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25, 2016

密西根的雪

很多人不喜欢密西根的冬天,觉得它是漫长而折磨人的。我却爱的不得了,因为喜欢她的雪。昨晚暴雪,今天孩子们的学校都停课了。最近常常体味到“终日奔波苦,一日不得闲”,这样一来倒是难得可以心安理得的休息一天。偷空和一个闺蜜聊了聊天,她说我以前发的帖子比较sweet。那么言外之意就是最近戾气重了。于是她给我发了几首她唱的诗经和陶渊明的诗词。听了之后果然受用多了。还真要感谢这场大雪呢。

以前我住在新泽西的时候,那个地方也会下大雪,甚至下的比安娜堡还多。但是新泽西的雪是单调的,总是一团一团落下来,是标准的“鹅毛大雪”。而密西根的雪就好像人的心情,是会时时变化的。有时是晶莹剔透,好像有个顽皮的小孩子在天上一把把掷下来细小的冰珠;有的时候是一片片的,旋着大圈飘落下来,好像一个姑娘穿着洁白的纱裙在舞动。

我最喜欢的一种雪,是那种细的像沙,暴燥的像沙一样的。卷着风咆哮着刺骨的袭来,一时间把世界变成白色的荒漠,悲凉而震撼。此时真恨不得粉身碎骨,也卷到这白沙之中--那样必然是极冷却极净的。这个时候我总会想起母亲常常说的,人类做的都是小工程,大自然才是大手笔。这种雪只有在极冷极干燥的特殊天气下才能形成,即使在密西根也是不多见。

我也喜欢那种在夜里静静的落下来的雪,感动于自然在如此沉默之间改变世界的能力。我们小时候学课文,里面讲到雪像棉被一样盖在庄稼上。这句话我到近些年来才慢慢体会其真谛。雪是有安慰的力量的:和雨声一样,可以抚慰人心。雪覆盖在地上的时候,也会覆盖在一颗颗心上,冷却怒火,安抚伤痕。

注:昨夜出门,雪映着路灯闪闪发光,好像金银遍地。有那么一刻我还以为美梦成真了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