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9, 2017

风水中的科学

有些人认为我非常迷信;我认为这些人非常愚蠢。

不久前有个老印来我们这里访问,看到我办公室里摆着一些风水挂件,供着福禄寿三位神仙,笑着说,我是不信有神鬼的,太不科学。我回了一句《鬼吹灯》里疯老头的经典台词:科学与迷信只有一线之隔,相比于过去,我们是科学,相比于未来,我们就是迷信。我之所以信鬼神,是因为我见过一次鬼;人在某种状态下是可以见到鬼的。而如果只是把自己没有亲眼见过的东西就不相信其存在,那么现代物理就不用研究了。

至于风水这个东西,它是非常有科学道理的。我这几年一直在研究风水,有查阅一些资料,也有一些亲身的经历。我现在对‘风水’二字非常的敬畏。中国有句古话,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就是说风水,比读书还要重要。我们下多大的功夫,就得下多大的功夫改善风水。

有些风水对走势的影响,可以用我们能够理解的道理来解释。比如说,床头不能对着厕所出口;办公桌需要冲外,背后靠椅子,‘有靠山’。三年前,我们系问我们要办公室里的桌子怎么放。我曾经明确要求要桌子冲外,人坐在里面。不过我的办公室太小,所以只有反过来。背后的人走来走去,对自己在干什么一览无余。自从坐进了这个办公室,我就觉得失掉了靠山。这种情况,按例应当放置一块靠山石补角,就是《人民的名义》里高育良搞到的那种。我习惯用植物补角,那里放了一棵半人高的发财树。

我办公室里还放了一套福禄寿。福禄寿三位神仙是要放在头顶的,所谓‘三星高照’。我有时会拜这三位神仙,但是至今没有什么作用。我觉得一是我拜的不持久,虔诚;想起来就拜一拜,但不是每天都拜。二是没有送祭品。



有这么一种说法,天上的各路神仙也是要争夺地位和权力的。而他们权利的大小,就是由祭品的多少决定的。所以东西方都有献祭的习俗。如果一位神仙总没有人献祭,慢慢就会被人们忘掉。而本来不是什么神仙的一种生物,如果被拜的人多了,就可以升为神仙。譬如孙悟空,在印度的文化里也有一只相对应的猴子Hanuman。我们学校north campus附近有一家印度店,出门的地方卖一些神像,就有这个猴子,还有一些大象,牵手观音之类。可见拜的人多了,动物也是可以成神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