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26, 2017

于欢一案一些杂想

人之丑恶,是可以毫无底线的。因为没有及时还钱,于欢的母亲就要把头塞在要债的人的大便里,被人用生殖器打脸。求助警察,可是警匪一家,还是要把于欢母女逼死。情急之下,于欢拿起水果刀,捅死了逼债的人。于欢因故意杀人被判无期徒刑。

类似的故事,在水浒里一次又一次的出现过。放到古代,于欢或也会落草为寇。

我也有远房的姻亲因逼债被逼死。深知社会之阴险可怕,黑社会之可怕--普通的人是没有任何所谓法律或政府的保障的。中国没有,美国也没有。我本科毕业之后看到的社会,一直是恶人当道,好人残喘。

恶人之所以猖狂,就是因为根本没有报应。我经历过几个人品极差的人,如今都混的风生水起。积善积德,命不长久。作恶多端,富贵长寿。在各个层面上,各个历史时代,现实或是虚拟,都是这样的。小龙女一生纯洁,被人强奸。裘千仞作恶多端,杀死无辜的小孩子,最后倒是成了正果。金庸老前辈大概这么写才算泄心底之愤吧。

初入社会,不知世事阴险,从来不把人往坏里想。我工作第一年就曾遇到极恶毒的人,那时竟然会想着只要好好沟通,或许可以让人幡然悔悟。结果被人颠倒黑白,害的更深。我笑过去的我可笑。

之后很快进入第二阶段,想着只要找有权力的人,在那个地位的人帮忙,那些人里总该有人是好的吧。其实这些人便是警,那些坏人便是匪。警匪总是一家,一切都是利益。坏人帮助坏人,才可让坏人爬得更高。就好像癌瘤一样,开始的时候都是小的,是整个系统对肿瘤的反馈,可以削掠掉一切正常细胞的资源去滋养那些恶势力。终究,躯体老朽有癌瘤来清算,好的坏的一起死掉。可社会的癌瘤,系统的癌瘤,在我们有生之年却可以越长越大。

我是个可笑又幼稚的人,只有被人骗了一次有一次,才逐渐明白,如果人不那么坏,怎么可能到那个位置。你对他有利,便是对,是盟友;你没有利用价值,就可以一脚踹开,恨不得踩死你。

现在的我,对人性与系统完全失望:不相信任何人;人皮之下,看透狼心狗肺。也不屑于与任何人争高低或对错,一切全当看戏。随人践踏或算计,犹如清风抚身,明月照山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