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11, 2016

说说校园欺凌

今天看了一则新闻,心情特别沉重。http://www.cnn.com/2016/12/01/health/teen-suicide-cyberbullying-trnd/

其实校园欺凌并不是美国特有的现象。和这个例子特别像的。我高中的时候,有个女同学,也是长的胖胖的,脖子上的肉就是一圈一圈的。那时候地理课学褶皱,有几个男生就给她起了个外号,叫褶皱。每次一叫,全班会哄堂大笑。足见人性之狠毒与丑恶。

我觉得欺凌的出现,三者缺一不可:1. 老师的默许,在我看来是罪魁祸首。2. 素质低下,或者还不懂事的孩子。3. 一个某方面比较弱,或者有缺陷的人。下面我用亲身经历解释一下我这个结论。

我从小一直都是被欺凌的对象,对欺凌也是深恶痛绝。三四年级的时候,我常常迟到,原因在上篇blog里讲过。老师到的晚,我们班的男班长经常对着我狠踢。我们班的女班长就坐在讲台前面,一言不发。那时候我胳膊上经常是青一块紫一块的。直到现在我还怀疑我就是那时候被踢坏的。后来我爸爸把我带到他们家,给他们看我的胳膊,说,只要再有一次,我就撅折你儿子的胳膊。这位男班长的父母是学校后勤的,跟我们班主任走的很近。他打人,也不光是打我,是老师默许的。后来那个老师被学校除名了,干收水电费的工作。后来上了五年级,换了新老师,就再没有这种事情出现。所以我觉得所有的校园欺凌,老师责无旁贷。

比起男生之间physical的欺凌,女生之间的欺凌也是一样可怕的。我上高一的时候,家里住的远的同学可以在学校包伙。4块钱一天。家住2站以内的同学要回家吃饭。我们家住在4站外。我们班负责包伙的女同学就是不给我报名,反倒是给一些2站以内的同学报名。有好几个星期我在学校都没有午饭吃,直到另一同学告诉我她也不允许包伙,天天去学校旁边吃馆子,后来我就跟她一起天天下馆子。这位同学,说过两句话,我印象特别深,第一句是她根本不care(她从小美国长大高中回中国的),第二句是,美国特别好,你一定得去美国。这位同学现在在Warick做教授(到是我在美国),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高中的时候女性朋友非常少,都是在那时候建立的。

那时候我就想为什么,开学的时候是军训,我那时候身体特别弱,太阳下面站不了五分钟就晕过去,后来学校就派我去扫厕所。你弱,就会有人欺负你。要想不被欺负,那么就只有自己变强,先要内心强大,再让自己变强。你越是欺负我,我就越是要变强。所以我高中的时候总能考第一。后来确实就没人欺负了。后来她们求我包伙我都不干。所以我觉得考第一考满分特别重要。要说我比别人聪明,那是绝不可能的。但是我比别人努力的多,就像那首歌里唱的:“冷漠的人,谢谢你们曾经看轻我,让我不低头,更精彩的活”。每次我听这首歌都会掉眼泪,没经历过的人不会懂得。

我大学和研究生的同学都很好。我在清华的时候并不是成绩好的学生,但是我的同学都对我很好,甚至可以说是spoil。我在Princeton读研究生的时候更是学业平平的学生,而且英文特别差,但是我的同学和师兄弟都待我很友善。 说明一个道理。素质,智力水平比较高的群体会更少欺凌。

我也从不欺负别人,至少不会有意欺负,这说明有一定的被欺凌的经历对于个人的修养是有利的。

工作之后有比较隐晦的欺凌,我认为是academia这个群体是良莠不齐的,是比在清华普林斯顿素质稍低的一个群体。但是在可以接受的范围,我认为是因为我现在并不是那么的弱。和以前想的一样,有一天我会变强的。当然,和以前不同的是,现在的我,不会再想等我强了之后我要怎样怎样报复。因为等到那时候,根本就不会在乎这些人。

至于欺负过我的那些同学,有个别后来很落魄。但也不是个个都倒霉了,那位不给我包伙的女生现在就在做家庭主妇,日子肯定是很闲适的。这说明并不是恶有恶报。

但是所有欺负过我的人,都是越长越丑的,正所谓相由心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