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21, 2017

网络暴力与匿名评审

去年年底,最令人唏嘘的新闻莫过于罗一笑去世。可怜的小姑娘走的这么快,估计大家都没有想到。这其中绝不能否认的原因之一就是网络暴力。人家不过是募了一些捐款,愿意捐便捐,不愿意完全可以不捐。结果网络上的谩骂铺天盖地而来。可怜的孩子最后一个月一直处于半昏迷的中毒状态,那种痛苦无法想象。可怜的孩子有什么错?她知道么?如果知道那真是生不如死,恐怕连求生的欲望都没有了吧?这些吐口水的人难道就一点点良心,同情心都没有了么?而且,恐怕这些谩骂,大多是那些一毛不拔的人。什么样的人,心能这么狠毒?人就一点见不得别人活好些么?人一定要把人逼死才痛快么?

我认为网络暴力主要是因为没有实名制。有些人觉得捂起来脸,就可以不要脸了。其实想想也是,什么样的事情需要捂起来脸做,除了是那种见不得人的事情?

我自己也经历过小小几次网络暴力。有几次简直莫名其妙的躺枪,被暴力了还是别人告诉我的:完全没来由被人指名道姓骂一番。偶尔,那些制造网络暴力的人也会自己暴露出来。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长相丑恶。长相丑恶的未必心灵丑恶,比如钟楼怪人。但是心灵丑恶的无一例外长相丑恶。正是我常常说的,相由心生。生性懒惰的,身材脸盘也会横向发展。喜欢操心的,就老得快。同理心灵丑恶之人,日久长相也会扭曲。

一旦捂起脸来,各种人性的丑恶统统可以暴露出来。捂起脸来的我,才是真我。骂也好,胡说也好,反正没有人知道我是谁。说到这儿,我想到学术界一个很不好的风气,就是匿名评审。因为是匿名,就可以颠倒黑白。反正你看不见我,我就可以折腾死你。表面上大家都是朋友,背地里恨不得踩死你。抑或是放水,还要想尽办法告诉你是我放的水。这种情况我遇到过很多很多次,放水之后,签上自己的名字,告诉你,是我放的你的水。这其实就是一种学术腐败。而匿名制度正是这种腐败的根源。

这类事情我遇到数不胜数,比如被编委暗示要据掉某篇文章。公正的评审在当今的学术界是不存在的。其实想想也是,如果真的是公正的做编委或是做评审,那么对学术上的进步没有任何帮助,无非是浪费时间。无利不起早:摸着良心说,有哪一位做编委或评审的不是为了某种私利,而是为了科学进步去做的?比较人畜无害的是拿绿卡或拉关系,糟一些的是培养同党,增强势力。更有甚者,为的就是打压异己,清除对手。

现在,除非朋友要求实在推不掉的,我也很少评阅论文或是基金,因为总不可避免要搅在一坛浑水里。种种客观条件的制约,自己确实也很难做到公平共正。我是不可能以一己之力改变现实的。但总是可以独善其身。

人本有名,也是父母下了大功夫起的。为何偏偏非要匿名?究其原因,就是要做见不得人的事了。古人说‘慎独’:要警惕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怎么做事。我说要‘慎匿名’。匿名做事的时候,不妨想想,如果实名,还会那么肆无忌惮么?

一笑小朋友走好,进天堂的门票一定是实名制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