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18, 2016

密西根早春

这两天MITBBS上有个话题特别火,就是是安娜堡好,还是加州的戴维斯好。别的不说,我觉得密西根的早春,冷峻,清澈,平静,触动人心,就没有别的地方比得上。

丰子恺写过一篇文章,讲到他自从年龄上冠上三十,就喜欢秋天,反而厌烦春天的莺飞燕舞,柳绿花红,“觉得天地间的凡庸、贪婪与愚痴,无过于此了”,“又可怜又可笑”。以前在新泽西的时候,有一次和几个同学去看樱花,整条路上一片红云望不到头。路上的人熙熙攘攘忙着照相留念。当时心里也涌起这句“又可怜又可笑”。这些花在争奇斗艳,为了什么?这些人匆匆忙忙,又是为什么?

密西根的春天没有那种俗气。一切是静而柔和的。几场悄无声息的细雨,慢慢的一笔笔地染绿草地。别处的春天要么像个孩子张扬而淘气,要么像个大姑娘明丽鲜艳。而这里的春天是严肃而让人敬畏的,想要亲近却亲近不得。别处的春天总是让我想到‘夸张’两个字,总让我忍不住问一句,‘有必要么’。只有这里的春天,静的让人怀疑, 静的让人把心揉进去。 别处的人都是在春末才伤春。只有这里的春,从一开始就是若即若离的,让人觉得触不到,抓不紧,留不住,仿佛要转瞬即逝,让人心疼的流泪。

密西根的春天常常会淅淅沥沥下整天整天的雨。在一个漫长的冬天之后特别可贵。而雨一直是最衬我的心情的。听着雨声就好像听着美妙的音乐,轻轻拍打在心里。我常常可以什么都不干,就坐在那儿听几个小时的雨,听着她诉说一个又一个故事,听她告诉我春真的来了。有好多年我都不打伞,因为喜欢风吹雨打的感觉。

今早看到那家年年都要来我家筑窝的小鸟,站在阳台上看了我好久。我也看了他好久,然后说,我等你好久啦。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