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4, 2017

遇鬼

《鬼吹灯》出了,很不错。现在我对这种惊悚片完全免疫了,能以一种非常平静的态度欣赏,过后也不会害怕。

初二的时候,我迷上了看恐怖片,有段时间天天到一位同学家,大家挤在沙发上,一边看片,一边惊叫。恐怖片吓人的绝对不是大叫一声,而是某些生活中场景的再现。比如一个脸色惨白的小孩子,就是恐怖片中常常出现的场景。厕所,流水,玩偶,电视,电话,电梯,旅馆的走廊,等等。好的片子,看过之后让你遇到相同的场景的时候也会毛骨悚然。

那个时候我特别怕,越怕就越想看。于是自己回家的路上,常常会觉得有个鬼娃娃在头顶上跳;在昏黄的灯光下爬楼梯的时候总觉得有人跟着。

差不多也是那个时候,我们家搬了一次家。到了新家,我一扇门一扇门打开看,直到打开我自己房间里的一扇门,是个壁橱,竟然看见门后一幅和人差不多大小的画 ,画里一个女人直勾勾的盯着你。这前一家主人简直是有病,为什么要在门后贴个人。这也开启了我在这个房子里的噩梦。

那个房子比较老,有20多年,各种漏水,漏电层出不穷。我一直觉得那个房子里有鬼。我们住在顶层,我自己午睡的时候,头顶常常传来清晰的脚步声,从房间这头走到房间那头,再走回来。怎么想都不是科学可以解释的。我和爸妈说过好几次,他们都说绝不可能,而且从来没有听到过。一开始特别害怕,后来慢慢竟然也习惯了,那个声音一来,我就蒙起头来睡。

后来搬了房子,又上了大学,到美国,我有十几年没有见过鬼。

直到几年前,一次出了一点事情,我神情恍惚晚上从Zeeb Road开回来。那时候已经没有来往的车辆了。竟然清楚的看见路的正中央,就是两条lane的正中间,站着一个鬼,或是仙,全身白衣飘飘。我当时脑子里过了一个念头,要活着,就开过那个鬼了。我领导后来问过我很多次,为什么那么肯定那个不是在散步的人。我觉得正常人不会在黑夜里,穿一身雪白的长裙,在马路中间散步,这就是唯一理由。人在某种心境下,或者特别虚的时候,是可以见鬼的。

自那之后,我最大的一个变化就是不怕鬼了。鬼不过是生活在另一维度,偶尔会跟我们的世界有交集。鬼无非把你弄死,掐死,淹死,或者吓死;既然有鬼,那么人死了也可以变鬼,自然不用怕鬼。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