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3, 2016

记雪中赏梅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四年前我们搬新家的时候,我就亲手在墙角种下这棵梅树,从此一直等着“墙角数枝梅,临寒独自开”的景象。刚种下的时候只是光秃秃的一根树干。俗话说“桃三李四梅九年”。一起种下的几棵树前几年都开花结果了。唯独这株梅树,徒长了许多枝条。年初时,家里人都商量着要砍掉这棵树。我不肯,惊于人之无情。三月底的一天,突然发现梅树上挂满了成百上千的花骨朵,又是欣喜,又是心疼。这样好的一株树,竟然差点儿被砍掉。

雪中赏梅,自古以来为文人墨客所好。自那时起我便盼着下雪。昨天倒春寒,下了一场雪。此时正值梅花盛开。雪之冷与花之妍并存,的确是早春非常少见的景象。一团团雪落压在梅花上。梅枝簌簌发抖,梅花晶莹带泪。不禁惊叹于雪之纯粹,梅之风骨,自然之奥妙。此景令人见之忘俗,愿也溶于梅雪之中。

我家的别的花,梨花,海棠,棠棣,还要等上一个月天全暖了才会盛开。因此也理解了为何古人总赞梅与菊。宋朝时候有个叫林逋的,一辈子独居,以梅为妻,以鹤作子,就是“梅妻鹤子”的来历。我也羡慕那样的隐居,不必为凡俗所扰。蒋公之时,梅花也曾经是国花。如此瘦弱的身影,单薄的花瓣,与极不相称的冷风中绽放的勇气,令人感触,钦佩又怜惜。

今日雪过天晴,枝上的花只剩下零星几点,地上也早已不见,终究是逃不过“零落成泥碾作尘”的命运。如此添了许许多多的无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