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29, 2017

Choosing the graduate school

Recently, I interviewed a student. He gave me a clear answer, 'if MIT gives me Offer, then I will go to MIT. Otherwise, I will come to Umich'.  I recalled when I had interview many years ago, I  said something similar, 'if Harvard gives me an offer, I would go to Harvard. If not, I would go to Princeton'. Look backing today, how ignorant I was!

The choices made by 20-year-olds are often blind. They do not know what exactly they want. If it is just for a Ph.D title from a famous school, then five years of life is too long.

I think most of the students who choose to do a PhD have some kind of dreams, or illusions, about science and technology, at least when they begin. Then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s to find a mentor that share the same dream with you. When you get into graduate school, you will soon find out, many people are here, not because they love science or love to profess, but because they love the title of professor. Or it is because they are in a major where there is no job market, and after doing many years of postdoctoral, they lost the opportunity to change to another major.  Some of the professors, they hate research. In my discipline, bioinformatics, it is reflected by that they don't want to touch a single line of code; and when talking about programming, a look of contempt appears on their face and it looks as if they want to stay away it as far as possible. The day they become independent, is the same day their scientific life ends, because they would never do or even care about any experiment any more. Of course, they would still claim that 'I am interested in the XXX problem'; however, this "interested in" is nothing more than saying 'without this research topic, I would have to go on the street'. They care about papers and funding, but only because these are a way to make a living.  They can be very successful in other people's eyes. But, living such a life is pathetic. And when you find out that the professors you have long admired are no more than just struggling for a living, pursuing for some ridiculous 'reputation' or 'recognition', your value system will ​​collapse.

I think a happy life is that one can do what s/he loves to do everyday, while getting paid.   Ever since my Ph.D., I have seen numerous unfairness, lies and manipulations.  In a short summary, it is like Lu Xun said, humanity is depicted as the true, the good and the beautiful, but between the lines, there is only one word --- 'cannibalism’. The only thing that supported me to go this far is that I have an irreplaceable interests in studying various kinds of data. Even if I am doing other jobs now, I would spend all my spare time looking at these data. Everyone who chooses to work in academia will have to go through many things that are quite opposite to their initial imaginations.  If there is not a true attachment to science or technology, this road will be very painful, and not worth to follow. On the other hands, if one has this attachment, it is easier for her to detach from the many of the unfairness or cruelness in this world. 

However, to be able to do what you like, is a luxury. For most people, there is no such choice. To have this choice, I think there are two ways: First, to be born with a silver spoon in the mouth.  Rich people have many choices.  Second, you need to have certain technique that only a few people possess, and there are ones who are willing to pay for your technique. I think a shortcut is through 5 years of doctoral training, to acquire the technique you want. This technique is not only your hobby, but also your job. So this is my second suggestion: find a mentor who is capable to teach you hand-by-hand the techniques you need.

One big difference between PhD and undergraduate is that you do not have a lot opportunities to experience the so-called 'campus culture', or get to know many professors. Instead, It is like getting married, you need to stay with someone for five or six years.  When I chose my advisor, people all said I was not wise. Because my advisor was just an assistant professor at that time, and bioinformatics was a new discipline and was not favored by some traditional molecular biologists. I chose my advisor among my three rotation labs not because I thought she was able to help me in the future, or that I foresight to the future of bioinformatics. But because I was a bit scared to talk to the other two. I just want to live a nice life for 5 years. So my last suggestion is to find an advisor who you feel you like to stay with for a very long time.

择校

我最近面试一个学生,他非常明确的回答,如果有MIT的Offer,就去MIT。如果没有,就来Umich。我想起我当年面试的时候也说过类似的话,如果哈佛给我Offer我就去哈佛,如果没有,就去普林。现在再回头看起来,当时的想法是多么的幼稚可笑。

20岁出头的孩子们选择是非常盲目的。并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如果只是为了一个名校的学位,那么5年的生命太长了。也太虚荣了!

我觉得大多数选择读博士的同学,至少在开始的时候,对科学或者技术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理想或者幻想的。那么最重要的,就是找一个同样,还有一些追求的导师。很多人做教授,爱的并不是科研,而是教授这个头衔。或者是阴错阳差,进了火坑专业,做了很多年博士后,失去了跳出火坑的机会。 在我工作之后接触的一部分教授,当然也包括一些我工作之前接触的,他们其实是非常痛恨科研的。在我的学科,信息生物,就表现在一行代码也不想碰;提到编程序,一脸鄙夷或者近而远之的表情。在他们独立实验室的那一天,也就是科研生命的结束的那一天,因为他们再也不会去做甚至实质上的关心任何一个实验了。当然他们还会说,我们实验室对XX问题非常感兴趣;但是,这个‘非常感兴趣’,不过是在说,没有这个问题,我就只好要饭啦。他们还会关心文章和资金,但那些不过是讨生活的资本。这样的人还是可以成为在别人眼里非常成功的人,但这样的人生是非常可悲的。而当你发现你曾经憧憬的那些名校教授也不过是在为了讨生活苦苦挣扎,为了可笑又可悲的名誉玩弄权术,你的价值观是会崩塌的。

我认为一个幸福的人生,应该是每天起来,可以去做自己喜欢的东西,同时有人给你发工资,其实我自从读博士开始到现在吧,经历过无数狗血的事情。简而言之,就是鲁迅说过的那句话,这个世界,满纸写的是仁义道德,字里行间都是吃人。唯一支持我走下去的,就是对看各种数据有着不可替代的兴趣。我想,即便现在在做别的工作,我也会把所有业余的时间用来看数据的。每一个选择在学术界工作的人,都要经历很多不公平或者狗血的事情。如果不是真正热爱科研,这条路是会走得很痛苦的。但是如果有自己追求的梦想,就可以慢慢用一种比较超然世外的眼光,看待很多事情。

但是,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是一种奢侈品。绝大部分的人生,并没有这个选择。要想有这种选择,有两条路:第一,李刚是你爸。有些人是喊着金钥匙出生的,他们就可以选择自己喜欢做的事。第二,你需要有一样只有很少人有的本事,而且有人愿意付钱让你做这件事。我觉得一条捷径,就是通过5年博士的训练,得到一项你想要的技术:这项技术既是你的爱好,又是你的饭碗。 所以我的第二个建议是,找一个有能力手把手教给你这些技术的导师。

读博士和读本科非常不同的一点,就是你不会有很多的机会去体会校园文化,接触很多很多的老师。而是像结婚一样,需要跟一个人在一起5,6年。我选择我的导师的时候,当时反对声一片,包括父母,也包括系里一些其他的前辈。因为我的导师当时只是一个助理教授,而生物信息,当时是新兴学科,并不被一些传统的分子生物学看好。我在三个rotation的实验室中选择我的导师,并不是因为她有能力怎样帮到我,或者我怎样有远见看到生物信息的发展。而是因为,其他两个我都很怕跟他们说话。我只是希望能够舒舒服服的过5年,5年是一个很长的时间。所以我的最后一个建议是,要找一个和自己气味相投的导师。

Monday, December 18, 2017

一段刺耳的对话

今天在中文学校偶然听到两个家长的对话。

一个中年妇女,带着她十岁左右的女儿,大声问,你女儿怎么被拒了呢?

一个头发花白的男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尴尬的解释,只是Early Admission 一所学校被defer,还有别的学校,也有可能后面再被这所defer的学校录取。

那个女人继续旁若无人的大声笑着说:“呦,我还以为就没有学校了呢。原来只是一个学校没给。我还奇怪怎么这么早就知道结果了呢”。

男人的脸涨的通红,点着头“还有,还有,后面还有”。

那一刻,我好像站起来帮着那个可怜的爸爸解释。

同情同情,compassion。喜怒哀乐,人人都会有。但是compassion,是一种能力,是一种素质,有些人是没有的。 他人的痛苦,对于没有这种能力的人来说,不过是幸灾乐祸的材料。

对于很多孩子来说,大学录取在哪里,是他们几年努力的最终结果。EA defer之后,整个圣诞节都过不好。但是,对于这位妈妈,别人孩子的努力,别人孩子的失败,别人孩子的痛苦,不过是谈资!

难道当她自己女儿被defer的时候,她也会如此轻松愉快的谈笑么?

我见过许许多多没有同情心的人。有时是当事人,有时是旁观者。见的越多,我反而对他们的同情更深。

我有一个同事,一次从NIH的一个study section回来。他在楼道那头,大声的说,远芳,你的项目没有被讨论。

我们有些老师,在学生考qualify的时候,好像是国王在决定犯人的生死。他们把脚放在桌上,嘴里说出来‘makes no sense'。可怜的学生紧张局促的解释,他们只是耸耸肩。

一个幼儿园的老师,抱起可怜巴巴,哭着找妈妈的孩子,摔到地上,大叫着‘Stop'。

为什么?因为他们自己的生活太苦了。生活对他们残酷,他们就会利用一切机会,对比他们更可怜的人残酷无情。他们自己在苦苦挣扎,所以只有在享受别人的苦苦挣扎中,才能得到片刻的安慰。而当他们慢慢习惯了这种麻木的生活之后,心就会变硬,永远失去了同情的能力。

我同情这样的人。










Saturday, November 25, 2017

释怀之难

上一篇我写‘这么多年,为何不忘’,写的是小时的故事,心最痛之处,却是这些年发生的一件事情。这次去开会,讲到情绪激动之处,竟然又热泪盈眶。

有的事情,在别人眼里可以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可是对于受伤的人来说,可以是几年,几十年,甚至是一辈子走不出来。已经过去两年多了,这件事情却一直纠缠在我心里。多少个夜晚,那一幕重现,泪水慢慢浸透枕头。 即便当着人,我也要咬住嘴唇,才能忍住眼泪。并不是那么一点得失真的会对我有什么影响;后来,我又赢了无数的比赛,发了许许多多的文章。只是那种无助,绝望的感觉,曾在我心里戳下深深的一刀,每当我想揭掉那层痂的时候,血就会淌出来,痛就会刺进心肺。当我需要帮助的时候,没有人站出来帮我。我多么希望,时间可以倒流,让现在的我可以抱抱那个可怜的孩子。

当事人都已经签了字,要把这件事带进坟墓。有人说时间可以治愈一切伤痕,如果有一天,我可以坦然面对发生的一切,我会写出来,对自己有个交代。

Saturday, October 14, 2017

这么多年,为何不忘

前不久妈妈来美国,聊起来我上小学总被班里几个霸道的同学欺负的事情。说到激动的时候,又忍不住泪水。妈妈奇怪的问:“我特别不能理解,为什么过了快三十年,你自己都已经是四个孩子的妈妈,你怎么还是这样耿耿于怀?”

其实小时候受欺负那些事,我在blog里都写过好几次,简直有点儿祥林嫂。我自己也常常问自己为何不忘,好像除了跟自己过不去,并没有其他任何用处。我还有一个恶癖好,就是在网上搜那些人的信息。总不甘心这世上恶没有恶报。

究其原因,我觉得是一个人在弱势的时候,会对别人对自己怎样特别敏感。滴水之恩,或是一个鄙视的眼神,都会终身难忘。何况那时候我受到的是身体和精神上的巨大而长久的折磨。

有的时候我会问自己,那些欺负人的孩子,长大后会后悔么?也是这两年,我才找到了答案。华人上有个人发帖,说她小时候喜欢欺负人,因为那些小孩就是欠揍的样子。语气中没有任何惭愧或是后悔。

我此生,最恨的就是欺负弱者的人。也不光是那种小孩子间揍你一顿,也包括工作中,种族间各种或大或小的欺侮。特别是那种一个小团体联合起来挤兑一个人。

早年的我特别崇尚隐匿,魏晋之风。觉得只要躲着,随它去,就可以真的不在乎。但是这一年多来经历了一些事,得了书经和前辈的指引,思想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如果真的只是躲着,那就只有任人宰割。现在的我向往入世。入世不是为了欺负别人,而是在别人欺负自己的时候有还击之力,在看到世事不公的时候有资本挺身而出。

Sunday, October 8, 2017

收获的喜悦

今年没有特意种菜。到了这个季节,各种蔬菜还是存了百斤。全靠一老一小浇水捉虫。




爸爸接我那些年




我爹只有我一个宝贝女儿。

三年级的时候,我放学总不想回家,要在我们大学的绿园里和同学一起玩儿到很晚。于是爸爸强令我,一定要沿着某一条路走,这样他接我,可以看到我。可是我不甘心就这么回家,所以常常远远的看到他,便躲起来,看他骑着单车过去,才和小朋友们出来。这样爸爸回家问我,为什么没有沿着说好的路走,我可以理智气壮的说,我就是从那条路回来的。

到了五六年级,我总喜欢和班里的那些‘坏孩子’玩。被父亲撞见,他并不说什么。而是我偶尔和一个‘好孩子’一起走回家时,他会给我们每个人买一根五毛钱的冰棍(平时我们只买两毛的)。我总怪父亲偏心,喜欢那个‘好孩子’要喜欢过我,所以才给她买5毛的冰棍。爸爸不擅狡辩,总是略有些尴尬的说,净胡说!我更喜欢你。

上初一时,我坚持要办上月票,自己坐车去4站之外的学校。北京的人特别多,黄庄又是大站,有的时候,好几趟都挤不上去。特别是冬天,等在车站的时候,也不知道是泪水,还是寒风,刺得脸生疼。我那时候个子比我们同学低一头,常常是同学们都挤上去了,而我要等上一两个小时,等到终于有两辆连着的公车过来,我才能上第二辆。父亲屡屡提出要骑单车送我去,我好面子,怕同学笑话,始终不同意。父亲总推着单车,在车站等上一两个小时,再把我载回家。

初二时我终于也学会了骑单车,可以和同学们一起骑着车去学校。父亲不放心,又知道我好面子,总远远的跟在后面。这样到了高中,有几个男生总喜欢跟我一起骑车上下学,或者也跟在后面。父亲说,有他们跟着,我也一样放心。

高二的时候父亲又开始单车接送我。这次我没有拒绝,而是非常非常享受坐在父亲的单车后面,抱着他略略发福的肚子的那种温暖踏实的感觉。有的时候班里的同学骑车快速超过我们时候会问,为啥你要你爹载你啊?我也会大方的回答,我爹喜欢送我,我也喜欢他送。记忆中的校门口,是爸爸拿着一根糖葫芦,等待着我的身影。

有人说女儿是爸爸的第二个情人。我此生,除了爸爸,再没有人愿如此等我。


Wednesday, September 13, 2017

2017 GuanLab Bioinformatics Training Session 1 Notification


9:00am Sep 23, 2017 in RM 2036 Palmer Commons, 100 Washtenaw Avenue. Parking is free on weekends in the parking structure near this building

Training Topic: RNA-seq data processing

Trainer: Hongjiu Zhang

Seats in each session is limited to 10 (7 filled so far for this session), so interested incoming students please RSVP to yuanfang.guan.1.0@gmail.com. Regardless of your background, level or proficiency, all students must start from scratch. Please bring a laptop with you.

If you are not familiar with command line or text editor, please recite the following two sheets:
1. https://www.cheatography.com/alessandro-grassi/cheat-sheets/linux-command-line/

Sections a. Directory Operation, b. File Operations, c. bash short cut.
2. http://www.lagmonster.org/docs/vi.html

Friday, September 8, 2017

子女

这两天一直在听李建的《父亲写的散文诗》。说不出的感触。中年人是最可悲的。看到父母的变老,联想到不可避免或推迟的未来,也看到自己的将来,似乎没什么希望,一切在走下坡路。下有养家糊口的压力,总是处于一种不堪重负的状态。听到那句‘但愿他将来不要过的如此艰难’,不由泪流满面。这大概是每一位父母的心声!曾是我的父母的,也是我现在的心声。

我很小的时候家庭条件并不富裕。父母每月工资三十多块钱,基本上是吃了上半个月,下半个月就比较紧张。家里每天可以负担起两个苹果,我自己吃一个,父母分吃一个。偶尔有学校里的老教师接济一些‘鱼票’,就可以吃上一次红烧带鱼。父母总是让我吃中间那几段,自己吃鱼头和鱼尾。

掐指一算,为人父母已经十年。孩子们也成了我心中最大的牵挂。孩子们小的时候常常做莫名其妙的噩梦,梦到孩子有危险,或是哭了。一身冷汗惊醒后听着熟睡的娃娃们的鼾声,无比的安慰。老大刚送幼儿园的时候,常常上班的时候想起来就哭个不停。到了小的几个,终于学会了狠下心孩子才可以成长。孩子生病的时候,宁愿替他们受过!

一代代人,尽是如此。每个人既为人子女,又为人父母。为人父母方能体会父母之心。

今年老三也上学了。老大昨天上学的时候说,不要送了,因为高年级的学生都没有人送,同学会笑话。一霎那仿佛回到20多年前,只是扮演角色已经对换!

Monday, July 31, 2017

弄人的命运

我最近常常想起我小学时和中学时的一些同学,就会觉得造化弄人。人的命运不可捉摸。


有一个是我们班的大队长,叫宝贝。宝贝小时候真是大家的宝贝。她爸爸高高的个子,总是乐呵呵的笑。妈妈是个军人,眉清目秀,是个大美人。那时候的人大多打扮的土气。但是她妈妈总是留着大卷的长发。爷爷是大学里泰斗级别的教授。奶奶长的很小,满头烫的卷卷的银发。宝贝就是这一家人的宝贝。她妈妈总是在她的头上总是扎着各种花色的小辫子,每天的样子都不一样。


宝贝也是学校里的宝贝。她个性很活泼,但是同时又很乖。这种奇妙的组合让她在老师眼中成了宝。学校里的大队长,鼓号队长,升旗手都是她。她在同学中也‘吃香’。


那时候我是嫉妒她的,因为我总觉得我父母喜爱她胜过喜爱我。比如说,如果我放学的时候和宝贝一起回家,我爹就会给我们每人买一根五毛钱的冰棍儿。如果我和别的小朋友一起回家,就只有两毛钱的冰棍儿,或者没有。如果我放学或周末到宝贝家玩儿,那么玩儿多久都没有关系。而且,我父母从来不给我听写生字,他们总让我自己给自己听写。如果我去宝贝家,宝贝妈妈会给我们俩一起听写。


我一直跟她保持距离,我从小到大都不喜欢‘巴结’人。我知道她哪里都是好,就更不要跟她接近。


我们小学四年级的时候从浙江转过来一个同学,我以前的blog里提到过。这个同学长的很精致,也很乖,很安静。我们语文老师也是班主任,偏心她。我们老师不喜欢我们大学教授的子女,所以也不喜欢宝贝。就利用这个浙江的小姑娘打压我们这些孩子。玩弄权术并不需要很大的权利。即使是微不足道的权利,放在心术不良的人手里,也可以成为翻江倒海的工具。宝贝从不犯错,但是人人都看得出,她不再是最受宠的孩子,甚至是被打压的。


我这个人有一颗反叛的心。因为我常常是弱者,所以我总站在弱者的一边。渐渐的我和宝贝走得很近,甚至成为她最知心的几个朋友之一。所以我也是第一个知道她妈妈去世的人。


他妈妈得的肝癌,9月份发现,来年3月去世。宝贝给我写了一封十几页的长信。信里写她装着睡着,听母亲对父亲说这次是生死离别;写她去医院看到脸色蜡黄的母亲;写母亲枯瘦的手握着她得手,让她好好学习,争取考上重点中学;写她发现父亲不再熬药,然后打电话跟表妹确认妈妈已经去世。我每读一次,哭一次。


没了妈妈的宝贝,头上再也看不见漂亮的小辫子。


那年的中秋我对着月亮许了个两个愿,其中一个是让宝贝上重点中学。理智的我不相信许愿,但我从小到现在一直会傻傻的许愿。


宝贝的成绩不错,但是是自己考不上重点中学的。但她是三年三好学生,又是学校大队长。我们班有一个保送名额,本应是宝贝的。但是我们班主任喜欢那个浙江的转学生,想出了一个花招,要全班同学投票,然后票数最多的拿到保送名额。投票前,班主任提名讲每个同学的优缺点,春秋笔法。最后宝贝差了两票。


我妈妈和我找到班主任,问她为什么要让一群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决定一个人的命运。两个成绩差不多的同学,一个为班里为学校做了那么多事,难道不应该优先报送么?我们班主任只是冷冷的说这是投票的结果。我非常生气,气她摆弄是非,气小朋友们没有判断是非的能力。 在我的生命中,我曾经无数次的为他人或是自己经历的不公悲愤过,抗争过。到现在,我才明白,这种悲愤和抗争在命运的大笔下,是多么的微不足道。


后来那个浙江妹子通过保送跟我上了同一所重点中学。宝贝上了普通中学。初一时我在医院碰到了宝贝搀扶着她脸色惨白的奶奶。她奶奶说她每个星期都需要透析,活不久了。过了一段时间,听说她奶奶去世了。宝贝又失去了疼爱她的奶奶。


再后来我们渐行渐远。甚至几十年失去了音讯。


直到几年前,我妈妈说在宝贝爷爷的葬礼上,又见到了她,现在在银行工作。说她更漂亮了,跟她妈妈当年一样高,一样漂亮,嫁了人,老公也长得帅气。这些让我稍稍感到安慰,但远不够打开我心里一个命运曾经打上的结。


Sunday, July 9, 2017

’劳动’的果实


         今年菜地算是彻底荒废。初了年初播了几棵西红柿,几棵茄子,之后连草都没有除过。想不到前一年留在地里的种子,竟然自己都长出来。前几天饭桌上多了zucchini,才发现瓜开始熟了。算是不劳而获。今早出去转了一圈,摘了两个已经长老的瓜,一盆豆子。回来问孩子们,竟然都不想吃。最后决定冻起来冬天没菜的时候再吃。


Saturday, June 10, 2017

走地鸡的来源

好多人问我在哪儿买鸡。其实我都好久不吃了。我现在吃的偏素,奶制品都比较少碰。也算是一种迷信吧,有人说吃素能消百灾,治百病。以前有的时候在Farmer's Market买。还有我们系一个人家里开的农场:https://www.facebook.com/emmaacres.farm

活鸡拍卖是这一家,http://markoberlyauctions.com/dundee-auction。很便宜,很新鲜。还有一些其他动物。原来我的一个学生推荐的。他说他和他老婆满地追着鸡,追了一下午,才杀掉四只。阿弥陀佛!

Thursday, May 25, 2017

我为何写blog

通过blog,我认识了一些人,也让一些人认识了我。但这只是其次的原因。


我这个人最讨厌的就是装B,所以我写的博客,不为讨好任何人,也不为给人留什么样的印象,那些我也不屑。不过是当时当事,我直白地流露。那么,我有的时候文青,有的时候愤青,有时猖狂,有时萎顿,不过是我一个人的各个面而已。我们每一个人走出去的时候都是要带着面具的。我不喜欢带面具,所以要有一个地方能够直面自己。

那么我为啥不写日记呢?其实我以前特别喜欢写日记。我在写博客之前,经常写日记,有的时候会天天写,或者一天写几次。现在看十年前的日记特别有意思,就像看另外一个人。看以前的自己,是一个自我觉省的过程。过去的我到现在的我,绝不是从幼稚走向成熟,而是从一种幼稚,走向另一种幼稚。我以前写日记还喜欢把别人写给我的东西贴在里面。很多以前看起来没啥的,后来看起来会特别的感动。前两天我翻06年的日记,里面有领导一封长长的信,如果不留着,我都不会记得领导还写过这样的情书。


我现在不写日记改写博客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我扔过好几本日记,因为没法面对自己写过的一些东西,没法直面经历过的一些事情。扔了之后我很后悔。其实即使是伟人的日记,比如胡适季羡林的,也有一些猥琐的内容。我后悔的是,我觉得随着年岁的增长,我总有一天可以面对某些自己做错的事,或是说错的话,或是接受一些我现在还不能接受的事。就好像季羡林90多岁原封不动公布了自己的日记。而我扔掉日记,就永远失掉了面对自己的机会。现在我写博客。不会删掉,可以让我更看清楚自己,让我记得每个时段的自己。


还有一个原因,我要为孩子留下些文字。我对我自己父母写的书信,文字,非常好奇。我小时候我爹写过一本‘芳芳笑语’,记得我两三岁时候的事情,我后来一遍遍读,一遍遍又哭又笑。我也要为我的孩子们留下一些文字。如果他们中有有心的,便会是我最忠实的读者。

出镜:爷爷,奶奶,Sherry,Clara,Nicole,Jacob

Friday, May 12, 2017

母亲节收到的


Dear momy, you are the best. you are always around me. you help me when I am sick. you super nice. you super kind, respectful and responsibl (responsible).


Dear momy,
you are the best mom. I love you. you help me evry (every) day. it Feel like you alwas around me. your a vantastic (fantastic) mom. you are super nice. you are kind.
--LOVER Clara 
(2017年5月12日)






Tuesday, May 9, 2017

风水中的科学

有些人认为我非常迷信;我认为这些人非常愚蠢。

不久前有个老印来我们这里访问,看到我办公室里摆着一些风水挂件,供着福禄寿三位神仙,笑着说,我是不信有神鬼的,太不科学。我回了一句《鬼吹灯》里疯老头的经典台词:科学与迷信只有一线之隔,相比于过去,我们是科学,相比于未来,我们就是迷信。我之所以信鬼神,是因为我见过一次鬼;人在某种状态下是可以见到鬼的。而如果只是把自己没有亲眼见过的东西就不相信其存在,那么现代物理就不用研究了。

至于风水这个东西,它是非常有科学道理的。我这几年一直在研究风水,有查阅一些资料,也有一些亲身的经历。我现在对‘风水’二字非常的敬畏。中国有句古话,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就是说风水,比读书还要重要。我们下多大的功夫,就得下多大的功夫改善风水。

有些风水对走势的影响,可以用我们能够理解的道理来解释。比如说,床头不能对着厕所出口;办公桌需要冲外,背后靠椅子,‘有靠山’。三年前,我们系问我们要办公室里的桌子怎么放。我曾经明确要求要桌子冲外,人坐在里面。不过我的办公室太小,所以只有反过来。背后的人走来走去,对自己在干什么一览无余。自从坐进了这个办公室,我就觉得失掉了靠山。这种情况,按例应当放置一块靠山石补角,就是《人民的名义》里高育良搞到的那种。我习惯用植物补角,那里放了一棵半人高的发财树。

我办公室里还放了一套福禄寿。福禄寿三位神仙是要放在头顶的,所谓‘三星高照’。我有时会拜这三位神仙,但是至今没有什么作用。我觉得一是我拜的不持久,虔诚;想起来就拜一拜,但不是每天都拜。二是没有送祭品。



有这么一种说法,天上的各路神仙也是要争夺地位和权力的。而他们权利的大小,就是由祭品的多少决定的。所以东西方都有献祭的习俗。如果一位神仙总没有人献祭,慢慢就会被人们忘掉。而本来不是什么神仙的一种生物,如果被拜的人多了,就可以升为神仙。譬如孙悟空,在印度的文化里也有一只相对应的猴子Hanuman。我们学校north campus附近有一家印度店,出门的地方卖一些神像,就有这个猴子,还有一些大象,牵手观音之类。可见拜的人多了,动物也是可以成神的。


Sunday, April 30, 2017

投胎学

我最近常常在想一个问题,就是投胎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我也在想为什么我常常会想这个问题:我觉得就是因为太累了,太苦了。领导常常说太累太苦,我总是一笑了之。其实我也一样累一样苦,不过我嘴上不愿承认。晚上总睡不好,身体长期处于病态。在家从来都不能安静休息,半夜醒过来又总是要先开电脑。真是身心俱疲,身心极疲。一次生病我和领导抱怨,真是要难受死了,领导也无奈的说,再撑撑就真过去了,可以重新投胎了。


我并不是抱怨我投胎怎样投的不好。我还是比大多数同龄人幸运多了。父母,公公婆婆常常帮我们的忙。领导也撑着家里家外的事。孩子也算大了。在别人看来,简直就是家庭事业一帆风顺。可是我还是累,心累,有几次半夜醒来甚至有濒死的感觉。今天头疼的厉害,跟孩子发了火--有的时候也会跟领导,或是学生发火。


一到这种情况,我就想起来我以前的两个富二代朋友。电视剧里那些富二代太脱离生活了,要么骄纵,要么是妈宝,挥金如土,或者地痞流氓。我这两个富二代朋友,给我的最深的印象,就是从容,镇定,大度。一位不便多说。另一个和我本科同房一年,毕业之后她父母就在西湖边上给她买了一幢别墅让她结婚生宝宝。我这位同房,我确实在她身上看不到任何缺点,看到的都是优雅。她也很努力学习,成绩中等吧,但是不会,也不需要像我这样拼了命的学。女人,真的是不适合在世间拼搏。每次需要和男性竞争的时候,我就觉得好累,好心酸。我和这位富二代呆在一起一年,从来没见过她因为任何事情着急过。她不需要和别人争什么。我觉得,这就是因为家里经济条件太强大,看什么都不是事。


这种从容不是一个人奋斗得来的财富就能够获得的。我见过的富一代稍稍多一些。他们都有一个特点,就是过的很苦,很累,比我还要苦,还要累。很多是牺牲了自己的爱好,朋友,家庭,甚至健康和人性。富一代里,有些人品恶劣的,有些非常好,但是共同点是他们总摆脱不了紧张感。就是穷怕了。富一代是没有那种从胎里带来的安全感的。


我觉得投胎真是一门大学问。稍稍差一点,命就会差很多。命这个东西,改不了的。所以人们总说‘认命,认命’。投到非洲,差不多生出来就等着饿死。投到王室,一辈子都带着主角光环。投到农村的那些同学,确实要比我们还要苦更多。而且这种苦是一辈子的苦,不是说读书好或者怎样奋斗就能摆脱的。我见过的悲剧,太多了。


Thursday, March 30, 2017

《大唐荣耀》不错

最近我也深中大唐农药之毒。再怎样忙也要抽出来时间看。这个片子非常适合中老年观众--我妈妈介绍给我看的。情节进展很慢,而且回原地打转循环,男主和女主一会儿分一回合,经常出去上个厕所的功夫,回来两个人的关系就变过了几次。就跟歌词里唱的一样:多少缘 多少圈,走回原点。多少集,走回原点。

我看《大唐》主要是看两样东西,一是衣服。唐朝的衣服真是漂亮,个个飘飘欲仙。我觉得只要周围人都穿上这个衣服,就是生活在仙境。再没有任何一个民族的服饰比得上唐装。明年Halloween,我们准备全家唐装。



第二就是看广平王殿下。现在90后的演员真是厉害。我最近还看了新版的射雕,新生代演员演戏很拼。我开始看大唐的时候,总觉得两个主角都长得有点儿不顺,又说不出哪里不顺。可是每周跟我妈妈视频,都要听她讲广平王怎样怎样有魅力,一个眼神怎样怎样有内容,一个动作怎样怎样帅。架不住好奇心,看了几十集之后,也深深被迷住了。任嘉伦的长相有公子气质,饰演的广平王举手投足有皇家气派。这个人物设计非常完美,睿智,宽容体贴,情深似海,谨慎却有决断力,又常常带着一点儿顽皮。决断力是我最看重的一点。

Sunday, March 26, 2017

于欢一案一些杂想

人之丑恶,是可以毫无底线的。因为没有及时还钱,于欢的母亲就要把头塞在要债的人的大便里,被人用生殖器打脸。求助警察,可是警匪一家,还是要把于欢母女逼死。情急之下,于欢拿起水果刀,捅死了逼债的人。于欢因故意杀人被判无期徒刑。

类似的故事,在水浒里一次又一次的出现过。放到古代,于欢或也会落草为寇。

我也有远房的姻亲因逼债被逼死。深知社会之阴险可怕,黑社会之可怕--普通的人是没有任何所谓法律或政府的保障的。中国没有,美国也没有。我本科毕业之后看到的社会,一直是恶人当道,好人残喘。

恶人之所以猖狂,就是因为根本没有报应。我经历过几个人品极差的人,如今都混的风生水起。积善积德,命不长久。作恶多端,富贵长寿。在各个层面上,各个历史时代,现实或是虚拟,都是这样的。小龙女一生纯洁,被人强奸。裘千仞作恶多端,杀死无辜的小孩子,最后倒是成了正果。金庸老前辈大概这么写才算泄心底之愤吧。

初入社会,不知世事阴险,从来不把人往坏里想。我工作第一年就曾遇到极恶毒的人,那时竟然会想着只要好好沟通,或许可以让人幡然悔悟。结果被人颠倒黑白,害的更深。我笑过去的我可笑。

之后很快进入第二阶段,想着只要找有权力的人,在那个地位的人帮忙,那些人里总该有人是好的吧。其实这些人便是警,那些坏人便是匪。警匪总是一家,一切都是利益。坏人帮助坏人,才可让坏人爬得更高。就好像癌瘤一样,开始的时候都是小的,是整个系统对肿瘤的反馈,可以削掠掉一切正常细胞的资源去滋养那些恶势力。终究,躯体老朽有癌瘤来清算,好的坏的一起死掉。可社会的癌瘤,系统的癌瘤,在我们有生之年却可以越长越大。

我是个可笑又幼稚的人,只有被人骗了一次有一次,才逐渐明白,如果人不那么坏,怎么可能到那个位置。你对他有利,便是对,是盟友;你没有利用价值,就可以一脚踹开,恨不得踩死你。

现在的我,对人性与系统完全失望:不相信任何人;人皮之下,看透狼心狗肺。也不屑于与任何人争高低或对错,一切全当看戏。随人践踏或算计,犹如清风抚身,明月照山岗。

Sunday, February 12, 2017

吃补品的一点心得

我特别热衷于尝试各种补品。别人家的pantry都囤的各种小吃。我们家的pantry打开之后是各式各样中西方的补药,有几十种吧。各种參,虫草,再加上Costco货架上的各类补药,在我们家都找得到。因为太多了,我一般轮着吃,有的时候就当饭吃。确切的说,我吃的补品应该比吃的饭多。

我觉得吃补品很有效果。领导常说我是靠各种补药和药吊着命。我最常吃的补品是蜂王浆(https://www.amazon.com/YS-Royal-Jelly-Honey-Bee/dp/B00014FT06/ref=sr_1_3_a_it?ie=UTF8&qid=1486953994&sr=8-3&keywords=royal%2Bjelly&th=1)。一般一个月就能吃整整一罐。有些人说这个东西雌激素多,我觉得一点儿问题都没有。我爹以前的研究生导师,五六十岁的时候就得了帕金森,手抖的不行,连碗都拿不住。就是每天吃一点儿蜂王浆,后来活到了94岁。我有的时候也吃一点花粉(非常难吃),据领导说花粉里的激素更高,有助于增重。

我还比较喜欢自己搭配维生素吃,把自己当小白鼠。我吃维生素的第一个阶段跟大家一样,尝试各种复合维生素。以善存为代表,药片特别大,吃下去的时候要噎的半死,过一会儿还会胃疼。第二个阶段是吃那种Gummy bear的维生素,完全当糖吃,一天吃好几次。现在这个阶段,我是感觉缺那种,就吃那种。我们中年女性主要是补维生素D,为了补钙,有的时候也会补C,或者A和E,为了改善一下皮肤。两周前我又挖掘出来一种胶原蛋白口服液,刚刚开始尝试。

补药也不能随便吃,要因人而异。比如体寒的,就不能吃西洋参。容易上火的,就不能吃人参。小孩子或者孕妇也不宜乱吃补药,特别是带激素的,有可能导致发育过早。

Monday, February 6, 2017

我最爱吃的一款泡面


前两天华人上讨论,吃过最好吃的泡面是那一个。大家说出来一堆,‘美国加州牛肉面’,“三鲜伊面”,“黑胡椒牛肉面”,“康师傅牛肉面”。读这个帖子,我瞬间回到了晚上边看《天龙八部》(刘亦菲演的那一版),边吃热腾腾的泡面的大学时代。


最近,我挖掘出来一款非常好吃的泡面:老坛酸菜牛肉面,秒杀我以前吃过的所有泡面。


这款泡面有几个好处:一是口味重。我特别喜欢吃味重的东西。像那种放几颗虾米,放点儿谷氨酸钠就包成一包的泡面,我还不如去吃白面馒头呢。老坛酸菜这个泡面味道浓郁,层次分明,酸香可口。

二是辣,但是不刺激。口味重但是非常刺激的那种泡面我也不很喜欢,比如四川小面。吃过之后只有火辣辣的感觉,而且对皮肤不好,吃过容易长痘。其实如果某一种味道过于突出,甜也好,辣也好,完全掩盖了其他的味道,就会使味道的层次感大大降低,反而觉得很单薄。

三是料足。有些方便面里面除了一包粉和一包油之外什么都没有,吃起来的时候感觉跟乞丐坐在街边吃的感觉差不多。老坛酸菜面的料非常足。里面的酸菜也很正宗。各个国家的饮食文化里都有发酵过的食品。西方有奶酪,酸黄瓜,东方就有相对应的臭豆腐,酸菜。贵州有一道名菜,叫做酸汤鱼,跟这个老坛酸菜面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配上乳酸菌发酵过的酸菜。

四是面筋斗。说白了就是Gluten多。老外一见gluten就吓得要命,什么过敏,会把脑子变傻之类的都出来了。这个东西中文叫做‘面筋’,咱们老中都是当美味佳肴吃的。老坛酸菜面里的面筋含量非常高。不会‘泡过头’,即便等到汤凉了还是很有弹性。





Sunday, January 8, 2017

记一次印象深刻的春节

我们小学的时候,老是被要求写《记一件有意义的事》,《记一次印象深刻的XXX》。遇到这种题目我总是很头疼,因为我没做过什么有意义的事,那么小的孩子,一切都是懵懂的。也没有什么印象深刻的经历。我小学二年级的时候,那是第一次期中考试要求写作文,题目是《记一次家务劳动》。我那时候还没做过家务,于是写了一篇《记一次看电视》,得了零分。

我认为这种题目,要岁数上带上一个‘秋’字,才可以写。比如,记一次印象深刻的旅行,那至少也要旅行过十来次,才可以挑出来一次印象深刻的写。

又快过春节了,我小时候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春节,都是在家里看春晚。虽然过了很多次,却跟只过过一次一样。只有两次印象比较深刻。这次讲其中一个。

那年春节我们没有看春晚。大年三十那天,妈妈决定带我回姥爷家。本来带了一些钱,不过包在北京站安检的时候,从扫射仪一边过去,等我们走过去,已经被人拿走了。看来小偷也要干到最后一刻置办年货。所以那年我们是空着手回去过年的。

到了石家庄的时候,已经8点多了,天完全黑了。是舅舅开车接我们去赵州。路两侧都是一望无际的平原,不可估测其边界。因为没有楼房和灯光,整个天就像锅盖一样扣在顶上。天尽头一圈此起彼伏的爆竹的光, 但是听不见声音。那景象我此生难忘。

到了姥爷家,全家都聚在一起吃饺子。北方过年最重要的就是吃饺子。全家一般要包上几百个饺子,年夜和大年前几天都是要吃饺子的。北方人都会包饺子。我的两个姨包饺子特别快,扞皮差不多两秒钟一个。姥爷家有一种饺子特别好吃,是胡萝卜牛肉馅的。那一夜,胡萝卜很甜,炉火很暖。

初一早上有压岁钱,孩子们收了钱要跪下来给长辈磕头。之后出去‘摔炮’,就是一种甩在地上,‘啪’的响一声的小鞭炮。

第三天我和妈妈去看老姑,就是我姥爷的妹妹。老姑住在更乡下的地方,只有一个小茅屋。我八个月的时候,曾经被送到我老姑家,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留守儿童。老姑杀了一只鸡,煮了一碗鸡汤面,里面放了两个蛋。这是他们那里最好的食物。我不吃鸡蛋,几个小孩子听说了赶忙跑过来抢着吃。

之后我很少回妈妈的娘家,每年春节都是看央视的春晚。直到这几年,连春晚也懒得看了。

今年是鸡年,如果姥爷还活着,正好84。



Wednesday, January 4, 2017

遇鬼

《鬼吹灯》出了,很不错。现在我对这种惊悚片完全免疫了,能以一种非常平静的态度欣赏,过后也不会害怕。

初二的时候,我迷上了看恐怖片,有段时间天天到一位同学家,大家挤在沙发上,一边看片,一边惊叫。恐怖片吓人的绝对不是大叫一声,而是某些生活中场景的再现。比如一个脸色惨白的小孩子,就是恐怖片中常常出现的场景。厕所,流水,玩偶,电视,电话,电梯,旅馆的走廊,等等。好的片子,看过之后让你遇到相同的场景的时候也会毛骨悚然。

那个时候我特别怕,越怕就越想看。于是自己回家的路上,常常会觉得有个鬼娃娃在头顶上跳;在昏黄的灯光下爬楼梯的时候总觉得有人跟着。

差不多也是那个时候,我们家搬了一次家。到了新家,我一扇门一扇门打开看,直到打开我自己房间里的一扇门,是个壁橱,竟然看见门后一幅和人差不多大小的画 ,画里一个女人直勾勾的盯着你。这前一家主人简直是有病,为什么要在门后贴个人。这也开启了我在这个房子里的噩梦。

那个房子比较老,有20多年,各种漏水,漏电层出不穷。我一直觉得那个房子里有鬼。我们住在顶层,我自己午睡的时候,头顶常常传来清晰的脚步声,从房间这头走到房间那头,再走回来。怎么想都不是科学可以解释的。我和爸妈说过好几次,他们都说绝不可能,而且从来没有听到过。一开始特别害怕,后来慢慢竟然也习惯了,那个声音一来,我就蒙起头来睡。

后来搬了房子,又上了大学,到美国,我有十几年没有见过鬼。

直到几年前,一次出了一点事情,我神情恍惚晚上从Zeeb Road开回来。那时候已经没有来往的车辆了。竟然清楚的看见路的正中央,就是两条lane的正中间,站着一个鬼,或是仙,全身白衣飘飘。我当时脑子里过了一个念头,要活着,就开过那个鬼了。我领导后来问过我很多次,为什么那么肯定那个不是在散步的人。我觉得正常人不会在黑夜里,穿一身雪白的长裙,在马路中间散步,这就是唯一理由。人在某种心境下,或者特别虚的时候,是可以见鬼的。

自那之后,我最大的一个变化就是不怕鬼了。鬼不过是生活在另一维度,偶尔会跟我们的世界有交集。鬼无非把你弄死,掐死,淹死,或者吓死;既然有鬼,那么人死了也可以变鬼,自然不用怕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