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19, 2016

吃肉

今天学生问我信什么教。我几乎研究过,也信过各种宗教,但是始终没有长期‘笃信’哪一种。如果非要说偏好哪一种,那应该是佛教。‘三世因果’我是信的,不然无法解释种种不合理现象--王八活千年,好人命不长,等等等等--只能说是前世种下的果。

只是在信佛的过程中始终有一点过不了关,就是要吃素。我经常尝试吃素,但是从来没能超过一个星期:因为我太喜欢吃肉了。没有肉简直不能活。每每吃素,一到第二天就开始头晕眼花,干不进去活,十分钟就要去厨房溜一圈。最后坚持不住,就想,宁可入无间地狱,也不能不吃肉。到了这一步,恶念丛生,恨不得把家里的兔子煮了。正如我自己常常说别人的,If you want to survive, you will have to eat animals; if you want to succeed, you will have to eat human。这是个弱肉强食,人吃人的世界。你不吃肉,就得饿死。

每次开荤之后都免不了后悔。不过各种迷惑,挫败感之后会有一段时间放开了吃肉--反正也是要下地狱的了,不如吃个够。之后又会下决心再不吃肉,如此循环。

前不久我一直在思考为啥吃肉有这么大的魅力。后来我有一个重要发现帮助我解决了这个疑问,就是越大型的(牛肉),长的越慢的(羊肉)动物,肉就越好吃。 大型动物吃起来的时候有一种征服感,一种狠劲儿,应该是build在基因里的。所以越野蛮的民族越喜欢吃肉。长的慢的动物积累的毒素多,所以味道特别有层次感,有深度。比如老鸡,就比嫩鸡煮起来有味道。相比之下,素菜这两个好处都没有,根本不需要‘杀掉’,也没有什么毒素。

吃肉有罪,却很享受。吃素无害,却也无味。这世上没有既美味又无罪的吃法,就如同没有既赚钱又轻松的工作。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