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15, 2016

梁彼得一事

春节过后网上吵的最热的两件事,一个是上海媳妇回江西农村,一个是梁警官误杀被判15年。其实两件事情并没有什么区别,无非是自以为高级的欺辱下老实些的。

梁警官这事在华人圈里惹起了轩然大波,不过必然最后是会不了了之的。我觉得有三个原因。第一,这个事情无疑是该他倒霉了,就是所谓的‘命’。冲着天花板开枪反弹回来正好射杀一个人,这是个极小概率,不可重复的事情。命里有此劫,躲也躲不掉。

第二,华人在美国始终是侏儒的地位,这是不可否认的。100年前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时候如此,现在亦如此。梁这个事情,放在任何一个民族,都没事,放在华人,它就是个事儿。这跟智力,体力,财富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在美国的大多数华人--我算个典型--都是人畜无害型的。只要人不犯我,或者只要不太过分,还说得过去,都不会怎么样反抗的。而真正的老美就不一样了。他们信奉的就是一切为了自己的利益,是可以不择手段的。加上英文又特别好,特别能说。非常擅于颠倒黑白。老中好欺负么,慢慢的就会形成这个prototype。在美国的每一个比较正常的华人应该都时时会有这种被凌辱的感觉。为什么我说是每一个比较正常的华人呢。是因为华人的群体也是一个bell-shape distribution。一边的极端是深受儒家文化毒害的,就是像我这种自我凌迟型的。另一边的极端深受美国文化影响的,比较典型的外嫁中的大部分,他们就跟老美一样习惯于上窜下跳,甚至跳的更欢。

这个就引出了我觉得最本质的第三条原因,利益站在何方,一切都是Genetics在作祟。正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华人本来就不应该幻想老美会为我们所谓的‘公正’着想,因为人家才是share了更多的基因。难道重判这个事情就会有改变么?不要忘了是谁在做决定。华人要想有地位,我们有生之年恐怕是看不到了。如果想有一点点改观,也只有用脚投票,多生几个娃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