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11, 2016

人工智能有多远(1)--AlphaGO的‘智能’



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人不少都应该熟悉上面这幅画。这幅画来自于日本著名的漫画,和同名改变的动画片《棋魂》(ヒカルの碁)。这部动画片曾经风靡全球,今天在Amazon上搜Hikaru no Go还能见到不少相关的海报。《棋魂》播出的时候,曾经掀起过一股青少年学习围棋的热潮。

最近,据说韩国再次掀起了一股学习围棋的热潮,一时间有上万人报名。这次的原因很特别,是AlphaGO和李世石之间的人机大战。

李世石这个人,在围棋界算得上是神一样的存在。他20岁左右的时候,曾经以三段的身份,下赢了当年如日中天,排名第一的李昌镐。这个事迹,就好比爱因斯坦在专利局造出了相对论一样,不仅仅是惊人的,更是一种对体制的羞辱。李世石当年认为段位毫无意义,拒绝升段,导致韩国棋院为他打造了新规矩,让他在三个月内升到了九段。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牛人是不按规矩出牌的,而规矩反倒要为牛人来修订。

AlphaGO大胜如此一个神人之后,出现了两种观点。一种观点是这是Google和李世石合演的一场戏。我不认同这个观点。众所周知,自古以来,Google确实属于演技派。但是李世石是年轻气盛的一类,不可能为了其他的什么样的利益来损害自己的名誉。另一种观点则担忧机器马上就要超越人类,而人类就要为机器所控。这个观点我也不认同。

Google此次选择围棋来给自己打广告,既聪明又有误导性。当然,有些人没有意识到这是Google的广告,本身就是脑力不够的表现。这里我简单解释一下。现代社会,特别是美国,已经渐渐从政治统治变成了公司之间的竞争。像Google这种公司,不仅仅是富可敌国,而是本身就是一个独立的国家,有领土的概念,也就有扩张的欲望。

Google的广告就成功在围棋是一种很有迷惑性的脑力活动,因为棋盘大,搜索空间大,会让人误以为没有既定的规律可解。所以就会有这么一句话,叫做“酒量与棋力是天生的”,意思就是脑子不行,再怎么练也是不行的。我中学时在北京某所重点中学。我们学校初一入学的时候,有个小姑娘靠围棋业余五段的特长入校。后来她又下了六年,高中毕业的时候还是业余五段高考加了分。这个例子貌似就可以证明,棋力到了一定程度就提高不上去了。

对人来说,围棋的确是一种脑力活动。学过心理学101的同学都知道,人用来短期记忆的区域叫做海马体。老年痴呆症最初的表现就是海马体萎缩。即使在正常人中,海马体存储量也非常有限,一般只能记住7个单位。比如念出来一串数字,让另一个人重复出来的极限是7位,聪明一点儿的最多8,9位。有些人或许会说自己能记住超过10位。这是因为已经对10位以上的数进行了简化,联想,或者是编码。海马体及其有限的存储量决定了人在围棋的搜索区域一般也只有7步左右。初学下棋的同学应该有这种体会,当你试图往下多想几步的时候,往往会忘掉前面的步数。这时候就需要想像力,创造力,对整体的掌握以及艺术化的操作来取胜。正因为如此,对人类来说,围棋自古以来就是智慧的象征。

对机器来说,围棋却只是一种毫无想像力的机械计算。Google此次迎战李世石的硬件,据说计算能力相当于DeepBlue的几十万倍,虽然不足以对棋盘进行exhaustive search,但是瓶颈必然不在可以记住的步数,也肯定用不上任何的想像力或者创造力。用几千台机器全力跟单个人比,本来就没有任何可比性。此次Google用的是深度学习,如果我理解不是太错的,那就是局部pattern的匹配(关于深度学习,下一篇再讲)。这个做法,如果给予足够的时间,足够的人力,人是完全可以做得更好的,其实也就失去了以围棋来评价脑力的意义。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