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21, 2016

六十斤鸡粪的力量

今年年初的一天,回到家就闻见一股臭气熏天的味道。不用说,是我家的老朋友家的鸡粪又晒好了。

这位老朋友是位黑人大叔,太太是个白人。如果二老还健在的话,应该奔九十了。这几年来我们一直从他们那里买鹅蛋和鸡蛋。今年以来没有见过两位老人。是二老的孙子当家了。不过我们算是‘世交’,所以小孩子也认识我们,鸡粪一晾干。我们就接到了邮件通知。

这家的鸡粪是高浓度鸡粪,一斤化化开可以变成5斤。

于是,今年我家的丁香是这种节奏开的。


还有比脑袋略大的芍药。(这位姑娘是我家所有小孩里脑袋最大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