a story in ancient china. that the husband went to war, and his wife waited in the city where they met, and the city was destroyed in the war. but the wife kept on waiting and waiting in a temple by herself until she dies. * in the temple/Budo tower/Buddhism appeared several times in the song * in chinese culture they all mean that one no longer has love/hope but gives his/her rest life to buddha.

the song sings in the role of the husband when he came back from war many many years later after the death of the wife.


Now, the Translation (forgive my terrible english):

Flourishes fall into Buddhism, hurting people so much.
the dream chills, my life turns up and down, and to whom i owe my love?
as you silently agreed, i was waiting in pain living or dying.
waiting in pain, year after year.
(it is talking about when all happiness are gone, people turn to buddhism, and then starts to describe the after years of war, the husband (i) went back)
whose life was killed by the Budo tower, and whose hope?
i am running to the temple where the candle is swaying in the wind.
please let me see, that the history would change,
and i would wait for the wine, and wait for you to play a song with GuZheng.
(GuZheng,a traditional chinese instrument; it is talking about that i (the husband) was waiting for the wife to cook the wine-- in ancient china, wines are first cooked before serving, this paragraph is talking about the husband came back and running to see the wife, and he was hoping to see his wife cooking wines and playing music for him., this paragraph talks about imagination. then the following three paragraphs talk about the fact the husband saw)
the rain falls, the weeds crawl over the old place.
i heard that you have been alone all the time.
the root of old trees grow onto the mottled gates,
and a sound echoes on the slates: still waiting....
the rain falls, the weeds crawl over the old place.
i heard that you stayed alone in the abandoned city.
the flute sounds come from the faraway suburb,
it was destiny that we met with each other.
listening to the laughter of the young couples, i was so jealous
the history is so cruel, and written with pains.
fireworks disappear in seconds, and the lovers easily separated.
but you are asking me, was i still true to you?
(fireworks in chinese culture represents things that disappear quickly, or live for a very short time). 
thousand years later, love over the time, who is still waiting?
and can the history be faking a false story?
if you can follow me, from the past life to current?
follow the fate, follow me around the world for the whole life.
(this paragraph is kind of difficult to understand. it is talking about the the fate will bring them into new lifes after lifes and lifes.... and thousands years. and then the next paragraph goes back to the initial life.... that's my understanding). 
the rain falls, the weeds crawl over the old place.
i heard that you have been alone all the time.
the roots of old trees grow onto the mottled gates,
a sound echoes on the slates: still waiting....
the rain falls, the weeds crawl over the old place.
i heard that, you stayed alone in the abandoned city.
the flute sounds come from the faraway suburb,
it was destiny that we met with each other.
it was destiny that we met with each other.
in the QieLan temple i listen to the rainfall and wait forever. 
(that means in the end the husband stayed at the temple alone where the wife died, to end his life--- which is totally chinese).


另外一个网站的翻译,我发现跟我的理解不太一样,供大家做参考:

http://english.ecominfozone.net/archives/11518

Thursday, May 26, 2016

国语男歌手里我最欣赏的一位:林志炫




周末终于抽出时间把林志炫那一期的《谁是大歌神》找出来看了两遍。盲猜哪个是林那个是模唱对我没有什么难度。因为我实在太熟悉林各个时期的声音了。非常可惜,林在《离人》的头两个字稍稍有点儿抖,被一位模唱(据说是林志炫歌迷协会会长)两倍票数超过。其实在我听来,这位模唱,虽然很牛很牛,但是唱的时候雕饰过多,和林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林唱第一首的时候,有一位嘉宾说,这个声音这么单薄,肯定不是林志炫(其实那位就是林)。这个评论,有点儿让人心痛,林这两年确是还是有一些变化的。我一直比较留意他的动向。但是最近又开始研究他的作品还是因为看了《音乐大师课》。一开始我真是都没有认出来他。怎么说呢,脸没有老,但是早年那种王子般的气质少了。

我们那一代人,谁不知道《单身情歌》《蒙娜丽莎的眼泪》。可惜,这么好的天资,这样的努力,林始终没有火起来,至少没有他的歌火。这么多年来总是在翻唱别人的歌。在《我是歌手》里唱过《烟花易冷》之后,林说,希望方文山和周杰伦能写一首歌给他。想想现在越来越不可能了。今年林已经50了,无论如何已经过了事业的顶峰。那首《浮夸》真是唱出了他的心声:“难道非要浮夸吗 内心也曾很挣扎,一个人努力的时候,有谁看见吗,有谁知道吗”, “难道非要浮夸吗 无谓是非与真假, 拼排场包装比身价,谁是大赢家,谁是大赢家。”其实林不适合唱这种声嘶力竭的歌,‘情歌王子’么。这首歌也不能说悦耳。但是还是感动到我了,娱乐圈也这样,或许只要有‘圈’的地方都是这样。

我最喜欢林的三首歌。第一首是《离人》,没有别的理由,‘世纪哄娃神曲’么。以前在网上看到过只要这歌放三遍。小孩就睡着了。这也是我们家哄睡的必备几首之一。第二首,《散了吧》。这歌一直配我的心境。无关失恋。就是那几句“散了吧,认了吧,算了吧,放了吧。要原谅,要潇洒,别回想,别留下”。可是无奈放不下,还是要挣扎,“可惜连我的心都不听话,可怜受伤的爱还想挣扎”。第三首是他翻唱的《你的眼神》。就是上面的那个图。这首歌里,那个王子又回来了。很美的画面,王子与公主的相遇。


Wednesday, May 25, 2016

《我们仨》重聚


今早打开新闻,看到杨绛去世。之前已经‘被去世’过好几次。这次大概是真的。

我也是几年前才关注她的作品。先是迷上《围城》,然后把这夫妻俩的文章,传记等等都找出来读。当然此过程中也不可避免看了一些关于杨绛人品的八卦。不过历史的真伪都不重要,只要留得下文章,时间够久就大家都是好人。就像季羡林日记里曾经写过,他‘此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多体验几个国家的女人’(当然这肯定是>80%男性此生最大的愿望)。胡适早年得留学日记,基本是今天找这个打牌,明天找那个打牌,感觉就是整个学校的同学轮流陪他打牌。但这些都不重要,只要留下好文章,终究会成为大师。

《我们仨》这本书,文字一般,如果不是钱钟书的夫人写的,必然不可能出名。其实普通家庭的生离死别,几十年中的变迁波折,这类小说写出来能打动人的特别多。比起那些,或许因为《我们仨》是纪实,真是非常平淡无味。只有一点还是触动到我了。就是家里人都死光了,自己还活着,而且还不知道要活多久,那种无尽的折磨。

前几天我跟领导讨论”留下你或,留下我在,世间上终老”,这句歌词里的‘终老’是啥意思。领导说就是‘老死’。‘成千上万个门口,总有一个人要先走’。而留下的那个总是备受煎熬。杨绛老先生最后活了105岁,这后20年回忆,等死,真是一种没有希望的生活。今天终于和爱人女儿重聚,算是喜丧中的喜丧。

Saturday, May 14, 2016

听领导讲的两个笑话

1. 睡前跟领导聊做梦。我说,人做梦有美梦,也有噩梦,但是大部分既不是美梦,也不是噩梦。领导说,还有一类梦,既是美梦也是噩梦。我问,怎么可能。领导说,我昨晚做的就是,先是梦到有两个老婆,一个躺左边,一个躺右边。我说,那不是美梦么?领导说,但是两个都是你。。。

2. 跟领导聊起来不同种的动物也可以生育。我说:比如马和驴,就能生出骡子。领导说,你知道老虎和狮子能生出来什么么?我说,难道不是狮虎兽么?领导说:狮虎兽能不能生出来不知道,但是老虎和狮子能生出来老师。
注:后来wikipedia了一下,老虎和狮子,取决于公母,既可以生出来狮虎,也可以生出来虎狮。其中一种还可以再生,生出来虎狮狮或者虎虎狮。

Saturday, May 7, 2016

山楂花又开


我此生对世界唯二的两个贡献,第一是养了几个娃,第二是种了几棵树。

我们家现在已经有三棵山楂树了,可见我对山楂树的偏爱。一树白花,纯洁,洒脱,大气,沉静。香气似有似无的飘来,淡而清雅。我外公家以前也有这么一棵山楂树,长了有几十年。树是有灵性的。外公去世的那年春天那棵山楂树莫名从中间断掉,倒在院子里。也是那年,我种下了我家第一棵山楂树,又生了我家老四。冥冥中,是生命无尽的循环。

密西根的春总是多雨。雨后的山楂花,更加洁白剔透。蕊上沾着雨水,树根被静静滋养,这是自然的恩赐,诉说着无声的哲理。



Sunday, May 1, 2016

记梦

这几天在追韩国神剧《signal》,另外研究了一些时间重置的资料和帖子。昨晚做了一个怪梦,梦到好像现在的自己可以和十几年前的人通话了。然后那时候正好快要高考。我就跟我妈说,别担心,后来考上了,而且还出国了。这时候我妈回答,那个小孩几年前就死了。就在我被吓醒的那一刻,耳边一个人在大声说“在另一个世界里,你屁都不是”。然后就醒了。恍然大悟,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能活着就是幸福。要是运气稍微差点儿,那就是完全不一样的结局。路边的乞丐与富豪并没有什么区别,不过是被命运拨弄一下。

Sunday, April 24, 2016

人工智能有多远(2)--关于‘深度学习’的一点浅见

前一篇讲到的AlphaGO,用到了现在特别火的一个机器学习的技术,深度学习。深度学习主要的应用范围是图片,在语音和text-mining方面也有一些应用。在图片方面应该说目前没有别的替代。但是一个技术火不火,不能用它适用的范围来评判。一个真正火的技术,要在那些根本不适合的地方也被人用到。这就好比一个牌子的包包怎么能说很流行呢?如果只是年轻的女孩子背一背,那不算流行。只有等到根本不再适合的人群,比如我们这个年龄的大妈,还有老奶奶,也去背,那才算是真正的流行。

根据这个标准,深度学习的确是火起来了。因为我观察到两个现象,第一个,一些根本不适合用深度学习的领域,也在用深度学习。很有代表性的,就是我们生物信息了。几年前,我读到一篇文章,讲到只要用了深度学习,从DNA的序列直接就可以学习出来能得啥病。其中有一段,讲到他们用了深度学习之后,准确性的p-value是1e-300。读到这儿我就笑了,作者显然没有啥基本生活常识。宇宙中的原子才1e280个左右。生物信息目前最大的问题恐怕就是很多组在比宇宙大的多的scale上operate。其实,他们在算这个数据的过程中,机器正好被宇宙粒子击中而出错的概率要远远大于这个p-value。至于他们这个算法或者数据上出错的概率,或许是应该接近1的。根据我的经验,深度学习在这方面的performance应该不会超过线性回归。

第二个现象,就是突然生出了一堆深度学习专家。就说我们系吧,近些年一下多了好几个深度学习专家。我有一次,就听这么一个专家说了,其实他们也不知道咋弄,都是直接把别人的模型拿过来做预测。根本没有训练的过程。至少我们领域现在大部分这种所谓深度学习专家都是这种似懂非懂的。

这让我想起一个故事。居里夫人发现镭之后,放射物质当时被人们认为是无所不能的,就好像现在有些搞机器学习的傻白甜认为深度学习是无所不能的一样。到了什么程度呢?当时的产品,特别是食品,饮料,都以加了放射性物质作为卖点。掺了放射物质的饮料可以当作包治百病的保健品。这个事情一直持续到居里夫人因接触过多放射物而病逝。其实科学史上类似的事情特别多。一个热点,常常能够迷惑大众,又使后来人攀错科技枝。

正因为这个原因,我对深度学习这个技术一直比较抵触。直到最近,因缘巧合,才开始做一些这方面的实验。现在有些人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造出一个假象,好像深度学习是终极solution。又有一些人,由于脑力所限,就把这个假象当真了。最可笑的就是常常看到一些文章,号称深度学习的结果比人眼label的还好,同时,用的是人眼label做的标准。这就好像说我们现在天气预报的准确度,已经超过了真正天气是怎样的准确度。本身就是一个悖论。至少根据我这段时间实验的结果,深度学习,即使是在它最适合的图像识别方面,也还远远没有达到人眼的程度。当然也有可能我做的不对,总是需要很多预处理,离自动化或者人工智能,还差的太远。

最近读文章注意到一点,就是有些人写一个新的神经网络结构的时候,用的词是'discover' -- we discovered such a structure。这个地方很有意思,一般来说,如果一个系统,一种方法是设计出来的,那么应该用we developed/designed such a structure,而不是discovered。比如,肯定不能说,we discovered computer, we discovered an algorithm, 对吧?什么样的东西需要discover 呢?自然界的东西,你原先不知道他的存在,而且你不知道他怎么work,才需要discover。比如,we discovered DNA, we discovered black hole。做出一个神经网络的时候,用的是discovered,就足以说明,作者并不知道它是怎么work的。只不过碰巧这么一种结构就work。从这一点上来看,深度学习现在还是一个黑箱,并没有人真正理解其意义,也无从谈起利用其实现人工智能。

《人民日报》前不久发表了一篇社论,题目叫做《思考的尊严只属于人类》。这是我少有的赞同的一篇社论。下篇写一下我在这方面的一些看法:人的生理需求与智能的不可分割性。


注:前几天没能出去,昨天到院子里一看,竟然已经误过了桃花的花期。连梨花都开到了鼎盛,整个小区一片片白色,如入仙境,一副‘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景象。

Monday, April 11, 2016

人工智能有多远(1)--AlphaGO的‘智能’



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人不少都应该熟悉上面这幅画。这幅画来自于日本著名的漫画,和同名改变的动画片《棋魂》(ヒカルの碁)。这部动画片曾经风靡全球,今天在Amazon上搜Hikaru no Go还能见到不少相关的海报。《棋魂》播出的时候,曾经掀起过一股青少年学习围棋的热潮。

最近,据说韩国再次掀起了一股学习围棋的热潮,一时间有上万人报名。这次的原因很特别,是AlphaGO和李世石之间的人机大战。

李世石这个人,在围棋界算得上是神一样的存在。他20岁左右的时候,曾经以三段的身份,下赢了当年如日中天,排名第一的李昌镐。这个事迹,就好比爱因斯坦在专利局造出了相对论一样,不仅仅是惊人的,更是一种对体制的羞辱。李世石当年认为段位毫无意义,拒绝升段,导致韩国棋院为他打造了新规矩,让他在三个月内升到了九段。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牛人是不按规矩出牌的,而规矩反倒要为牛人来修订。

AlphaGO大胜如此一个神人之后,出现了两种观点。一种观点是这是Google和李世石合演的一场戏。我不认同这个观点。众所周知,自古以来,Google确实属于演技派。但是李世石是年轻气盛的一类,不可能为了其他的什么样的利益来损害自己的名誉。另一种观点则担忧机器马上就要超越人类,而人类就要为机器所控。这个观点我也不认同。

Google此次选择围棋来给自己打广告,既聪明又有误导性。当然,有些人没有意识到这是Google的广告,本身就是脑力不够的表现。这里我简单解释一下。现代社会,特别是美国,已经渐渐从政治统治变成了公司之间的竞争。像Google这种公司,不仅仅是富可敌国,而是本身就是一个独立的国家,有领土的概念,也就有扩张的欲望。

Google的广告就成功在围棋是一种很有迷惑性的脑力活动,因为棋盘大,搜索空间大,会让人误以为没有既定的规律可解。所以就会有这么一句话,叫做“酒量与棋力是天生的”,意思就是脑子不行,再怎么练也是不行的。我中学时在北京某所重点中学。我们学校初一入学的时候,有个小姑娘靠围棋业余五段的特长入校。后来她又下了六年,高中毕业的时候还是业余五段高考加了分。这个例子貌似就可以证明,棋力到了一定程度就提高不上去了。

对人来说,围棋的确是一种脑力活动。学过心理学101的同学都知道,人用来短期记忆的区域叫做海马体。老年痴呆症最初的表现就是海马体萎缩。即使在正常人中,海马体存储量也非常有限,一般只能记住7个单位。比如念出来一串数字,让另一个人重复出来的极限是7位,聪明一点儿的最多8,9位。有些人或许会说自己能记住超过10位。这是因为已经对10位以上的数进行了简化,联想,或者是编码。海马体及其有限的存储量决定了人在围棋的搜索区域一般也只有7步左右。初学下棋的同学应该有这种体会,当你试图往下多想几步的时候,往往会忘掉前面的步数。这时候就需要想像力,创造力,对整体的掌握以及艺术化的操作来取胜。正因为如此,对人类来说,围棋自古以来就是智慧的象征。

对机器来说,围棋却只是一种毫无想像力的机械计算。Google此次迎战李世石的硬件,据说计算能力相当于DeepBlue的几十万倍,虽然不足以对棋盘进行exhaustive search,但是瓶颈必然不在可以记住的步数,也肯定用不上任何的想像力或者创造力。用几千台机器全力跟单个人比,本来就没有任何可比性。此次Google用的是深度学习,如果我理解不是太错的,那就是局部pattern的匹配(关于深度学习,下一篇再讲)。这个做法,如果给予足够的时间,足够的人力,人是完全可以做得更好的,其实也就失去了以围棋来评价脑力的意义。




Tuesday, April 5, 2016

清明忆祖父

前两天听到5岁娃和3岁娃谈生死。5岁娃对3岁娃说,奶奶会先死,然后妈妈会死,然后我们会死。说到这里,夸张的两眼一翻,倒在床上。3岁娃睁大了眼睛,无限惊奇地说“Then there will be no one in our house”。5岁娃安慰她说,没关系,你的baby和你baby的baby就长大了。我在旁听了,不禁一笑。在孩子们的眼中,生死都是如此轻松的事情。联想到父母以前常给我讲的一个我小时的故事,说我4岁的时候,曾经抱着爷爷,问,爷爷,你这么老,什么时候死啊?爷爷大笑,回答我说,哎呦,我也不知道啊。

我的爷爷,在我印象中,始终是那么一个充满了生活的幽默和智慧的人。他睡觉的床离灯的开关很远,于是他做了一根长杆,用来‘遥控’电灯。爷爷手很巧,擅长木工。以前来北京,给我们打过一些家具。他曾经养了几十头猪,带我去看的时候,嘱咐我,千万别说杀猪,不然猪就不吃食了。爷爷是个象棋高手,跟我玩儿的时候总是让一两个子。赢了之后嘿嘿一笑,负着手踱出门去。爷爷曾经说一句话“人笨没药医”,大概是他太聪明了吧。

我最后一次见爷爷,想想已经是11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爷爷还是很结实的,脑子也清楚。跟我下了几盘棋,盘盘都是秒杀我。后来要回北京了,爷爷说要送我,骑了一辆电动自行车,让我坐在车后。他让我抱着他的腰。那是我最后一次和爷爷距离那么近。爷爷是个光头。我在车后,看到他的头顶一块块的大白斑像地图似的。想到,这就是人老了吧。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我还会不会再回来,我还会不会再见到爷爷。而有的时候,人的一闪念,可恨,会是那么的有预见性。

6年前爷爷去世,我是有预感的,因为他已经病了好久。我不敢问怎么样,总是偷着查爸爸的邮件,想要知道怎样了,又怕看到不好的消息。9月份的时候看到姑姑给爸爸的邮件,说爷爷每顿还能吃一碗饭,高兴的直哭。泪水里也有心疼。这人,真是无奈的人生,不论以前怎样,为什么到最后总是要受许多痛苦?几个月后有几天连着头痛欲裂,心里觉得不详。 又偷查了爸爸的邮件。果然有不幸的消息,忍不住在厕所里痛哭。我二十多年前问的那个生死问题,难道这就是答案么?我是深信鬼神的,深信这一切都是爷爷远隔重洋告诉我他要走了。我也总觉得爷爷去后常在天上护佑。可为何,这么多年来从不曾入梦?

后来听说爷爷直到去世的最后一天都是清醒的。去世三天前曾对奶奶说自己大限已到。最后一天早上刷牙的时候胳膊抬不起来,气地摔掉牙刷,说“不刷了”。想不到那天就是最后一天。

家里几位祖辈,外婆遗传病,四十出头就没了,我从没有见过。这几年爷爷,外公又相继离开。世上的亲人每少一个,就会觉得越发孤独无助,不知道怎样才能坚强,怎样才能活下去,不知道没有他们在背后怎样去面对那些不想见到的人和事。当然我有家,总是有依靠,只是更大的那个家里我很需要的有些人不在了。妈妈总是安慰我也安慰她自己,说只要不见到最后一面,那个人就对我们来说就还是活着的。我也渐渐相信,生死之间并非两界,只是他们看不到我们,我们看不到他们,就好像自地球两边。

有句话说,每个人都会死两次,一次是断气的时候,一次是被世人遗忘的时候。我想,这也是我活着的意义,爷爷也活在我的记忆里。

Sunday, April 3, 2016

记雪中赏梅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四年前我们搬新家的时候,我就亲手在墙角种下这棵梅树,从此一直等着“墙角数枝梅,临寒独自开”的景象。刚种下的时候只是光秃秃的一根树干。俗话说“桃三李四梅九年”。一起种下的几棵树前几年都开花结果了。唯独这株梅树,徒长了许多枝条。年初时,家里人都商量着要砍掉这棵树。我不肯,惊于人之无情。三月底的一天,突然发现梅树上挂满了成百上千的花骨朵,又是欣喜,又是心疼。这样好的一株树,竟然差点儿被砍掉。

雪中赏梅,自古以来为文人墨客所好。自那时起我便盼着下雪。昨天倒春寒,下了一场雪。此时正值梅花盛开。雪之冷与花之妍并存,的确是早春非常少见的景象。一团团雪落压在梅花上。梅枝簌簌发抖,梅花晶莹带泪。不禁惊叹于雪之纯粹,梅之风骨,自然之奥妙。此景令人见之忘俗,愿也溶于梅雪之中。

我家的别的花,梨花,海棠,棠棣,还要等上一个月天全暖了才会盛开。因此也理解了为何古人总赞梅与菊。宋朝时候有个叫林逋的,一辈子独居,以梅为妻,以鹤作子,就是“梅妻鹤子”的来历。我也羡慕那样的隐居,不必为凡俗所扰。蒋公之时,梅花也曾经是国花。如此瘦弱的身影,单薄的花瓣,与极不相称的冷风中绽放的勇气,令人感触,钦佩又怜惜。

今日雪过天晴,枝上的花只剩下零星几点,地上也早已不见,终究是逃不过“零落成泥碾作尘”的命运。如此添了许许多多的无奈。










Tuesday, March 22, 2016

记放兔

上个月我一个朋友给我录了几首歌寄过来,其中有一首是陶渊明的《归园田居》。其中有两句,也一直是我的最爱,“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我本科的时候的室友就叫做俞(取鱼音)思渊。正应了人们常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从小到大能和我合得来的人特别少,总共不超过十个,其实工作之后就不可能有了。虽然朋友的个数少,但是个个都是这样热爱自然,坦率真性情,也都是长久的朋友。到现在,我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还会“飘洋过海来看”我。我对他们也是一样的。在我看来,要比一百个,一千个面上的“朋友”强得多。那种所谓的为利益结成的“朋友”,我是第二句话都不想跟他们说的。

谈的远了。今天又想起来《归园田居》,是因为这几天暖了,万物复苏,我也终于可以把我在家里关了四个月的兔子放到院子里了。这兔子在家里呆了一个冬天,真是苦了他了。就好像我天天坐办公室,都要闷出病来。当然走出去见一些不想见的人是更可怕的事情,躲起来总是相对好的。

这兔子久在樊笼,一放出去立刻欢快的甩着头,嗅着地上的青草。我也为他欢快,也能深刻理解他亲近自然所获得的快乐。与人接触的多,就会开始争名夺利,就会滋生出虚荣与烦躁。与自然亲近的多,才能洒脱放得下。

陪兔子在外面玩儿了一会儿,回家念了一会儿《地藏经》,心里平静了,连身体都舒爽了。

Friday, March 18, 2016

密西根早春

这两天MITBBS上有个话题特别火,就是是安娜堡好,还是加州的戴维斯好。别的不说,我觉得密西根的早春,冷峻,清澈,平静,触动人心,就没有别的地方比得上。

丰子恺写过一篇文章,讲到他自从年龄上冠上三十,就喜欢秋天,反而厌烦春天的莺飞燕舞,柳绿花红,“觉得天地间的凡庸、贪婪与愚痴,无过于此了”,“又可怜又可笑”。以前在新泽西的时候,有一次和几个同学去看樱花,整条路上一片红云望不到头。路上的人熙熙攘攘忙着照相留念。当时心里也涌起这句“又可怜又可笑”。这些花在争奇斗艳,为了什么?这些人匆匆忙忙,又是为什么?

密西根的春天没有那种俗气。一切是静而柔和的。几场悄无声息的细雨,慢慢的一笔笔地染绿草地。别处的春天要么像个孩子张扬而淘气,要么像个大姑娘明丽鲜艳。而这里的春天是严肃而让人敬畏的,想要亲近却亲近不得。别处的春天总是让我想到‘夸张’两个字,总让我忍不住问一句,‘有必要么’。只有这里的春天,静的让人怀疑, 静的让人把心揉进去。 别处的人都是在春末才伤春。只有这里的春,从一开始就是若即若离的,让人觉得触不到,抓不紧,留不住,仿佛要转瞬即逝,让人心疼的流泪。

密西根的春天常常会淅淅沥沥下整天整天的雨。在一个漫长的冬天之后特别可贵。而雨一直是最衬我的心情的。听着雨声就好像听着美妙的音乐,轻轻拍打在心里。我常常可以什么都不干,就坐在那儿听几个小时的雨,听着她诉说一个又一个故事,听她告诉我春真的来了。有好多年我都不打伞,因为喜欢风吹雨打的感觉。

今早看到那家年年都要来我家筑窝的小鸟,站在阳台上看了我好久。我也看了他好久,然后说,我等你好久啦。

Sunday, March 13, 2016

Zootopia深度剖析社会

美国很多动画片都是制作给成人看的。比如去年的Inside Out,我觉得只有很有经历的人才能有共鸣。刚刚上映的Zootopia,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片子,也是适合至少15岁以上的成年人看的。

这个片子讲的是在一个‘理想’的动物世界里,捕食者与被捕食的物种在表面和平之下种种冲突。实则隐射美国社会,所塑造的动物形象都非常的stereotype,让人能立刻联想到美国的某个阶层,人种,或者是职业。种种经典场景,在生活中我们也切身体会过,让人会心一笑。此片以调侃的笔触探讨现在特别热的一个话题,‘政治正确性’。

这里简单讲几个有代表性的小动物和场景。

最经典的肯定是在DMV工作的sloth 了,也是preview反复放的那段。用sloth的慢动作损DMV效率低,真是绝妙。兔子从DMV出来,天已经黑了。当时我真是爆笑。因为我们也曾经有一次从DMV出来,天都黑了。这里有一个细节,就是那个sloth的名字叫做Flash。而动物王国里最小的鼹鼠的名字叫做Big。反映了人都是知道并想掩盖自己的缺点的。越是反复掩盖,强调自己厉害的地方,往往正是最弱的地方。

然后是狐狸,Wilde。Wilde在影片的前半部是以一个诙谐但是偏反面的人物出现的。但是我一开始的直觉就是Wilde将是本片里最热心,最可爱,最大的英雄。为什么呢。我看到Wilde的时候,立刻联想到我高中时候一个哥们。到现在在我心里他也算个朋友。我那个哥们每句话说出来都是嘲讽,让人哭笑不得,就跟Wilde一样。也会恶作剧。也会蔑视人和事。后来接触了解多了,慢慢发现他特别的善良,温暖,从来不会害人。有人需要帮忙的时候默默的做。之后却要嘲讽一下,好像自己并不是情愿做的。可惜,这样真正的好人不但在人类的社会中,在Zootopia中也是被边缘化的。而边缘化他们的,正是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说到道貌岸然的伪君子,那就是那个带着眼镜的绵羊了。貌似童叟无欺,满口道德文章,实际是整个骗局里的大boss。如果不是我老公提醒我,他觉得这个绵羊就是最坏的,我真是要到结尾才能发现。想想生活中也是这样,我看出这种人的能力确实太差。这种带着面具的坏人我常常也是要被他们卖了还要给他们数钱呢。其实遇到的这种人还少么?吃的亏还少么?只不过懦弱的我的做法也是被动的,只是不再跟他们有交集。可惜的是,在Zootopia中,坏人最后被正法。而在现实生活中,越是这种不要脸没底线的人,越是爬得快。

里面有一些很经典的桥段和台词。比如那只绵阳说我们90%的人口,完全有能力控制住甚至消灭10%的predator。有多少白人心里不是这样想的?而那个小时候欺负人的狐狸,长大后变成大叔形象,给大家做体力活,是不是又让人联想到另一类人呢?其实stereotype这种东西,都是有他的理由的。有一次,一个同学问我,你知道为啥你们生物做的好的,XX(中国某个省)的人特别多么?我说,不知道啊。他说,因为XX出骗子,你们生物是骗子的学科啊。不用我说,大家也知道是哪个省吧。

最后赞一下动画技术,只能一个词形容,就是太吓人了,小动物的毛一根根都是清楚的。不知道后面多少cluster跑出来的。

Thursday, February 25, 2016

密西根的雪

很多人不喜欢密西根的冬天,觉得它是漫长而折磨人的。我却爱的不得了,因为喜欢她的雪。昨晚暴雪,今天孩子们的学校都停课了。最近常常体味到“终日奔波苦,一日不得闲”,这样一来倒是难得可以心安理得的休息一天。偷空和一个闺蜜聊了聊天,她说我以前发的帖子比较sweet。那么言外之意就是最近戾气重了。于是她给我发了几首她唱的诗经和陶渊明的诗词。听了之后果然受用多了。还真要感谢这场大雪呢。

以前我住在新泽西的时候,那个地方也会下大雪,甚至下的比安娜堡还多。但是新泽西的雪是单调的,总是一团一团落下来,是标准的“鹅毛大雪”。而密西根的雪就好像人的心情,是会时时变化的。有时是晶莹剔透,好像有个顽皮的小孩子在天上一把把掷下来细小的冰珠;有的时候是一片片的,旋着大圈飘落下来,好像一个姑娘穿着洁白的纱裙在舞动。

我最喜欢的一种雪,是那种细的像沙,暴燥的像沙一样的。卷着风咆哮着刺骨的袭来,一时间把世界变成白色的荒漠,悲凉而震撼。此时真恨不得粉身碎骨,也卷到这白沙之中--那样必然是极冷却极净的。这个时候我总会想起母亲常常说的,人类做的都是小工程,大自然才是大手笔。这种雪只有在极冷极干燥的特殊天气下才能形成,即使在密西根也是不多见。

我也喜欢那种在夜里静静的落下来的雪,感动于自然在如此沉默之间改变世界的能力。我们小时候学课文,里面讲到雪像棉被一样盖在庄稼上。这句话我到近些年来才慢慢体会其真谛。雪是有安慰的力量的:和雨声一样,可以抚慰人心。雪覆盖在地上的时候,也会覆盖在一颗颗心上,冷却怒火,安抚伤痕。

注:昨夜出门,雪映着路灯闪闪发光,好像金银遍地。有那么一刻我还以为美梦成真了呢。






Sunday, February 21, 2016

一个以一己之力改变日本形象的小女孩

最近一段时间,家里大大小小的娃们都开始蹦日本词,连‘manner'这种词都改用日语说。周末还吵着要去日本餐馆,还说长大了一定要去日本读书。一看,原来他们最近在看一个life where I am from的channel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qwxJts-6yF33rupyF_DCsA。里面一个叫做Aiko的八岁小女孩,介绍日本的方方面面。

日本这个国家,由于历史的一些遗留问题,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都是比较负面的印象。不过,不能否认的是这是一个特别有文化的民族。我也会对他们的音乐,文学,饮食,影视等等着迷。几年前我特别迷《白色巨塔》,还专门买了原著,去年底又迷上了《深夜食堂》,しんやしょくどう,家里那位也天天哼这个主题曲。那个片子也很好看的,以一个餐馆主人的视角讲述日本一些中底层平民的忧伤,动人,无奈的生活,既有生活琐事,也有生离死别。

现在跟着孩子们看了几集这个节目,我又被这个小女孩迷住了。她是以一种很大方,很积极,很幽默的态度介绍她的生活。其中有一集,讲到Japanese yard,日本地方不是特别小么,这个Aiko指着一条20厘米宽的后院,说,这个就是我们的yard;旁白说,不可能吧,那你能用它做什么。Aiko说,是真的呀,我可以在里面踩泥巴。看到这里,大家都不禁捧腹大笑。这个节目里面还介绍了日本的各种小吃,每尝到一样,Aiko都会声情并茂的讲是什么样神奇的味道。这周末孩子们馋不过,要求我们专门跑了一个墨西哥人开的日本店大包小包的买回来。

另:最近发现《新白娘子传奇》重新出了高清,里面不是唱辞比较多么,于是放给娃们学中文。但娃们都说没有Aiko的节目好看。

Monday, February 15, 2016

梁彼得一事

春节过后网上吵的最热的两件事,一个是上海媳妇回江西农村,一个是梁警官误杀被判15年。其实两件事情并没有什么区别,无非是自以为高级的欺辱下老实些的。

梁警官这事在华人圈里惹起了轩然大波,不过必然最后是会不了了之的。我觉得有三个原因。第一,这个事情无疑是该他倒霉了,就是所谓的‘命’。冲着天花板开枪反弹回来正好射杀一个人,这是个极小概率,不可重复的事情。命里有此劫,躲也躲不掉。

第二,华人在美国始终是侏儒的地位,这是不可否认的。100年前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时候如此,现在亦如此。梁这个事情,放在任何一个民族,都没事,放在华人,它就是个事儿。这跟智力,体力,财富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在美国的大多数华人--我算个典型--都是人畜无害型的。只要人不犯我,或者只要不太过分,还说得过去,都不会怎么样反抗的。而真正的老美就不一样了。他们信奉的就是一切为了自己的利益,是可以不择手段的。加上英文又特别好,特别能说。非常擅于颠倒黑白。老中好欺负么,慢慢的就会形成这个prototype。在美国的每一个比较正常的华人应该都时时会有这种被凌辱的感觉。为什么我说是每一个比较正常的华人呢。是因为华人的群体也是一个bell-shape distribution。一边的极端是深受儒家文化毒害的,就是像我这种自我凌迟型的。另一边的极端深受美国文化影响的,比较典型的外嫁中的大部分,他们就跟老美一样习惯于上窜下跳,甚至跳的更欢。

这个就引出了我觉得最本质的第三条原因,利益站在何方,一切都是Genetics在作祟。正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华人本来就不应该幻想老美会为我们所谓的‘公正’着想,因为人家才是share了更多的基因。难道重判这个事情就会有改变么?不要忘了是谁在做决定。华人要想有地位,我们有生之年恐怕是看不到了。如果想有一点点改观,也只有用脚投票,多生几个娃了。

Monday, February 8, 2016

记买竹笋

苏东坡曾经说过“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小时候去爷爷家,他们住的地方旁边有个山坡,山坡上有一片竹林,风吹过沙沙作响,有的时候如入虚无之境,有的时候又好像有万马奔腾。那时候我就想,等到不用住到城市里了,我也要弄这么一片竹林。

几年前有了自己的房子,才知道这件事不太现实,因为竹子这个东西窜根的厉害,可以把房子掀了。所以我们也从不可居无竹,变成了不可食无竹。前几天回家,家里人说是做了一道菜,叫做“春江水暖”。我一看,原来是天目笋炖老鸭。

现在Kroger也卖冰冻的春笋冬笋,就不必去中国店了。上周末我大包小包装了一些竹笋回去。结账的时候,收银员仔细看了半天,好奇的问我,你们家的宠物是熊猫么?第一遍听到我都不相信自己的听力。难道在美国人眼里熊猫可以做宠物么?忙给他解释这个是给人吃的。回家问几个娃,知道竹笋是什么么,几个娃都说是一种草。看来在美国人眼中,老中是像熊猫一样吃草的。

注:这几天颇有些心烦。前两天看的一个帖子,说99%的人都曾经有过底层感。这句话真是让人拍案叫绝。当年做学生的时候,常常感到自己是食物链的底层。做薄后的时候,感觉比底层还底层。那时候总觉得工作了就能反弹。工作了,才发现以前根本没到底。最后还是以东坡先生的一句诗写竹的诗自勉:萧然风雪意,可折不可辱。



Wednesday, January 27, 2016

偶然,必然

退回到十几年前,我上中学的时候也不止一次写过这个题目。其实这个题目不适合没有阅历的小孩子写。倒是适合我们这些中年人,有一些过去可以总结,也或许还有一些将来可以展望一下。

昨天跟本科的一个好朋友聊天。她到现在还没有结婚,问我如何知道就一切准备好可以结婚了呢?我想了很久。我马上就要结婚十年了。那时候应该说是盲目的,但是又很清楚的知道人必须要结婚生孩子。既然必须要做便是越早越好。至于为何在那时和那人,都是命运的安排。于是我回答她,缘分到了吧。她又问,那你怎么知道缘分到了呢--我觉得我错过了好多人?这次我脱口而出,冥冥中有注定。错过的那些人并没有什么可惜,只是缘分到此为止。这是我真实的感受。有次我们比对着看我和老公小时候的照片,我妈妈感叹,那时怎么也想不到,我们手里抱着的这个娃娃,会和在另一个城市里的那个娃娃,会走到大洋彼岸,走到一起。能成夫妻的,是世世的姻缘,是有一条看不见的线牵着的。

小时候特别迷恋西游记,书里提到过好几次‘通晓过去未来’。当时就想,这人怎么可能知道未来呢。十几岁的时候有次去寺庙里玩儿,导游介绍说,这个是过去佛,这个是现在佛,这个是未来佛,司未来。不由心里一动,似有所悟。

现在人到中年,越来越感到一切都是必然。下一步,早已注定。前年的电影interstellar,男主角掉进黑洞之后进入第五次元空间,看到过去未来发生的一切像一页页书似的展开。这部电影,就这一幕最有共鸣,因为我也是一直感到早有一条路准备好。结婚,生孩子,工作,看似有选择的事情其实并不由我们左右。我做的只是在这条必然的路上走过,慢慢的看过去要发生什么。所谓的偶然只是指向这条必然的路。并没有什么选择。

前几个星期全美国掀起了一股powerball的热潮。我也动心了,跟老公说,咱们也买几张吧,说不定就改变命运了呢。老公说,你知道么,你买不买概率都是一样的。一想,确实如此。如果命中有,不买也会来的。当然显然是命中没有。我竟然这么不淡定,妄想要改变命运了呢。

Friday, January 15, 2016

最快乐的事

为人父母之后,才发现最快乐的事莫过于看到孩子的小小进步。前不久带孩子们去游泳,看到老大像一条梭似的穿过去,还真是一下热泪盈眶了呢。突然觉得如果没有这几个孩子,做什么都没有意义了。

如今听到别的父母吹嘘自己的孩子,或是在facebook上贴录像照片,也从原本的厌烦,变成现在的会心一笑。别人眼里微不足道的进步,在父母眼里会变成天大的成就,至少要夸大十倍。现在的我也心甘情愿做彻底的孩奴,满足他们学这学那个的要求。我并不希望他们怎样学的快,而是享受他们点慢慢进步的过程。前几天大女儿兴奋的数着,再过几年就可以去middle school。我说,你不要太着急,要慢慢的长,你长大了,妈妈就老了。

昨天上网看孩子小学的主页,居然发现老二的照片上首页了,下面一行字,Haisley Kindergarten Stars Shine Bright。灿烂又英气的笑,在偏心的我看来跟林青霞差不多美。不禁又得意了一番。

Thursday, January 7, 2016

熔断

新年学了一个新词汇,熔断。讲的是如果股市暴跌超过一定百分比,这一天就停盘。前天国内的同胞要是上班迟到15分钟,一切就都结束了。不过这个词才用了两天,证监会又把熔断取消了。真真可笑,这不就是朝令夕改的定义么。其实再好的投资都不如现在花掉好。花不掉的带不走,等于没有赚。难道还能等着下辈子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