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27, 2016

安娜堡的Huron River


安娜堡的夏季是极美极舒适的。从5月下旬,一直到9月中,总是60到80度之间,隔两三天就会下一场夜雨。而安娜堡夏季中最美的地方,就是这条Huron River。

说起来这条河,我前两年从里面钓到过不少鱼。钓鱼的确是一项最好的运动,因为基本不需要动。只要撑好几根杆,多绑几个钩,上足诱饵,就可以这么坐上整整一个上午。这条Huron River流经的很多钓点都是人迹罕至的。在这里只有流水潺潺与风扫树林的声音。在这里可以和大自然无限的亲近,远离尘嚣。看流水一去不返,光与影随时间慢慢迁移,心灵的重担随之卸下。

去年年底我决定要少些杀生,所以放弃了这项活动。不过周末还是常常带孩子们去河边玩。河水淌的慢,又浅,完全不用担心孩子们掉到河里--更不用像佛州人民那样担心被鳄鱼吃掉。 看着孩子们无忧无虑的玩耍,鱼儿在水中欢快的游,鹈鹕从水面掠过。原来天地万物可以如此和谐的相处!不由惊觉自己碌碌所作与所求之事是多么无聊之极,愚蠢之极!




Tuesday, June 21, 2016

六十斤鸡粪的力量

今年年初的一天,回到家就闻见一股臭气熏天的味道。不用说,是我家的老朋友家的鸡粪又晒好了。

这位老朋友是位黑人大叔,太太是个白人。如果二老还健在的话,应该奔九十了。这几年来我们一直从他们那里买鹅蛋和鸡蛋。今年以来没有见过两位老人。是二老的孙子当家了。不过我们算是‘世交’,所以小孩子也认识我们,鸡粪一晾干。我们就接到了邮件通知。

这家的鸡粪是高浓度鸡粪,一斤化化开可以变成5斤。

于是,今年我家的丁香是这种节奏开的。


还有比脑袋略大的芍药。(这位姑娘是我家所有小孩里脑袋最大的。)


Thursday, June 9, 2016

推荐年度韩国神剧《Signal》


在反复研究三遍之后,我确定,我看懂了。

先来欣赏一下韩国的艺术水平: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B6cRO5pTQ

这部片子deliver了几个信息:

第一,人是破不了命的。一群人,折腾半天,试图改变历史,救一些受害者,结果酿成了更大的惨剧;试图干掉坏人,结果更坏的人上位了。无论你再怎么try, fight, struggle,最后什么都改变不了。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人,一定要认命。

第二,这世界就是坏人赢。为啥呢,按照我的一个网友(一位名校教授)说的,因为‘坏人狠,脸皮厚,人前人后各一套脸不红心不跳不愧疚,可以牺牲一切包括友情感情’。所以坏人永远赢。Signal里面,好人被栽赃入狱暗杀,坏人升官发财享受。其实生活也是一部戏,只要看生活就够了。但是生活比剧情更狗血。看看我周围,越是人品差的,越贪婪,越厚颜无耻,越人前人后,就越顺利,从学生到老师都是这样。

只要到了那个位置的,都是那么坏;如果没有那么坏,就到不了那个位置。我有一次在实验室陈述了这个观点。历史上唯一一次,在我讲过一段话后,全实验室频频点头,一致同意。要知道我们实验室的小孩都很有自己的观点的。似乎在其他任何事情上,都没有过如此的一致。所以说,此事已无解。

第三,恶人自有恶人磨。你坏,还有比你更坏的。按照领导的理论,最后推出来就是头顶上主宰世界那位是个大恶人,要不然没法解释。好人苦,坏人心里也苦。人生就是各种苦。唯有离六道往生死,方能得解脱。

片子里面用到了韩国的一个俗语,‘推土机前面弄大铲’,竟然是直译的,没有翻译成‘班门弄斧’。

最后赞一下片子里出现的几个小演员,韩国电视界真是人才济济,后生可畏。

Sunday, June 5, 2016

两个observation

我最近有两个非常重要的observation (其实还有另外几个,以后慢慢讲)。

第一个是,在所有动物里,人死亡的过程是最漫长而痛苦的。

第二个是,在所有动物里,人的一生的是最痛苦的。

人的一生可以和兔子比一下。兔子,只要出去,就有无限的草可以吃。生理需求可以无限的满足。没有任何学习或是工作的压力。死,要么是heart attack,要么eaten by other animals,恐惧也就是几分钟的事情。但是人,出生后几年,就开始有各种peer pressure,各种压力。生理欲望得不到满足,要节育,各种自我阉割。从十几岁就开始担忧死亡,但是到了壮年还远远死不了。要在几十年的过程中让身体的各部分慢慢销蚀,这个器官衰竭,那个器官割掉,最后在既漫长又痛苦的病痛和心理无限的恐惧之下死亡。 最重要的是,Nothing is changed, 最后还是要死。这里还牵出另一个非常重要的observation,这一个动物,不管生前多么张牙舞爪,死了都是一样不能动的,并没有什么区别--以后细讲。

于是我就百思不得其解,这是为啥呢。后来我想明白了,就是因为坏事做多了,要不然没法解释。坏事做的越多,死亡的过程就越漫长而痛苦。比如国内一些高官,明明已经绑在床上动不了了,还得生不如死的插管活着。在整个动物界上来看,也是越是罪恶的,就死的越痛苦漫长。比起草食动物可以被一口吃掉,肉食动物最后就得慢慢饿死,当然还是比人要爽得多。这个规律overall是有strong correlation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