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30, 2017

投胎学

我最近常常在想一个问题,就是投胎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我也在想为什么我常常会想这个问题:我觉得就是因为太累了,太苦了。领导常常说太累太苦,我总是一笑了之。其实我也一样累一样苦,不过我嘴上不愿承认。晚上总睡不好,身体长期处于病态。在家从来都不能安静休息,半夜醒过来又总是要先开电脑。真是身心俱疲,身心极疲。一次生病我和领导抱怨,真是要难受死了,领导也无奈的说,再撑撑就真过去了,可以重新投胎了。


我并不是抱怨我投胎怎样投的不好。我还是比大多数同龄人幸运多了。父母,公公婆婆常常帮我们的忙。领导也撑着家里家外的事。孩子也算大了。在别人看来,简直就是家庭事业一帆风顺。可是我还是累,心累,有几次半夜醒来甚至有濒死的感觉。今天头疼的厉害,跟孩子发了火--有的时候也会跟领导,或是学生发火。


一到这种情况,我就想起来我以前的两个富二代朋友。电视剧里那些富二代太脱离生活了,要么骄纵,要么是妈宝,挥金如土,或者地痞流氓。我这两个富二代朋友,给我的最深的印象,就是从容,镇定,大度。一位不便多说。另一个和我本科同房一年,毕业之后她父母就在西湖边上给她买了一幢别墅让她结婚生宝宝。我这位同房,我确实在她身上看不到任何缺点,看到的都是优雅。她也很努力学习,成绩中等吧,但是不会,也不需要像我这样拼了命的学。女人,真的是不适合在世间拼搏。每次需要和男性竞争的时候,我就觉得好累,好心酸。我和这位富二代呆在一起一年,从来没见过她因为任何事情着急过。她不需要和别人争什么。我觉得,这就是因为家里经济条件太强大,看什么都不是事。


这种从容不是一个人奋斗得来的财富就能够获得的。我见过的富一代稍稍多一些。他们都有一个特点,就是过的很苦,很累,比我还要苦,还要累。很多是牺牲了自己的爱好,朋友,家庭,甚至健康和人性。富一代里,有些人品恶劣的,有些非常好,但是共同点是他们总摆脱不了紧张感。就是穷怕了。富一代是没有那种从胎里带来的安全感的。


我觉得投胎真是一门大学问。稍稍差一点,命就会差很多。命这个东西,改不了的。所以人们总说‘认命,认命’。投到非洲,差不多生出来就等着饿死。投到王室,一辈子都带着主角光环。投到农村的那些同学,确实要比我们还要苦更多。而且这种苦是一辈子的苦,不是说读书好或者怎样奋斗就能摆脱的。我见过的悲剧,太多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