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21, 2016

喝茶


我认为白开水是不能喝的。一定要加了某种味道才可以。但是我也不喜欢各种甜滋滋的饮料。偶尔我会喝一点酒,而且常常在地下室酿,但是这个东西没法用来解渴。如此排除下来,现在从早到晚离不开的就是各种各样的茶了。

年轻的时候我对喝茶这件事是很矛盾的,因为每次喝完都会睡不着。然后越怕睡不着,就更睡不着,有的时候会好几天失眠;恶性循环,非常痛苦。这几年我有一个非常大的变化,就是能够坦然接受失眠,睡不着就起来听听夜的声音,也是很奇妙的。这样就可以无限制的喝茶,白天晚上都可以。

我发现有不少好吃的东西都带一点苦味,茶,咖啡,酒,巧克力。所以我的结论是人有吃苦的需求。啤酒不加啤酒花就是甜的,但是喝两口就会腻。

我特别怕碰到不好的茶叶,因为我会舍不得扔,就得硬着头皮喝掉。杂味(烟味)太重,刺激,老叶子,炒茶时油放的过多或是过少。或者是太粗的叶子--美国的茶像美国的人一样粗。好的茶一般是茶叶尖,应该用98度的水泡--‘雪乳已翻煎处脚’,将开未开之时的水是最好的。味道是柔和而有深度的,喝起来好像丝绸的感觉。淡淡的苦味,更淡的甜,人活着也是这种味道的。







Tuesday, July 19, 2016

吃肉

今天学生问我信什么教。我几乎研究过,也信过各种宗教,但是始终没有长期‘笃信’哪一种。如果非要说偏好哪一种,那应该是佛教。‘三世因果’我是信的,不然无法解释种种不合理现象--王八活千年,好人命不长,等等等等--只能说是前世种下的果。

只是在信佛的过程中始终有一点过不了关,就是要吃素。我经常尝试吃素,但是从来没能超过一个星期:因为我太喜欢吃肉了。没有肉简直不能活。每每吃素,一到第二天就开始头晕眼花,干不进去活,十分钟就要去厨房溜一圈。最后坚持不住,就想,宁可入无间地狱,也不能不吃肉。到了这一步,恶念丛生,恨不得把家里的兔子煮了。正如我自己常常说别人的,If you want to survive, you will have to eat animals; if you want to succeed, you will have to eat human。这是个弱肉强食,人吃人的世界。你不吃肉,就得饿死。

每次开荤之后都免不了后悔。不过各种迷惑,挫败感之后会有一段时间放开了吃肉--反正也是要下地狱的了,不如吃个够。之后又会下决心再不吃肉,如此循环。

前不久我一直在思考为啥吃肉有这么大的魅力。后来我有一个重要发现帮助我解决了这个疑问,就是越大型的(牛肉),长的越慢的(羊肉)动物,肉就越好吃。 大型动物吃起来的时候有一种征服感,一种狠劲儿,应该是build在基因里的。所以越野蛮的民族越喜欢吃肉。长的慢的动物积累的毒素多,所以味道特别有层次感,有深度。比如老鸡,就比嫩鸡煮起来有味道。相比之下,素菜这两个好处都没有,根本不需要‘杀掉’,也没有什么毒素。

吃肉有罪,却很享受。吃素无害,却也无味。这世上没有既美味又无罪的吃法,就如同没有既赚钱又轻松的工作。




Sunday, July 10, 2016

夏日小菜园



有这么一种说法,人类自从进入工业社会,生活质量就急剧下降,并且失去了所有的快乐。工业社会之前,白天主要的活动是种植收获,晚上唯一的娱乐是男欢女爱。没有电视,手机和电脑,也就没有了信息焦虑。只需要很小量的生产,就可以维持幸福的生活。工业化后,生产力提高,社会根本不需要这么多人工作。就产生了生存竞争,剥削,压力,战争,以及人类社会的一切不和谐。


我有一大爱好是种各种东西,在种菜种树之中找回本源的快乐。我有一大理想就是做农民,在某个世外桃源终老。但是我不喜欢夺人所爱--家里人都喜欢种菜。所以我现在对这片菜地的贡献就跟通讯作者差不多,只有出钱署名和收获的时候出现一下。




今早带孩子们去菜地里转了一圈,摘了几个瓜,一筐豆角,一些青菜,就凑够了一顿午饭。这个季节我们差不多不用买菜了。马上几十上百个葫芦就会成熟,西红柿做水果吃都吃不完--吃不完的送给邻居--在‘得瑟’中获得更多的喜悦。


俗话说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像我们这样已经深陷漩涡之中,名利圈中难以逃脱。常常感到身不由己。碌碌无所终。此时需要的是亲近自然,回归本源,清净心地;只要宠辱不惊,随处都胜似世外桃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