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25, 2016

《我们仨》重聚


今早打开新闻,看到杨绛去世。之前已经‘被去世’过好几次。这次大概是真的。

我也是几年前才关注她的作品。先是迷上《围城》,然后把这夫妻俩的文章,传记等等都找出来读。当然此过程中也不可避免看了一些关于杨绛人品的八卦。不过历史的真伪都不重要,只要留得下文章,时间够久就大家都是好人。就像季羡林日记里曾经写过,他‘此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多体验几个国家的女人’(当然这肯定是>80%男性此生最大的愿望)。胡适早年得留学日记,基本是今天找这个打牌,明天找那个打牌,感觉就是整个学校的同学轮流陪他打牌。但这些都不重要,只要留下好文章,终究会成为大师。

《我们仨》这本书,文字一般,如果不是钱钟书的夫人写的,必然不可能出名。其实普通家庭的生离死别,几十年中的变迁波折,这类小说写出来能打动人的特别多。比起那些,或许因为《我们仨》是纪实,真是非常平淡无味。只有一点还是触动到我了。就是家里人都死光了,自己还活着,而且还不知道要活多久,那种无尽的折磨。

前几天我跟领导讨论”留下你或,留下我在,世间上终老”,这句歌词里的‘终老’是啥意思。领导说就是‘老死’。‘成千上万个门口,总有一个人要先走’。而留下的那个总是备受煎熬。杨绛老先生最后活了105岁,这后20年回忆,等死,真是一种没有希望的生活。今天终于和爱人女儿重聚,算是喜丧中的喜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