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5, 2016

两个observation

我最近有两个非常重要的observation (其实还有另外几个,以后慢慢讲)。

第一个是,在所有动物里,人死亡的过程是最漫长而痛苦的。

第二个是,在所有动物里,人的一生的是最痛苦的。

人的一生可以和兔子比一下。兔子,只要出去,就有无限的草可以吃。生理需求可以无限的满足。没有任何学习或是工作的压力。死,要么是heart attack,要么eaten by other animals,恐惧也就是几分钟的事情。但是人,出生后几年,就开始有各种peer pressure,各种压力。生理欲望得不到满足,要节育,各种自我阉割。从十几岁就开始担忧死亡,但是到了壮年还远远死不了。要在几十年的过程中让身体的各部分慢慢销蚀,这个器官衰竭,那个器官割掉,最后在既漫长又痛苦的病痛和心理无限的恐惧之下死亡。 最重要的是,Nothing is changed, 最后还是要死。这里还牵出另一个非常重要的observation,这一个动物,不管生前多么张牙舞爪,死了都是一样不能动的,并没有什么区别--以后细讲。

于是我就百思不得其解,这是为啥呢。后来我想明白了,就是因为坏事做多了,要不然没法解释。坏事做的越多,死亡的过程就越漫长而痛苦。比如国内一些高官,明明已经绑在床上动不了了,还得生不如死的插管活着。在整个动物界上来看,也是越是罪恶的,就死的越痛苦漫长。比起草食动物可以被一口吃掉,肉食动物最后就得慢慢饿死,当然还是比人要爽得多。这个规律overall是有strong correlation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